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化大陕西丨在传统音乐中寻找精神故乡


来源:凤凰陕西

导语:我们正身处城乡飞速发展的时代,乡村的记忆里,城市的角落中,散落着个体精神难以磨灭的印记。音乐寄托着故乡的亲切记忆,传统地方音乐随着乡村的嬗变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凤凰陕西文化频道特邀陕西省戏曲研究

导语:我们正身处城乡飞速发展的时代,乡村的记忆里,城市的角落中,散落着个体精神难以磨灭的印记。音乐寄托着故乡的亲切记忆,传统地方音乐随着乡村的嬗变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凤凰陕西文化频道特邀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研中心编剧蒋演、陕西爱乐乐团驻团作曲付明,聊一聊音乐世界中的传统如何走向现代,传统又如何遭遇现代的解构。

嘉宾讲述如何在民间音乐里汲取创作灵感

凤凰陕西:蒋演老师、付明老师,你们好!作为一线创作人,蒋老师侧重编写舞台剧,付老师主要谱写交响乐,为什么你们都会在创作中运用到传统地方音乐这个素材呢?

蒋演:我前段时间给安康写了一出陕南民歌剧,创作之前就去当地找灵感。我的家乡在陕西商洛,那里的民歌、民谣经常会带给我灵感。比如这出陕南民歌剧的主旋律,就是根据陕南最具代表性的民歌《郎在对门唱山歌》来构思的。这出歌剧的主旨是用民歌唤起那些已经离乡多年的人的共鸣,这种共鸣实际上就是他们深埋心底的乡愁。面对乡村的改变,城市也在随之改变,人们的精神归宿在哪里,这是艺术要解决的问题。

付明:我在音乐学院读作曲,上学时主要是接受西方音乐体系的训练。工作以后到了陕西爱乐乐团,起初团里会有意引导我们借鉴地方音乐元素,比如秦腔牌子曲、碗碗腔《借水》里的主题,或者是一些民歌素材。其实刚开始运用这些素材时会很刻意,但是随着生活阅历加深,对陕西文化的了解越来越深,运用素材就成了自然而然、随心流淌的事了。我觉得这和我成长的环境密不可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音乐虽然有自身的逻辑,但核心是人的感情和情绪,因此一方水土也造就了这里的音乐。

历史悠久的陕西孕育出丰富的地方音乐 摄影/赵政雄 

凤凰陕西:一方水土造就了一方音乐,我们可以通过听某地的音乐来理解那里的文化,了解居住在那里的人的性格。并且随着人的迁移,地域间的文化也在不断流传、融合和发展。

蒋演:我们可以从陕西的版图划分上开看各地的民歌,还可以从历史这条线索上来理解民歌的演变。

陕南山青水秀,在古代那里是文官贬官的流放之地,因此陕南人很有文气。陕南人热爱读书,在山大沟深的情况下依然充满向往,通过勤劳耕读创造美好生活,走出了许多文化名家,比如贾平凹、陈彦等。因此陕南民歌多是歌颂生活。

关中则是一个气象很大的地方。关中自古帝王城,城里人见多了命运的沉浮,善于吟唱命运中那些恒长的规律,比如他们这样唱:“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陕北民歌和上述两者都不同,我非常喜欢陕北民歌,它的感情极其强烈。历史上,陕北的生存条件恶劣,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陕北人去走西口。民歌反映了这样的故事:走西口的哥哥在远方,妹妹在家中守候,思念哥哥便唱到:“想哥哥想得我心花花软,拿得起筷子端不起碗。”“你若有那良心咱就一辈辈好,你若没有良心就让那雅雀雀叼。”因此陕北民歌发出的是一种关乎生命的呐喊。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