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哪些烂封面坏了一部好书?


来源:福建日报

原标题:哪些烂封面坏了一部好书?彤彤在凤凰网文化频道看到“那些丑到过目难忘、错得漏洞百出的图书封面”一文,作为一篇图书文化批评的文字,为读者披露了目前图书出版中,图书装帧设计中

哪些烂封面坏了一部好书?

原标题:哪些烂封面坏了一部好书?

彤彤

在凤凰网文化频道看到“那些丑到过目难忘、错得漏洞百出的图书封面”一文,作为一篇图书文化批评的文字,为读者披露了目前图书出版中,图书装帧设计中存在的谬种流传、毫无美感、漏洞百出、断章取义、张冠李戴、以假乱真、胡乱搭配等种种乱象。

最近有一幅图书封面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学者张鸣在微博上贴出著作《张鸣重说晚清民国》的书影,表示出版商的封面设计令人无奈:将作者照片拼接于历史人物身边,穿大红衣服的教授与黑白的慈禧太后“排排坐”,简单粗暴的图片处理使得封面画风诡异,与较严肃的书籍内容颇不协调。张鸣说,他不同意使用这个封面,但出版社方面已经将书籍出版……

这引发了网友对书籍封面设计的疯狂吐槽,还有人找出同系列书籍的另一封面,封面设计如出一辙,甚至更加违和:作者与袁世凯“勾肩搭背”,仿佛穿越了一般。

这篇文化报道中,专门列举了图书市场上一些图书封面设计几种常见问题。

一本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名叫《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的图书,内容是关于县委书记们在中国基层的工作调查实录,但是,该书在封面设计中却以占三分之一的特大字体仅仅突出“谋略”二字,以谋略、厚黑之类的图书设计风格吸引眼球。

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直接把腰封印在人物的脸上,不仅无法让人看清人物,而且,腰封的设计异常武断,简单粗暴,没有章法。

韩语版《三体》的封面,大概是随便找了一幅中国年画提取图像,那个作揖拜年的娃娃难道就是设计者心目中的科学家(《三体》主人公)?这种封面设计,让读者不知所云,如坠雾中。

有两本描写北洋军阀大佬孙传芳的图书,封面却都“找错了人”:一本把皖系的段祺瑞的图片当成了“孙传芳”,另一本则把奉系的张宗昌的图片当成了“孙传芳”。

一本描写蒋介石军事集团里的“干将”陈诚、“忠将”顾祝同、“福将”刘峙、“飞将”蒋鼎文、“虎将”卫立煌,名叫《蒋介石的五虎上将》的图书,其中刘峙却用成了孙传芳的头像。

另外,有的介绍章太炎讲国学的图书,封面人像却出现了错误;一本名为《康有为文集》的封面上却赫然印着梁启超;一本《康德论人性与道德》封面使用的却是贝多芬的头像……

这些图书封面设计,有历史常识性的问题,有思想内容混乱方面的问题,有装帧审美艺术格调的问题,有专业素质缺失方面的问题。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文化界的浮躁之风,文化因与商业搅作一团而愈发显得不伦不类,这对于众多爱好读书的人来说,不啻为一种阅读灾难。

由此,不禁让人想到知乎网上曾有一篇关于图书封面设计问题的调查,其中读者也是纷纷吐槽阅读中碰到的这类问题,对那些封面设计非常糟糕的现象,纷纷直陈“哪些烂封面坏了一部好书”,这无疑是对书籍封面设计的一种警示。

作为图书的附属品,封面是图书装帧艺术设计的一部分,再加以对书籍内容介绍的简洁精巧灵动,不仅可以方便读者选购图书,而且还成为书籍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对于如今这种图书封面设计问题百出已成泛滥现象,一些作家、评论家和读者表示,已经到了十分反感、深恶痛绝的地步。

要把阅读变成生活的一个部分,书籍设计家的作用非常大,但是,错误的、糟糕的封面设计,却严重地影响了书本原本的阅读意义。而这些年来,我们阅读的一些图书,恰恰是在这个封面设计的关键点上出了不少问题,有的不惜拉低底线进行“粗鄙化”“垃圾化”的设计,有的豪华装帧而分明却是一些衣冠楚楚的欺世盗名之辈。

从书籍装帧艺术的角度说,书衣(装帧设计)如人衣,让一本书穿上得体的时装,它们就从一叠印刷品变成了一件艺术品,虽然理想的装帧艺术设计可以使书籍内容与形式得到完美结合,但是装帧设计首先要贴心:一是要贴作者的心,书籍设计,要让作者满意。书籍设计和作者创作的关系,应该是设计风格跟这本书的作者风格的搭配,气质一致。第二要跟读者贴心,让读者觉得这是一本很亲切的书,不能让人觉得望而生畏,或反感无聊……这篇报道中报道的这种种“烂封面”设计,足可成为一种文化警醒!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