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刘星:画家没文化会有多可怕


来源:凤凰陕西

近日《兰台艺术新观察》对话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刘星,提及当代画家的文化底蕴刘星表示失望,“历史不是游戏,学术更不是游戏,把艺术品放到很低的一个档次,这是很滑稽的”。

刘星

公共艺术讲述城市故事,超越了人身体和功能的需求,以艺术化的形式融入人们的思想,影响人们的行为,给人们以生存的启迪。人们可以在艺术品中找回久违的地域文脉,找回对城市对家园的依恋情感,城市文明也因此得以继承和传播。但城市公共艺术品在展示中错误频出,最初的设计意图不知所踪,只剩下一声叹息。

近日《兰台艺术新观察》对话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刘星,提及当代画家的文化底蕴刘星表示失望,“历史不是游戏,学术更不是游戏,把艺术品放到很低的一个档次,这是很滑稽的”。

刘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博士,陕西省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委员,陕西国画院特聘画家,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中国武警工程大学客座教授,陕西理工大学、太原师范学院等校兼职教授,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刘星认为,学习中国画首要的问题,是陶冶性情,深化修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使自己有一种畅怀八极,深骛万品的文化气质。在此前提下,苦修书法,精练笔墨,以书法贯画法,以中锋陶笔墨。笔墨气韵,以真情浑然于纸上,才能创造出既能使自己感动,又能使读者感动的好作品。

西安地铁三号线壁画

犯常识性错误是画匠的作为

《兰台艺术新观察》:画家作品常识性的错误频出,您如何评价?

这种现象我认为是画匠的作为,他不应该是画家的作为,画家他应该是通晓历史的,通晓国人所说的道,他是饱学之士,他不会犯常识性错误。

在北郊大明宫的墙上,很多字,唐写篆字是瞎编的,他把简化字唐笔画写的弯弯扭扭,曲折之类的样子就认为是篆字了,在其文化墙上的秦和唐都是现在杜撰出来的篆字,而不是篆字本身,这是极大的错误,竟然在大明宫墙上展示出来。

不论是画家还是画匠,应该对自己的文化素养有要求

《兰台艺术新观察》:画家和画匠之间的区别在哪里?

画家从历史上来讲他一定是文人,没有文化的统统划归于画匠,画匠可以说是没有文化修养的人,可以乱画,它是一种职业,凭画画吃饭,不在乎画的对错,有人买就可以,历史上称为画匠。

但是,不论是画家还是画匠,应该对自己的文化素养有要求,现在不学习的人太多了,光是掌握这样的技能(的人)太多了,卖艺的人太多了,真正意义上从道出发去学艺,去精进技能的人太少了。

《兰台艺术新观察》:画家是不是文人,应不应该有文化?

大画家是首先是思想者,学者,你看石鲁,是学者;潘天寿,是学者;傅抱石是大学者,这才是大画家具备的先决条件,如果你光能画几笔画,而不知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连个年代顺序都搞不清楚的,你怎么叫画家。按照现在的标准和要求来讲,那些人(画匠)只能被称为专家教授,不能称为文人,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分化太厉害,专业性太强,很多人他对国学并不理解,他对于国人所说的的道一点都不理解。

潘天寿

傅抱石作品《屈子行吟图》

我们古人还是在学术上精益求精的,任何细微,很小的问题都不会放过的,他不会犯这么大的错还不以为然,我感觉是很荒唐的事情。

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兰台艺术新观察》:这些有错误的艺术品展出后,是部分市民发现错误,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画家是要负责任的,不仅仅是审美的责任,还有知识上的责任,我们古代人对画作的要求是成教化,助人伦。不光是审美意义上,还占了很大的社会责任在里面。(出现这样的错误)只能说我们的管理部门把条件降低了,不能说我们的民众追求降低了,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能提出问题,说明他们是不满意的,这种文化就是忽悠,不满意你这样的文化墙所传递出的一种错误的知识信息,民众的要求没有降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张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