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安托管班现状调查:办班门槛太低 欠缺管理规范


来源:西部网

原标题:西安托管班现状调查:办班门槛太低 欠缺管理规范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记者 崔晓羽)孩子上学,父母上班不能回家,孩子中午的吃饭及午休就会成为家长和学生关注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各种

原标题:西安托管班现状调查:办班门槛太低 欠缺管理规范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记者 崔晓羽)孩子上学,父母上班不能回家,孩子中午的吃饭及午休就会成为家长和学生关注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各样的托管班就应运而生。那么,目前西安市托管班的现状如何?怎样才能孩子舒心,家长放心呢?

西安中小学校周边托管班生意红火

在西安市莲湖区的莲湖公园附近分布着青年路小学、西安小学和八一街小学等好几所小学,由于好多孩子的家长都忙于工作,无法解决孩子的午餐、午休问题,因此每到开学就必须找一个托管班,将孩子的一周五天中午的吃饭和午休交给了托管班,这些托管班大多数租的都是居民住宅楼。

小区住户:“下了班回来,想睡个觉,到了中午就吵得很,在上头跑呢跳呢,有时候凳子声音也挺大的。”

小区住户:“公共设施,垃圾卫生啊都影响,主要是影响休息。”

对于小区物业公司来说,托管班的存在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让他们感到头疼。

物业工作人员:“有好多业主都来投诉,孩子在院里乱扔东西,乱画,在墙上乱画,不好管理,电梯给你胡按,一下从一层按到顶层,影响其他业主上下楼。”

开在居民小区的托管机构虽然存在着扰民、食品安全等问题,但由于托管班本身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因此这类托管机构仍是一些收入不高的家庭的选择。

家长:“如果没有托管班,那孩子首先就没地方去,没有地方吃饭,安全没保障,这都是我们家长最关心的问题,可能就没有办法去解决,那我们就可能没法上班了。”

李东霖是西安市政协委员,从事教育工作已有二十多年。在今年的西安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上,他向大会提交了《目前西安托管机构的现状以及监管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的提案,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加强对托管机构的监管。

西安市政协委员李东霖:“教育部门应该联合食药、卫生防疫,公安、物价等部门,探索一个非常完善的托管班的管理的实施办法,细化托管行业的准入条件,卫生餐饮的标准,确保监管有法可依。”

李东霖告诉记者,目前,西安市的托管班都属于小打小闹,而且办班门槛太低,两三个人租个百十平米的单元房,摆上十几张架子床就是一个托管班,他调研的莲湖区的多数托管班就是这种现状。

从李东霖的这份样本调查结果来看,91家托管机构中有55家从业人员在三人以内,占到了60.4%。由于托管行业规范化标准还不完善,准入门槛比较低,很多从业人员都属于下岗职工或者是退休人员,普遍缺乏餐饮管理经验和食品安全知识,以及卫生知识,有的甚至属于无证经营。

托管班扰民如何解决? 规范管理是关键

不过,同样是位于小区内的托管班,西安市莲湖区青年路的艺兰托管班就和楼上楼下的邻居和谐相处了七年。那么,他们是怎样做到和小区居民“和平共处”的呢?

托管班负责人桂军:“比如说从孩子们放学开始的排队规范开始,然后从进小区内,小区内的安静噪音问题控制好,然后就是上下楼的问题,电梯,咱们主要是做到谦让。”

艺兰托管班负责人桂军说,除了平时教育孩子们出入托管班时讲文明懂礼貌守规矩,他们还在托管班的硬件设施上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铁板凳换成了塑料的,桌子脚下面粘上塑胶垫,这样就很好地避免了噪音的产生,以最大限度地求得住户们的谅解和支持。

住户姚大爷:“娃回来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排队过来的,都很好的,因为管理的好,他的娃娃都很懂礼貌的,上电梯也好,遇见我们,先让我上,好着呢。”

看来,办在居民小区的托管班其硬件设施如果达标了,并对孩子们的引导、教育及管理规范了,也同样可以和住户们和谐相处。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还有一种托管班是办在一些商住楼上,能够有效地避免扰民。

中午十二点,西安市新城区公园北路黄河小学门口就热闹了起来,许多家长和托管班的老师聚集在这里等待孩子们放学。罗燕是附近一家托管机构的负责人,她开办的托管班就在金康路与公园北路的路口,离学校不到200米,每天中午,他们托管班的工作人员都会到学校门口接送孩子。

快乐童年托管机构负责人罗燕:“孩子一出校门就交给我们了,所以说孩子路上的安全,还有包括孩子的食品安全,我们不能有丝毫马虎。”

罗燕从2007年开始办托管班,最初租的是小区单元房,后来由于小区业主反映托管班的孩子们扰民,影响他们的生活,无奈之下,罗燕只好把托管班搬离了居民小区。目前,她的托管班有一百多名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

快乐童年托管机构负责人罗燕:“孩子一回来,叽叽喳喳的,也是非常吵闹的,虽然当时我们也要求孩子尽量保持安静,上下楼不要大声喧哗,但是毕竟孩子多了,聚到一起难免会产生一些噪音,影响到别人。”

记者在现场看到,快乐童年托管机构位于一栋五层的独立办公楼上,办公楼的一二层是一家公司,三、四、五层全部都是快乐童年的。在这里,寝室、餐厅、厨房、活动室等一应俱全,面积有一千多平米。罗燕说,虽然这里房租、水电、物业费等各项费用偏高,但是对孩子们的束缚却要小一些。

快乐童年托管机构负责人罗燕:“我就感觉搬过来之后,我们的孩子都非常快乐,他们可以大声说话,也可以唱歌,不要一回来就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其实这也不是孩子的真实状态。”

在快乐童年托管机构信息公开栏上记者看到,厨房所有操作人员都有健康证,做饭时戴着帽子口罩,而且,每天饭菜都会留样,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孩子们的饮食安全。采访中,西安市政协委员李东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生和家长关注的托管班也属于基础教育设施的一种类型。政府作为基础教育设施建设的投资主体,应该将其配套建设列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保障其必要的资金投入,同时,也要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建造食堂和宿舍,积极改善基础教育环境,以满足学生需要。

西安市政协委员李东霖:“我觉得一个是可以采取政府投资,集中管理的运营模式,逐步扩大基础建设的覆盖面;其次政府可以寻求校办托管班与企业进行集中管理;再是可以采取政府联合校外培训机构,以合营的模式来满足学生的需求。”

目前,西安市的托管机构基本是一种自由发展、鱼龙混杂的状态,作为相关的政府主管部门,应当顺应市场监管需要及家长、学生诉求,借鉴外地成熟经验,适时出台切合实际的托管机构管理规范,相信通过政府的引导、通过有效的监督管理及市场的优胜劣汰,托管行业就能很好地为家长和学生服务。

[责任编辑:高敏菲]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