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化大陕西丨在传统音乐中寻找精神故乡


来源:凤凰陕西

导语:我们正身处城乡飞速发展的时代,乡村的记忆里,城市的角落中,散落着个体精神难以磨灭的印记。音乐寄托着故乡的亲切记忆,传统地方音乐随着乡村的嬗变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凤凰陕西文化频道特邀陕西省戏曲研究

 

凤凰陕西:对于听众来说,他们不一定非常了解某个地方音乐的历史,甚至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可是一样会被音乐传达的情绪所感染,这是音乐特有的魅力。付明老师,你们陕西爱乐乐团的管弦乐《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在各地都上演过,取得了观众的普遍认可,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

付明:《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可是说是我们团的招牌曲目,管弦乐版本最初由屠冶九老师根据陕北民歌而创作,现在我们的团长崔炳元已经把这个素材创作成交响组曲。这个曲目在各地演出观众都能认可,说明地方民歌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在于它深深扎根在当地。

最近一次我去上大师课,主要是和一些海归留学生交流作品。这些作品基本属于现代音乐范畴,有的会非常前卫,比如在技术上具有超前意识,逻辑发展极具个性,我在他们中间偏于传统。说实话,我对现代乐兴趣很浓,但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能触动我。这次一个留学德国的西安人和我们交流作品,他的音乐一出来,我瞬间就听“懂”了,因为在细节处理上用了秦腔的元素,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我听出来了。别人知道我也来自陕西,于是就会问我这里面是不是有秦腔啊?我听着很亲切,他那个特殊的音程、和声、旋律的关系就会让你想到秦腔。

凤凰陕西:音乐成了我们辨别彼此的东西,它给人一种内在的精神联结。像《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是陕北民歌,但也是中国的名曲,它很好听,它的时代感通过交响乐演绎出来了,那种历久弥新的精神震撼人心。

付明:音乐首先要回到本土,这是流行音乐界的李宗盛说的。在我看来本土、传统的和现代、时尚的音乐并不能互相隔断。在中国,比如谭盾,他是古灵精怪的鬼才,他对戏曲、民间音乐的借鉴是散发着灵性的;比如陈其钢,旅法作曲家,写过《我和你》,他的管弦乐作品的音乐性非常好,他用戏曲、民间音乐的素材创作的很多音乐作品我个人认为达到了美的极致;咱们陕西的赵季平和我们团长崔炳元,他们的作品和谭盾、陈其钢相比,就更加本土化,根扎得更深。

你听他们的作品,各有千秋,有自己的特色同时在传统现代这一条线上每个人站的位置不一样,视野不同、立足点不同造成创作理念不同。

电影《爱乐之城》剧照(资料图片)

凤凰陕西:最近刚摘下奥斯卡奖的电影《爱乐之城》,讲到了美国爵士乐传统与现代的辩证关系。其中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流行歌手对另一个寂寂无闻、坚守传统的爵士乐钢琴家说:“你崇拜的这些爵士乐大师,在他们的时代都是创新的革命者,你现在却在这里原封不动地演奏他们的乐曲,你这样做适合吗?”

蒋演:我在实际工作中见到过一模一样的场景,我曾见一位老师对一个演员提意见说,你模仿的这位大师在他那个时代是因为敢于创新而自成一派,你现在却在这里不顾一切地照搬他。这叫为模仿而模仿,效果自然生硬。对传统的继承,我们推崇学习名家的精气神,内化成自己的东西。运用传统要注重融合,注重创新不代表颠覆传统。

付明:对此我们还应该持宽容的态度,有的人坚守传统,有的人站立潮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没有人守住传统,我们的创新成了无中生有,如果没有人勇于探索,传统就丧失了活力。比如我写的歌,保守一些的人就会说,你的和声是不是走得太远了,和声怎么能这样写?尽管我们在审美上有诸多的不同,但是这些人我很感激,他保留了很多原始的东西,这样我才能有东西去挖掘,如果没有可能就要无中生有。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