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病众筹遇“诈捐”难题


来源:新京报网

众筹平台审核程序简单;夸大病情或窃取资料乱象滋生。

原标题:大病众筹遇“诈捐”难题

众筹平台审核程序简单;夸大病情或窃取资料乱象滋生

近来,随着众筹模式出现,大病众筹也在网络社交平台出现。

患者不幸罹患重病,可通过众筹平台获得社会爱心捐款。但是,这种新型公益模式因为平台的审核能力不足、资金监管不严等问题,导致筹款平台上,有人夸大病情募捐,有人在病情尚未确诊就筹款,甚至有骗子涉嫌窃取病人资料欺骗爱心人士捐款等现象。

针对上述问题,多数众筹公司表示,甄别筹款者真实性确实困难,如要堵住漏洞,尚需多方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一癌症患者筹款被质疑

10月26日晚,微博网友“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爆料,有人涉嫌利用“轻松筹”平台诈捐。

该网友贴出截图显示,求助者称其母亲患乳腺癌,“左右胸均为恶性肿瘤”,刚在苏州市立医院做完手术,已花光全部积蓄,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化疗,“主治大夫说每个月用药基本都在五六万以上”。

截图中,求助者设定了筹款目标金额为30万,已获得577次支持,筹到善款将近两万元。

同时公开的,还有一名疑似苏州市立医院医生的私信内容称,其在医院系统中查到,该患者目前总费用1.7万元左右,自费仅6300元左右。患者的主治医生从没说过今后每月要花五六万,她这种病直到治愈,预计自费仅需三万余元。而且,该患者仅有左侧胸部罹患乳腺癌,右侧胸部肿块为良性的。

针对上述爆料,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苏州市立医院(东区)办公室一杜姓工作人员,她提供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上述患者因左侧乳腺癌入院治疗,住院总费用为17349.96元,医保报销后自行承担部分为6383.07元。而后续治疗因使用药物的区别,每次化疗约花费五千至一万元不等,一次化疗约为3周,其中医保可报销30%-40%,因此求助者称每个月要花五六万并不属实。

发起筹款平台审核程序简单

上述爆料引起众多网友热议,大多数网友表示善心被利用,并质疑“轻松筹”平台审核存在漏洞。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轻松筹是近年来涌现的诸多众筹平台之一,其特色业务是大病救助。患者在进行医治时,如果经济紧张,可通过轻松筹平台分享病情,获得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助。

在该平台发起筹款,患者本人或其直系亲属上传身份证明和病情诊断等材料,创建个人求助项目,然后就能分享到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发动亲朋好友筹款。

轻松筹上所有项目,仅要求上传身份信息材料和病情诊断等材料,即可发起筹款。

当前,国内“大病众筹平台”有十余家,规模较大的有“轻松筹”、“腾讯WE公益”、“我筹吧”、“病友帮”等。

新京报记者体验后发现,多数众筹平台的求助项目,发起人可自行设定筹款金额。

上述微博爆料的疑似“诈捐”事件中,医生称,筹款发起人并没有如实表述病情和所需款项。

10月2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筹款发起人时女士。其解释,自己是患者的女儿,刚大学毕业,母亲治病的事情她最初并没有参与,发起筹款时没有和医生直接沟通过,对病情了解不够清楚,最初的筹款目标金额是按最坏的情况大致估算的。但在拿到病理结果知道确切花费后,她已第一时间将筹款金额修改为5万元。

时女士说,自己原本并不知道微博上的爆料,也并不是因为被曝光才修改金额的。由于自己没有核实清楚给医院带来的麻烦,她表示歉意,并承诺之后会在轻松筹页面上解释清楚。

新京报记者找到原筹款页面,发现筹款目标金额已改为5万元,病情描述中也去掉了上述被质疑的内容。

轻松筹公司也表示,时女士的确在是微博“曝光”前就修改了筹款金额。

大病众筹现“诈捐”案例

对于上述事件,尿毒症患者常姗(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反感的是,有人把病说得太严重,误导不懂的人捐款,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没有得到救助。”

常姗时常浏览尿毒症贴吧中的帖子,经常看到病友通过众筹平台募捐。常姗自己学医出身,又同患此症。她发现募捐帖中的病情描述时常有夸大成分,与之同时,治疗费用也被夸大。

此外,有人透露,一些大病众筹平台还存在病情尚未确诊就筹款的情况。

学医的刘毅(化名)曾关注一名地中海贫血患者的筹款项目。为了解更多信息,他加入了捐款微信群中。他很快发现,该募捐者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和化验单显示并没有确诊此病,而只是建议做进一步检查。为此,他和另一名从事医护工作的群友发出质疑,结果被筹款人指责为冷血,说不捐款就不要乱说话,随即他被踢出微信群。

刘毅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困难患者,大家献爱心是应该的,但最起码应该保证病患真实可靠。

据“轻松筹”工作人员透露,今年3月,一名叫“大爱无疆”的用户在“轻松筹”发起个人求助项目,为21岁的黑龙江男子白宇筹款,称白宇身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积蓄耗尽,恳请大家施予援手。

“大爱无疆”提供了医院的诊断书、检查报告、白宇的多张生活照,甚至还有其手持身份证的照片。该求助项目很快获得了一千余名网友的支持,筹款超过3万元。

然而,在项目结束后的提款环节,“轻松筹”公司发现异常。绑定的银行卡不属于白宇本人,卡主姓氏也和白宇不同,且并未提供直系亲属关系证明。

“大爱无疆”的电话也始终打不通,“轻松筹”只好找当地志愿者去医院核实,发现确有白宇这名患者,但白宇及其家人对此求助项目毫不知情。很明显,有人盗取白宇的个人信息进行诈捐。

白宇家人随后报警,但因为金额太低且没有诈骗成功,此案最终不了了之。

平台审核困难在于病情判断

对于网友的质疑,“轻松筹”副总裁于亮说,平台对每个项目都有审核。除了个人身份信息和病情信息审核外,轻松筹也设定了一定的取款门槛。即用户可以筹款,但在动用资金前,必须通过审核并解决完所有争议。

于亮说,前不久微博爆料的苏州癌症患者的项目,并没有通过审核。他们的审核团队在微博爆料前也已发现,求助者上传的诊断报告与筹款页面中的病情介绍不符。

但对于为何没有通过审核,患者就可以发起筹款,于亮解释:“这是为方便那些急需资金的用户,以及一些资料准备周期比较长的用户。”

新京报记者梳理十余家国内大病众筹平台发现,各平台的审核机制也并不相同。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孙懿介绍,“腾讯WE公益”平台筹款目标在5万元以上的项目,系统会自动给推荐挂靠一家公募机构,善款直接进入公募机构账户,接受公募机构的监督和监管。

公募机构在监督善款执行时,程序较为繁琐,整个流程耗时较长。孙懿坦言,在监管和效率的平衡间,眼下还较难找到一个两全之道。

而以轻松筹为代表的一些平台,发起项目则相对简单。没有第三方机构的介入,审核工作全靠平台自身的团队。

于亮承认,病情审核是轻松筹最棘手的部分。今年上半年,轻松筹平均每天发起的个人求助项目达200多个。而轻松筹接近150人的客服团队中,只有35人专门负责项目审核,检查病历、诊断书是否与描述相符,患者信息是否匹配。

但更为困难的是专业的病情判断。于亮说,审核人员并无医学背景,很难判断求助者是否虚构或夸大了病情。遇到用户举报,他们会联络医院进行核实。国内医疗系统没有联网,只能人工打电话过去核实,然而也不是所有医院都会配合。

“我筹吧”的监管则更为简单。该平台的客服人员说,他们一般是审核纸质文件,至于是否会向医院核实,客服人员称有时会抽查。

而“爱心筹”干脆挂出了免责声明,称平台无法审核用户每条信息发布的动机和内容的真实性,用户因其使用爱心筹服务而产生的一切后果也由其自己承担,爱心筹对用户不承担任何责任。

业界呼吁政企合作

于亮认为,轻松筹只是一家公司,承担了许多本不该承担的监管责任。但如果他们不审核项目的真实性,势必会给平台带来更多的质疑与骂声。

对此,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关博博士认为,这个领域确实需要加强政企合作,需要政府提供包括医疗信息在内的基础信息支持。需要政府与社会力量积极合作,允许基础数据在有监管、有保障、政府可控的范围内,提供给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第三方。

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律师麻策认为,轻松筹平台的责任,在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中予以了明确,即“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说明国家并没有强制要求网络平台对个人求助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审核,更遑论要求平台对资金进行监管。

但这并不代表轻松筹平台没有任何法定责任,麻策认为,其法定责任至少包括:一、根据《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要求,应作好个人求助注册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不是项目真实性)认证审核工作,否则若发生捐赠人届时难以向求助人主张权利时,平台应替代求助人承担赔偿责任;二、平台应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发现明显违法信息(如诈捐),应立即停止信息发布并向主管机关(如公安部门)报告并由主管机关予以行政或刑事处罚(如诈骗),否则应就扩大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三、平台应当作好风险提示义务并告知非募捐的性质,否则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另外,众筹的钱款会在平台上沉淀一段时间,外界有猜测“轻松筹”等公司会利用这笔资金取得收益。对此,于亮予以否认。

对于这笔资金的使用和监管,北京安博(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军表示,众筹平台上沉淀的资金,确实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极易发生资金挪用现象。

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实习生 王婧祎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高敏菲]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