注册

大西安与陕西省“十三五”转型发展的第一战略平台选择


来源:方塘智库

原标题:大势已成其时已至:大西安与陕西省“十三五”转型发展的第一战略平台选择 2016即将过半,与其他很多省份一样,陕西省与“十三五”密切相关的人事布局

原标题:大势已成其时已至:大西安与陕西省“十三五”转型发展的第一战略平台选择

2016即将过半,与其他很多省份一样,陕西省与“十三五”密切相关的人事布局可谓暂时告一段落,无论是新任省委书记娄勤俭,还是新任省长胡和平,两人的学术背景和专业出身,都被广泛解读为带有鲜明的专家治陕的战略导向和现实意图。

接下来,该是基于对产业变革、国家创新、省域转型等多个维度的时代洞察,提出明确的治陕方略、平台选择、体制改革、项目设计等,并在未来五年内保持充分的战略定力,以五年为期,以历史为盼,在“经济全球化、产业服务化”的大背景下为陕西赢取一个不一样的五年,为中国经济整体性、深度化转型升级提供一个“陕西增量”和“陕西样本”。

当然,在这样一个关键性时间节点,如果对陕西省域经济转型发展进行多维度审视的话,陕西省在“十三五”期间面临的劣势恐怕与优势一样明显和深刻。

比如,尽管陕西省这几年深为国家战略所青睐,西部大开发、关中——天水一体化、国家级新区、新型城镇化、一带一路、自贸区、科技资源统筹、创新发展示范等等,陕西成了多重国家战略叠加之地,且在这些国家战略中都被赋予了关键性角色,但同时,这些战略在陕西的转型发展中的价值体现却相对单线条,折腾多年,战略红利的体现并不明显。

放在全国省域发展态势来看,我们对陕西省域经济发展的综合观感是,虽然增速略快于全国平均增速,但优势并不明显,后续乏力的风险一直存在,如果不能有更具根本性的战略新思维的提出和改革新平台的设计,不仅省内转型发展面临困境,而且,随着这些国家战略进入相对平稳的执行期及延伸期,陕西省的战略优势将逐渐被消弭,归于平淡。

在方塘智库看来,在这些潜藏的劣势中,最关键的一个就是城市经济的落后。2015年,陕西省在全国省域GDP排名15位,增长8%,但作为陕西省省会的西安2015年GDP是6000亿元,全国城市排名第26位,而且,西安经济增速同比增长7.8%,略低于全省平均增速。

这不仅体现出陕西省以西安为代表的城市经济的规模与陕西省的整体经济规模不匹配,而且,城市经济不但没有成为省域经济发展的强劲引擎,发挥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作用,还在一定程度上拖了陕西省的后腿,综合价值更是没有体现,此可谓甚是遗憾,与中国已经进入城市经济时代的时代背景背离不说,城市经济或将成为陕西省参与全球经济发展进程的最大短板。

抚今追昔,回望陕西省过去十多年城市经济发展中最著名的战略理念和规划,难免心生感慨:西咸一体化、大西安建设在被提出十几年后,期间虽然在省级层面给予了一些资源倾斜,并多次得到了国家战略资源的配置,但在不断的犹疑和摇摆之中,蹉跎前行,陕西省在做大城市经济上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不过时代不一样了,陕西省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需要做大城市经济,通过大西安这一国际化城市平台,在全省转型发展中面向全球进行资源配置。随着国内其他地区,尤其是河南郑州、四川成都、重庆,甚至甘肃兰州和宁夏银川等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在互联网和大交通的双重影响下,整个陕西都会被边缘化,成为中国区域经济的附庸。

陕西省欲参与全球经济发展,需在城市经济上发力

所以,在方塘智库看来,“十三五”期间,陕西省需要在城市经济的发展上,尽快明确战略方向、确定空间尺度、落实体制改革、完成产业集聚、激活人文记忆、放大城市价值。

更具体地说就是,将大西安建设确定为陕西省“一把手”工程,在省委省政府层面成立专门的协调领导小组,并常设办公室具体推动,通过行政、市场、法治等综合手段,集全省之力快速推进大西安的建设。

与此同时,基于大西安在多个国家战略执行中的重要地位和角色扮演,以及“新长安”在中国文化复兴中的独特价值,陕西省和大西安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地一城之事,事关中国复兴和东方文化在全球的价值表达。所以,大西安的建设在成为陕西省“十三五”第一战略平台选择的背景下,还应放在向西开放、一带一路、中国文化复兴等多重战略维度下进行思考,积极争取国家层面的支持,进而在省委省政府搬迁、专项资金配置、行政区划调整、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给予支持,进行更综合的资源配置。

大势已成,其时已至,真正的大西安呼之欲出,成,则陕西兴,败,则陕西衰。

1陕西省域经济转型发展的最大短板

2011年年底,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所显示的中国城市化率超过50%(51.23%)。对中国历史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刻,至少从统计数据上看,中国第一次实现了聚居于城市的人口超过了散居于农村的人口,“城市中国”时代来临。

在城市已经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国家镜像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通过城市和城镇化的视角来发现和讲述这个变革的世界和中国,这不但能够使我们更深刻的洞察历史,也将是我们思考中国未来的重要依据和逻辑起点。

而且,这已经鲜明地体现在党和国家的战略导向和决策中,中央先后召开了新型城镇化工作会议和城市工作会议,城市和城镇化不仅成为党中央、国务院最重要的改革命题,更成为最重要的改革平台。

在方塘智库看来,全球的“城时代”,与经贸时代不同,城市已经或正在成为最直接、最综合的发展平台、竞争载体、变革依托,也是省域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战略平台,因其在这个平台上汇聚了最齐全也是复杂的发展要素以及运营规则。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包括陕西省在内的每一个省的省域经济转型发展,都需要尤其重视城市经济的发展,这些城市经济体的价值,不仅体现在这些省域经济的GDP的构成,更重要的是,这些城市将是所在区域在互联网和大交通时代进行全球资源配置的关键平台。

在“产业服务化”的背景下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要基于全球价值链来思考产业转型方向,重构价值闭环

在此背景下,任何一个城市都需要找到并明确自己在哪里?自己有什么?据此找到自己最核心的竞争力,并以此来带动面向内部的变革维新,和面向外部的开放连横。

此外,对经济总量将近2万亿的陕西省而言,再想获得进一步的突破发展,仅靠区域内的资本、技术、市场、商业模式、人才等,不仅无法快速的适应新发展阶段,而且是无法支撑继续快速增长的,也是无法持续的,必须向全球开放市场和吸引投资。这也是全国所有省份和城市需要思考的问题,所以,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成为国家的战略选择。

比如,陕西省的经济结构偏重,虽然工业门类比较完备,但在本轮产业结构深度调整中,也是面临比较大压力的省份,之前的战略资源,一转眼变成了转型压力来源,如何能够将这种压力化解,并在“产业服务化”的背景下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必须要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转型资源,基于全球价值链来思考产业转型方向,重构价值闭环。

提到新的价值闭环的构建,我们深刻地感受到,现阶段转型发展背后需要的是系统性的介入力量,而不是像原来一样,用单点突破的方式实现一个跨越式成长的故事。在我们接触的案例中,对系统性解决方案的需求正在变得越来越频繁。

这显然充满挑战,不仅需要战略新思维,还需要重建价值闭环的资源配置平台:通过一个强有力的开放的综合的平台来实现基于本地资源和全球要素的新的价值闭环的构建,到目前来看,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将是这一平台的最佳选择。

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在陕西,包括西安在内的城市,都无法很好的承载这一转型发展所需的城市平台的功能。

还有,陕西省虽然是高校比较集中的地区,而且学科门类比较齐全,但是一直留不住人,每年大量人才外流,变相等于陕西省为其它地区培养人才,补贴了其它地区的发展。对于此类人才外流,这么多年虽然有很多说法和判断,但与陕西缺少国际化、现代化的城市平台也是密切相关的,无论是西安还是咸阳还是现在的西咸新区,都还不具备留住更多人才的综合竞争力。

陕西省在国际化、综合性的城市平台构建需基于大西安这一层面来搭建

2大西安当是陕西“十三五”第一战略平台选择

当然,陕西省在国际化、综合性的城市平台构建上也并非一点机会没有。

可以非常明确的是,这样的平台一定是落在西安地区的,只不过单一地依靠西安的实力,很难在短期内实现这一平台的打造,所以,从西安现有的城市发展局限性来看,跳出西安从大西安的层面来推进这一平台建设,显然更具现实性。

除此以外,这一选择的现实性还包括:

第一,如果将咸阳、西咸新区和西安市三地的经济总量加在一起,8600亿左右的体量在全国城市排名中不仅顺利跻身前15名,与陕西省在全国省域经济排名中基本匹配,而且,依靠三地融合发展的便利,再加上陕西省的战略支持,大西安的整体发展速度将明显快于全省增长速度,大西安在全国城市排名中也将得到提升。而现在的情况是,依照目前西安经济增长速度,全国第26位的地位也将难保。

第二,大西安地区可谓占尽了国家战略之便利,多重战略叠加,但这些战略多表现为条线式的战略安排,没有能够发挥综合效应,如果从大西安整体来看,这一地区当属于中国国家战略布局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一旦能够在体制和机制上基于城市平台来进行统一协调,这些战略布局将会在短期内释放更大红利。

第三,西咸新区经过多年发展,虽然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区域环境治理和改善取得了不错效果,但是,其作为大西安城市营造增量的价值还没有充分发挥,而且,其城市价值的发挥一定是基于产业集聚、城市设计、公共服务配套等同时推进,否则,西咸新区的发展将陷入停滞,但囿于现有体制限制,这些问题几乎无解。所以,哪怕是从纾解西咸新区发展困局的角度来看,也到了深化推进大西安建设的时候了。

“新长安大轴线”的提出,为大西安的城市协调营造找到了历史人文依据,重新触发了大西安地区产业集群布局的整体性思考

第四,此前西咸新区对“新长安大轴线”的提出,为大西安的城市空间格局提供了新的想象空间。“新长安大轴线”的提出,不仅代表了西咸新区的决策者对城市空间的美学认知,同时也代表了对大西安城市发展未来的思考和主张,对关中城市群也将产生影响。尤其是对“新长安”概念的提出,使得这条轴线具有更广泛的解释空间,为大西安的城市协调营造找到了历史人文依据,重新触发大西安地区产业集群布局的整体性思考。且更具价值的是这一轴线背后所代表的对大西安乃至关中地区的发展定位的协同意识,基于此,可以系统性梳理区域内产业集聚,对包括西安高新区、曲江新区、西安经开区、古城区、三星城片区、咸阳,以及西咸新区内形成几大片区进行整体思考,从不同城市功能定位的角度对区域产业协同发展进行思考和规划。

第五,在历史上,长安城曾以一个整体的城市形象反复出现并流传于西方文化对东方的表达中,并有被整体模仿的案例出现。那么,在新的中国复兴的历史背景下,大西安应该找到其在中国与世界新一轮对话中独特的角色扮演,显然,单靠现有西安的城市存量是不够的,必须要统筹考虑增量和存量的融合发展问题。这时候,在全球化、信息化背景下,以大西安为平台整体性参与全球对话,不仅事关大西安的城市表达,还事关陕西省省域经济的转型发展,而且,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文明和经济对话的不可或缺的城市平台之一。

3陕西省建设大西安协调领导小组呼之欲出

当然,就像很多改革故事一样,战略合理性和现实迫切性从来都不是一项改革得以成功推进的充分条件,西咸一体化和大西安的建设亦是如此。尽管从关中城市群、陕西省省域经济转型甚至国际战略推进的多个维度看,大西安建设都具有明显战略价值,但在实际的情势当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在西咸新区被提上日程的时候,就连被牵涉其中的一些当地官员甚至私下认为,这个西咸一体化的城市发展“升级版”,前景或许并不光明。

当然,这也很好理解,其中原因之一是,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在超越西安和咸阳一地一市的高度,看待这样一个陕西省城市战略的逻辑和意图。而且对这一城市新区的价值,很容易陷入“是对存量资源的争夺而非对城市化新红利的获得”这样的误解里。

直到今天,西咸新区在关中城市群构建、陕西省域经济转型升级、大西安都市圈重塑等多个战略意图下,角色和价值日益清晰化,以及国家级新区战略赋能以后,才分歧淡去,共识明确。

在2016年陕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统筹规划建设大西安轨道交通和关中城际铁路”,“编制关中城市群核心区总体规划,加强西安、咸阳、西咸新区规划对接,建设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以城镇群为主要形态推进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按照大西安为核心、宝鸡为副中心定位,促进西铜、西渭、西商一体化发展,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关中城镇群”。

在方塘智库看来,陕西省官方针对大西安建设的最新表述中,最值得玩味的是“建设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的提法。基于这一提法,就要求在西咸新区的营造过程中,无论是城市规划理念、新兴产业选择、地标建筑设计、城市现代治理等,都充分体现现代化、国际化、信息化等,使得西咸新区成为大西安对话全球的新空间、新平台和新窗口。

历史遗存:兵马俑

如果说,以明清城墙和兵马俑为代表的历史遗存,象征的是大西安与世界的历史文化连接,以法门寺和碑林为代表的是大西安与世界的宗教连接。那么,西咸新区就需要更多地充当大西安与世界的现代连接。

所以,国际化当成为大西安建设中最重要的追求之一,顺应“经济全球化、产业服务化”之趋势,尽快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分工合作体系,并逐渐依托其新兴产业、人才集聚的优势,向全球产业链的“微笑曲线”中代表高附加值的两端移动。

变革已至,未来已来。以建设现代化大西安为核心的城市化当是陕西省“十三五”转型发展的第一战略选择,在此战略背景下,考虑到大西安建设的现实紧迫性,方塘智库认为,围绕现代化大西安的建设,除了今年陕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的措施外,陕西省亟需专项研究和推进的工作至少还包括:

第一,在省委省政府层面成立建设大西安协调领导小组,由省委书记担任组长,省长担任常务副组长,并常设办公室具体统筹落实推进。就领导小组人员构成而言,不但要将省政府主要职能部门负责人纳入到小组中来,还需要将省属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负责人(甚至包括驻陕央企和跨国公司负责人)纳入到小组中来,不但要将西安市、咸阳市、西咸新区三地负责人纳入到小组中来,还需要将陕北以及关中其他主要地市的负责人纳入到小组中来,以方便通过行政、经济、法治等综合手段快速协调资源,推进现代化大西安的建设。

第二,争取将现代化大西安的建设通过对接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新型城镇化等国家战略,寻求国家层面的战略支持,积极推进陕西省委省政府西迁西咸新区,从而可以快速带动西咸新区片区的跨越式发展,实现大西安地区城市空间的新旧分治,协同发展,既能充分展现一个古都风貌,又能呈现一个现代都市。

第三,基于大西安的战略定位和空间规划,统筹考虑包括秦岭和渭河在内的关中地区自然生态和水系人文治理,发挥该地区山水格局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多元价值,形成古都与新城、自然与人文、经济与社会交相辉映的大西安城市新格局。

第四,尽快落实大西安综合交通枢纽的规划建设,破除空港、高铁、高速公路等彼此割裂的发展局面,重塑大西安立体交通格局。在“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下,与海港城市的崛起类似,基于陆路经济走廊的发展,陆港城市的崛起将成为必然,这将成为中国内陆型城市崛起的路径之一。而且,这将不仅是内陆城市追赶先发的沿海港口城市的机会,甚至是赶超传统海港城市的机会。因为,与海港城市崛起时代不同,新时期陆港城市的崛起,从一开始就基于综合性港口功能的港城互动。所谓综合性港口功能不仅包括铁路、航空、高速公路,还包括内陆无水港的政策延伸以及信息港建设等。

[责任编辑:杨志馨]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