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化探秘之旅》系列专访(七):探寻汉水之畔的上古印记


来源:凤凰陕西

汉水,又称汉江,是长江最大的支流,与黄河、长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古老而神圣的母亲河。她发源于山涧溪流,辉映着河汉星光,汇纳百川,滔滔向东,携高山而穿平原,越秦巴而奔郧襄,贯荆楚而吐云梦,出汉口而入长江

龙岗遗址挖掘现场

汉水,又称汉江,是长江最大的支流,与黄河、长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古老而神圣的母亲河。她发源于山涧溪流,辉映着河汉星光,汇纳百川,滔滔向东,携高山而穿平原,越秦巴而奔郧襄,贯荆楚而吐云梦,出汉口而入长江,奔腾于中国大陆的腹心地带。这是一条生命之河,滋养了华夏蛮夷的万千生灵;这是一条文明之河,浇灌出年代久远、灿若群星的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文化,哺育了炎帝神农,开创了农耕文明,使汉水领域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

龙岗遗址出土的器物

位于汉中市南郑县境内的龙岗遗址是研究古生代地层的标准地区,素有“袖珍地质博物馆”的美称,地层覆盖旧石器时代,跨越新石器时代及商周秦汉唐,以其特有的、丰富的文化遗存展现了汉水流域的古人类是怎样经过艰苦的劳动生活,走过茹毛饮血的蒙昧时代,一步步迈入文明的门槛,一代代繁衍生息下来。

凤凰陕西《文化探秘之旅》栏目联合学者、画家、自媒体达人,走进龙岗寺遗址,对话考古学者马志明,探寻汉水之畔的上古印记。

龙岗遗址考古学者马志明

凤凰陕西:马老师您好,龙岗寺是2013年正式开始挖掘的,它的主要特点是两个石器时代相互叠加的遗址,在考古挖掘里,这种现象常见吗?

马志明:从目前的情况看,在中国的史前遗址中,旧石器和新石器叠加在一起的情况非常罕见。而同时期对这两个时期的遗存进行发掘、进行系统考古工作的情况更少,龙岗开了一个先例。

凤凰陕西:在龙岗我们可以看到早期人类活动十分频繁,这跟它的地形有没有什么关系?

马志明:这是当然的,汉水地区在史前时期降雨量特别大,在这种情况下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附近一定有河流,同时需要是地层落差比较大的地方。岗就是指岗地或者是土丘之类的地方,龙岗属于巴山山脉的支脉,是梁山向西延伸的土岗,这个地方高出汉江水面将近一百米,还要高出它的支流沔水河几十米,没有水旱之虞,非常适合于人类居住。

凤凰陕西:龙岗遗址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期,龙岗遗址的挖掘将我们人类的文化向前推了多少年?

马志明:从旧石器的角度而言,应该说向前推进了几十万年。从13年至今,龙岗旧石器的发掘进行了三年多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进行过挖掘工作的地层进行了科学测年,这个在全国是不多的。经过科学测年,龙岗旧石器时期最早的地层已经突破了一百万年,在陕西是第一次,在全国也是极其罕见的,这是陕西旧石器考古的突破,也是中国旧石器考古的突破。

凤凰陕西:我们去过龙岗寺的人会发现,这里发掘的坑是垂直的,能看见不同时期的土层。整个龙岗的发掘现在有多少个土层?

马志明:旧石器时期的地层目前已经选择了三个阶地进行挖掘。每个时期的地层年代不一样,地层的土质、土色也不同。从测年的角度上来看,这里是从史前一百万年到距今五万年,跨度将近九十万年,甚至最早的地层超越了九十万年,将近达到了一百二十万年。这期间可以分成十几个层位,都是自然堆积形成的。新石器时期的地层目前在仰韶时代之上的已经发现了六层。分别从现在的耕土层,一直到龙山时代的地层。第六层之下是我们工作的核心,是仰韶时期的一个古村落。所以龙岗从旧石器到新石器地层非常清晰。我们也对旧石器和新石器分别进行了测年,这将是汉水流域的年代标尺,也可能是相关的宏观环境下环巴山地区的年代标尺。

 

凤凰陕西:在旧石器时代的挖掘成果来看,旧石器时期人类的工具只是一些石块,仅仅满足打猎果腹的需求,而到新石器时代,我们见到了陶器这种生活化的器具。这是不是证明当时在龙岗、汉水流域,人类生活已经变得活跃了?

马志明:是的,从旧石器时期到新石器时代,无论从居住形态、居住方式、生产方式,还是它所对应的工具,都有一次非常突然的巨变,这是全球性的一个特征。之所以称之为新石器是因为从生产工具的形态方面来说,新石器是磨制工具,表面是经过打磨的,非常规整。而旧石器是打制的,就是我们所说的毛坯。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新的形态,我们考古界一般认为,这个可能跟耕种有关,或者是跟木材的砍伐有关,而木材的砍伐又是因为人类开始定居。新石器有一些标志,比如磨制石器,比如人类的定居,这样就会形成一个稳定的遗址还有一些配套的遗迹,比如说墓地等。

除此之外,新石器时期的生产形态也发生了变化。旧石器时代,我们很少能发现一个稳定的居住遗址,人类会在某个区域采集、狩猎、分享成果,或者是在离石材、资源近的地方进行石材加工,这样的地方我们称为旷野地点。旧石器时代的人会把加工好的石器拿走使用,到新石器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开始出现定居,有磨制石器,同时还出现了大量的陶器,陶器一般被认为是跟农业的发生有关系。人类开始定居之后,会在村落的周围开辟农田,种植庄稼,农业的发生跟陶器是紧密相连的,而石器的磨制更主要的是跟定居有关,跟木材的加工有关。

凤凰陕西:汉水文化是不同时期的代表文化变迁的产物。比如说早期它是文化迁徙走廊,到了后期成为交通要道,到近代,它更是贸易往来的枢纽。老师您能否讲讲不同时期的汉中地区位置重心的变化?

马志明:在史前时期,甚至是商周时期,在穿越秦岭、到达巴蜀的通道上,汉中是交通的咽喉,更多的是自然文化人群之间的迁徙,也就是文化的通道。在中央王朝形成后,汉中地区更多的是作为中央王朝经略大西南、经营南方的战略通道。无论在和平时期对西南方的钳制还是战争时期的战略通道,汉中都是具有战略地位的。近现代的时候,汉中延承着以前文化通道、战略要道的意义,但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强盛的时期,汉中扮演了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更偏重于经济的提升与交通枢纽的作用。汉中相当于交通的大十字,是米字型道路的核心。目前从上海到甘肃、从东南到银川、从银川到重庆的道路,都要通过汉中。所以说现实是历史的影子,或者说随着时代的变迁,汉中的重心发生了迁徙。

凤凰陕西:老师刚才提到了一个概念是说现实是历史的影子,在交通方面,现在的高速公路依然是沿着我们以前栈道的走向来修建的。您觉得在汉中地区出现的这种特有的交通要道的重叠,它意味着什么?

马志明:交通要道的重叠,这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说明古人对自然地理特征的掌握已经很成熟了。即便在今天,我们科学选择的时候跟他们选择的标准也是非常接近的。这说明古人掌握的地理知识、地形地貌的知识,已经初步具备了现在学科意义上的水平。我们现在看到几条栈道,在后期修国道的时候基本是沿着它的足迹在走。修建道路的原则是什么?原则就是用最小的代价去修筑这条路,古人也是这样,所以说,我们有时候对古人了解大自然、了解人类文化的一些能力是预估不足的。

凤凰陕西:道路的沟通意味着文化的沟通、经济的沟通。汉中在文化、交通上的地位如此之重,给汉水文化带来了哪些变化呢?

马志明:我们现在对汉中的了解还不充足。我们以前认为汉中区域并不大,文化相对会简单,或者落后一些,现在看来绝不是这样。我们在重新对龙岗进行考古工作的时候,发现很多以前忽略的东西。

通过几次考古工作,我们对汉水文化得出了一个简单的概括:更迭较快。汉中你来我往,始终处于争夺或者抢占的地位。无论是北方的文化南下,或者是南方文化北上,都要占据汉中。所以汉中的文化始终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而不是人群的自然延续。汉中不停的换主,使人感觉比较动荡,但其实一旦格局形成,这种文化会延续几百年,还是比较稳定的。但从整个历史的脉络来看,汉中的文化不停地在交替。

一种文化在扩张的时候,会占据汉中,将其作为向另外一个文化板块扩张的桥头堡。比如说在仰韶时期,关中文化越过秦岭向南,到了汉江流域,进入长江流域的边缘。到龙山时代,土著文化、南方文化又占领汉中,企图向北边影响。到了商代的时候,本土的文化本体形成,就是我们所说的保山文化。到西周的时候,根据文献记载有一个褒国。我们并不清楚褒国的面貌是什么,据我们新的发现,到西周晚期,到春秋的时候,郑人或是秦人曾过来汉中,我们本来以为找到了新的证据可以解决褒国的问题,解决南郑的问题,但发现秦人郑人来过之后,好像把这个水搅得更浑了。本来以为是证据,反而成了谜题。

汉中始终是这样,它让你捉摸不定,一会儿是北边的人来了,一会儿是南边的人来了,四通八达,各方的人都在这儿聚会、交错。当然每次聚会的时候都会有前一拨人留下的文化或者痕迹叠加在这这里,形成汉中多元又一体的区域文化。

 

凤凰陕西:刚刚您提到,汉中的文化随着历史的发展以及不同朝代的变迁,形成一种杂糅的文化,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汉中既然能包容多种多样的文化在内,是因为汉中地区本身的文化就具有一定的开放性吗?

马志明:对,汉中的语言叫南腔北调,它用的很多语汇是关中的,发的音调是四川还有湖北的。汉中的文化始终就是这样子,不同区域的文化都会经过这里再去另外一个区域,在这个地方留下痕迹。所以汉中,不排斥任何一个地方的文化,像一个移民城市一样,始终是开放的,包容的。

凤凰陕西:余秋雨先生曾经说过,我们称自己为汉人,汉人的故乡或者说我们的精神领土就是在汉中,他这样说的依据主要是因为两汉三国在汉中起家,那汉中对于我们汉文化的起源有着怎样的帮助或影响?

马志明:这个说法是很有道理的。汉朝在中国的历史上,甚至世界的历史上,是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可以跟西方的罗马媲美。“汉”这个名称恰恰是来源于汉水,来自于汉中。这个王朝之下的人称为汉人,它的文化称为汉文化、汉政权等等,包括后来的汉族人,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不管是直接或是间接,汉中在中国留下了非常重要的一笔。

凤凰陕西:老师您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从考古挖掘的整体情况来看,汉中的汉水文化是什么呢?它自己的特色是在哪里?它的标签是什么?

马志明:汉中的标签就是四通八达,多元并举,最后形成综合性文化,是一种具有包容性的文化。那么它所起到的作用就是一个纽带,让不同区域、相邻文化的人来到这里都会觉得似曾相识,消除一种隔阂感、分裂感。这种文化其实有点像粘合剂,把不同区域的文化粘合在一起,把不同的人群粘合在一起。中国有很多这样的点,就像我们身体的关节一样,通过这些关节,把不同的肢体,有效的、有机的联系在一起。汉中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关节。

凤凰陕西:我们研究汉水文化,它的意义在哪里?

马志明:我们考古学对一个地区的研究、对远古历史的研究,需要一根标尺。这个标尺首先就是年代的标尺,还有刻度,然后每个刻度上又有内涵。龙岗从旧石器到新石器的序列是完整的,后来又有两周时期的遗存,再结合汉水流域商代、夏代的遗存,我们基本把这根标尺建立起来了。龙岗寺这个遗址,在所有已发现的遗址里,它的标尺的刻度是比较全的。通过这么一个标尺基本上构建了汉水流域或者汉水中上游的标尺刻度。我们拿这根尺子去量汉中发现的所有东西,我们就知道它是属于哪个阶段的,这个阶段的人群或者文化来自于什么区域,在中国整个早期的文化格局中处于一种什么地位。通过这个尺子,我们可以量北边的,也可以量南边的,可以有利于陕西整个史前考古研究,也是中国史前考古,或者整个史前到先秦考古研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域性的标尺。

凤凰陕西:标尺是考古学上测量年代的东西,同时也是文化的印证。汉中上依秦岭,下依巴山,中间有汉江穿河而过,是一个条带状的地形。这种条带状的地形是不是也相当于它夹了三层文化,秦岭的中原文化、汉水文化、秦巴山的多民族文化?

马志明:对,关中地区,或者说汾渭地区,历来是非常有名的大仰韶文化,羌氏文化的核心区,或者说策源地。这个文化向东突破太行山,突破函谷关,到了中国的第三阶梯。向南通过秦岭,到达了长江流域。在这样一个格局之中汉中相当于是一个文化的整合体,我们称为史前帝国、文化帝国。在这样一个有南,又有北,来回折冲对撞的区域中,它形成了自身的特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张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