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悲大喜陕北民歌 固守精神高地和民族之韵


来源:西安晚报

原标题:大悲大喜陕北民歌□王建领美国人斯诺在其名作《西行漫记》中感叹道:“走向陕北,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民族文化。”或许不用走进陕北,单是细细聆听陕北民歌,就不难发现,陕北民

原标题:大悲大喜陕北民歌

□王建领

美国人斯诺在其名作《西行漫记》中感叹道:“走向陕北,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民族文化。”或许不用走进陕北,单是细细聆听陕北民歌,就不难发现,陕北民歌固守着精神高地和民族之韵,陕北民歌不仅唱红了天,唱恸了地,更唱出了一个欢天喜地。

说陕北民歌唱红了天,说的是《东方红》。《东方红》曲调源自土生土长的陕北民歌《你叫妹妹不放心》,歌词是“蓝格茵茵的天,飘来一疙瘩云,刮风下雨响雷声,三哥哥今要出远门,呼儿嗨哟,你叫妹妹不放心……”抗日战争时期,陕北人在民族危难之际,奋起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将此曲改编成抗日歌曲:“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打日本咱顾不上……”这就是常说的《白马调》。1942年佳县农民李有源有感于解放区的新生活,将此歌改为《东方红》,吼出了时代的心声,更道出了“谋生存”这一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所以一唱出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流传。

说起哀恸来,还有哪首曲子能比得上“哀乐”,而这就是陕北民歌“唱恸了地”。1942年,鲁艺的音乐家刘炽、张鲁在米脂县常石畔村采风,听吹手(唢呐艺人)常峁儿演奏唢呐曲牌《粉红莲》,此曲音韵深沉宽广,音色凄哀中凸显坚毅刚强,音乐家们将此曲与陕北民歌《珍珠倒卷帘》主旋律编配,改编成多种民乐演奏的哀乐。同年公祭刘志丹迁柩家乡安葬时,被正式当哀乐使用。1956年刘炽在《上甘岭》电影中将此曲处理成管弦乐队演奏的追悼音乐,并定格成现今通用的“哀乐”。

每逢过年过节,音乐会的保留曲目《春节序曲》,便是陕北民歌“唱出的一个欢天喜地”。《春节序曲》是著名音乐家李焕之先生根据陕北春节民间娱乐活动素材和陕北传统民间音乐,于1955年~1956年间整理编创的《春节组曲》中的第一乐章。该曲以陕北大唢呐《狮子令》等经典曲牌与陕北秧歌《拜年调》巧妙组合,将人们欢度春节的那种丰收团圆、祥和喜庆、热歌劲舞、万众欢腾的洋洋喜气和追求幸福美好的健康情趣演绎到了极致,成了全民族的欢乐图腾。

这就是陕北民歌,大悲大喜之中烙印着的一个民族的文化记忆,淋漓尽致地抒发着一个民族的苦乐情感。在北起毛乌素沙漠,南至金锁关,东起黄河,西至子午岭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世世代代的陕北人“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用拦羊嗓子回牛声,抒发着自己的冲天豪气,宣泄着自己的情感世界。通过山曲、酸曲、秧歌曲、小调、道情、信天游、二人台、碗碗腔、陕北说书、劳动号子、生活小调等多种形式,用自己全部的精神、思想、情操,甚至生命,向世人尽情展示着陕北人特有的生活方式、人生态度和人文价值。在这里,黄土高原广袤、雄浑中透出苍凉,那高亢粗犷、悠扬质朴、热情奔放的一首首陕北民歌,不正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鸣吗?

陕北人就像陕北民歌的一个个音符,无论是牛耕的犁沟,还是农闲的炕头,无论是节日的街巷,还是商贾的路途,都会被陕北人谱写成一行行、一曲曲如醉如痴的民歌乐章。“阳坡的糜子背洼的谷,黄土地里笑来黄土地里哭”,那田野里、路畔上、院落里、崖畔上,那做工、放牧、赶牲灵的,那洗衣、挑水、纳鞋底的,争相用民歌来抒发自己的感情,劳作中,酒席上,甚至叫卖、哭悼,都有词有曲,令人荡气回肠,情不自禁。清末钦差、光绪帝的老师王培棻在巡视三边后写的《七笔勾》中,将三边描绘成“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之地。且不论老先生有无偏见,正是受封建礼教影响较小的客观现实,才使陕北人的天性、野性、人性得以张扬,才会涌现出赫连勃勃、李继迁、李自成、韩世忠这样的民族精英,才会孕育出陕北民歌这样的文化精品。

陕北民歌是用老头镌刻在黄土高坡上的音乐巨著,是瞭望陕北的百科全书。“信天游好像没梁的斗,甚会想唱甚会有”,现今流行的两万多首陕北民歌中,有言情的、叙事的,也有诉苦的、明理的,大都是口头传唱文学。陕北民歌在流行、演绎过程中,客观上陶冶了陕北人淳朴、善良、刚毅、豁达的个性,也从不同侧面反映了陕北的历史沿革和社会变迁。像陕北民歌歌手中的杰出代表,《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的作者、黄河船夫李思命(佳县人),《赶牲灵》的作者、脚夫张天恩(吴堡人),《三十里铺》的作者、木匠常永昌(绥德人)等,他们可以不识字,不识谱,但他们不能没有生活,不能没有民歌。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受苦人和像他们一样用心感受生活,用生命拥抱艺术的人,才将黄河船夫的伟大、脚夫的艰辛、爱情悲剧的伤感,定格成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精美民歌,并插上音乐的翅膀,从陕北的土旮旯、山圪崂飞了出去。这是陕北民歌的奇迹,也是中华文化的标本,带着浓重的生活气息,成就着民族文化的传奇。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