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天道酬勤 古韵新生:西安鼓乐传承人赵庚辰


来源:西部网

原标题:天道酬勤 古韵新生:西安鼓乐传承人赵庚辰马西平 曹耿献赵庚辰,一位背有些佝偻,但又精神矍铄的老人;一位双眼混沌,但却耳音奇聪的老人;一位年近百岁却记忆超群的老人;一位艺技高超且又亲和宽厚的老人

天道酬勤 古韵新生:西安鼓乐传承人赵庚辰

原标题:天道酬勤 古韵新生:西安鼓乐传承人赵庚辰

马西平 曹耿献

赵庚辰,一位背有些佝偻,但又精神矍铄的老人;一位双眼混沌,但却耳音奇聪的老人;一位年近百岁却记忆超群的老人;一位艺技高超且又亲和宽厚的老人;一位清苦贫寒相伴但又情系鼓乐终生的老人;一位为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作出卓越贡献的老人;一位值得我们敬重的老人;一位必将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老人……

1917年11月16日,居住在曾经是“大清长安东仓坊”(今西安和平门里东仓门)的赵家,一个可爱的男婴呱呱坠地了,父母依时辰和星运给他起名庚辰。几十年后,他被生养他的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尊敬地称为中国最古老的民间乐种“西安鼓乐的活化石”,也被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政府授予“一带宗师”的荣誉称号。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传奇人物,又有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西安鼓乐是由唐代宫廷鼓乐演变而来的。唐代宫廷鼓乐是通过庙宇、道观逐渐传到民间的,民间鼓乐坊是宫廷鼓乐的民间活动场所。哪里有庙宇、道观,哪里就有宫廷鼓乐,就有民间鼓乐坊。赵庚辰老人一生幽居的地方叫东仓门,曾作为清代皇家的蓄粮之仓,庙宇较多。赵庚辰自幼生活清苦贫寒,进入民间鼓乐坊习乐后,经老艺人倾心传授,加之本人的聪颖、刻苦、挚爱,注定了他要成为一位德高望重、艺技贯通的民间音乐大师、世界非物质遗产西安鼓乐传承人。

赵先生一生齐家、修身,不仅终成大器,也磨砺出“一奇三绝”的本事。

一奇:古乐中的奇人奇才。

奇人,是说赵庚辰自幼聪明过人,少年时入鼓乐社,显露才华,未受过任何专业音乐教育的他,将大唐乐满腹入注,嵌入自己的生命。

奇才,指他艺技贯通,韵曲操鼓、吹笛奏笙、律调拍式精准和煦,年近百岁仍亲自操鼓、击锣、口授亲传,可谓全国唯一。

音乐界的民族民间音乐研究者有一个共识,即南有阿炳一曲《二泉映月》享誉海内外;北有赵庚辰擂响《霸王鞭》再现汉唐雄风。

三绝:

一绝:“赵氏甑糕”。将一锅江米、红枣、赤豆分层上锅,经赵老亲自夜伏火炉旁添柴观火、煨蒸,日出东方,飘香四溢,铲一块立起,甑糕不倒,众称“一绝”。

二绝:扎羊灯。赵老儿时因家底薄以做小生意为生,故而学会了扎羊灯来补贴家中生活。夏秋季节将扎羊灯的原料竹、纸、蜡赊回(正月后连本带息一并还),腊月天出不来门就在家扎羊灯。赵老扎出的羊灯俊俏、活灵活现,用料少卖价还高。在西安城东南一带“赵家的羊灯”叫得很响。

三绝:自练拳脚强筋骨。赵老自幼习练北宋拳脚,几十年始终坚持在晨起日落时操习,以强身为主。以至在2009年5月初,92岁的他不慎摔倒,腰椎骨两处骨裂,盆骨骨裂。由于平日里自练拳脚筋骨强健,加之医治及时得当,赵老竟然在3个月后惊人的站了起来,连骨科专家也连连叫绝。

赵庚辰一生钟情西安鼓乐。少年时聪慧伶俐刻苦爱学,稍有闲暇便鬼使神差地跑去寺院、道观向僧人、道士学习西安鼓乐古谱的记谱、韵谱、吟曲的特点与方法以及各种鼓、笛、笙、管、云锣、铜器等乐器演奏技艺和技巧。他对西安鼓乐的痴迷和他温润的性格,备受传艺者特殊关照和关爱。他学习和积累了成套的曲谱,每逢西安城内外有朝山、庙会、集市赶会活动,他总是背着乐器、干粮去赶会,在会上为朝山、赶会的香客演奏。在长期的演奏实践过程中,赵老先生实际的演奏能力和水平渐渐显露出群,到二十六七岁时已能熟练掌握西安鼓乐各种乐器的演奏技艺和技巧。师傅梁振元、安来旭去世后,赵老先生已成为东仓鼓乐社乃至西安鼓乐界屈指可数的梢子人物。

当赵老已成为六个孩子的父亲时,艰辛清贫的生活压力并没有使他放弃对西安鼓乐的钟爱和学习,他总是利用一切时间间隙继续西安鼓乐的学习和演奏。在小买卖无买主光顾时他还因地制宜地用手指当鼓槌在扁担上练着鼓扎子、鼓段子,用手掌有节奏地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嘴里韵唱着鼓乐的旋律、拍调,在西安鼓乐的精神世界中寻找着富贵、安逸、舒适,暂时淡忘了生活中的清贫、辛酸和困苦。

回忆起当年的那段日子,赵老始终是笑呵呵地坦然淡定。对他来说,那段日子是一段难忘的记忆和生活,从他的言谈中,我们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抱怨和苦痛,而更多的是感受到一种踏实、乐趣和充实。这恐怕是我们这些生活在现代物质时代的人们最缺少的精神境界。

赵老自小就痴迷武术。和鼓乐一样,夏练三伏冬练九,数十年如一日,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也练就了一个好身板。已经是近百岁的老人了,面色红润,神采奕奕,思维敏捷,口齿清楚,听觉奇好。每次我们去录曲时,赵老都清晰记得何时何地已经录过哪些曲子,是谁来录的,甚至录了几遍都记得清清楚楚。每每此时,我们都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连我们自己都记不清那些细节了。更让我们惊讶的是,老人无论何时开口韵曲,都是标准的固定音高,这恐怕是我们这些进过专业院校的人都不一定能够做到的事情。

赵老艰辛清苦一生,四儿二女六个孩子中两个儿子多年下岗赋闲在家,大女儿和大儿子不在身边。啊咯人一生教过无数的人学习鼓乐,其中不乏大家、学者。但老人从来没有想去找这些他曾经帮助过的人解决自己的难题。老人嘴上总是挂着这样一句话:“都难,每家都有自己的难处。”即就是对于那些急功近利、为谋求某种个人利益来向老人索求乐谱和演唱方法的人,老人还是有求必应,给予传授。当这些人简单地了解和学会个别乐曲后,便以诸多原因一走了之再无音讯时,老人还总是以宽厚包容之心表示理解,从未有过丝毫的抱怨和愠怒,总是满脸和悦一笑了之。透过它和悦的笑容,让我们看到了赵老一生的为人品行,不由不使人肃然起敬。

赵庚辰15岁起师从东仓鼓乐社梁振元先生学习韵曲以笙、管子、笛子等的演奏技艺,不久就成为东仓鼓乐社的主要乐手。继而又跟显密寺著名鼓乐艺人朱桐老前辈学习各种鼓的技艺,学习双云锣和铜器的整套演奏方法。由于师从多人,勤于钻研,善于继承,终集大成于一身,30岁时赵老先生就能够熟练掌握《八拍全套》 、《法鼓段全套》 、《别子、湛全套》等刘、尺、商、吴(六、尺、上、五)四调的坐乐,精通各种形式的行乐及各类铜鼓,并兼通念词、歌章等,至今仍能娴熟地韵曲及传授西安鼓乐演奏中笙、管、笛、双云锣和铜器,及各种鼓段的整套演奏方法和技巧,是现今为数不多的鼓乐全能艺人。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