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阳子:陕西当下的绘画缺乏时代“先锋性”


来源:凤凰陕西

导语:提到中国书画,避不开陕西,陕西书画又自然绕不开长安画派。人们习惯将长安画派与描绘西北划上等号,尤其是西北地区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对于长安画派的创作理念和艺术主张,大众普遍会第一想到&ldquo

 

南阳子

导语:

提到中国书画,避不开陕西,陕西书画又自然绕不开长安画派。人们习惯将长安画派与描绘西北划上等号,尤其是西北地区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对于长安画派的创作理念和艺术主张,大众普遍会第一想到“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

实际上,一个画派的成立相当坎坷,一种创作精神的诞生更是不易,无法深入其中就无法窥得全貌,无法领悟其精髓。

凤凰陕西文化频道特邀美术批评家、策展人南阳子,为我们讲述长安画派的故事,在这些过往真实发生的情境里,去做新的认知和判断,以探索出一条符合现实、切实可行的继承之道。

凤凰网陕西:老师,您好!首先想向您请教,很多艺术工作者都会谈到“艺术的当代性”这一问题,那您认为“长安画派”以及“长安精神”对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创造有何启示?

南阳子:我想从时间和空间轴线上谈这个议题。首先长安画派起源于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在1932年的时候,赵望云先生记录平原,从事农村写生,他受巴比松画派的启蒙,即“绘画由室内转向室外,走向田野”。而赵望云先生又受“五四精神”的影响,他提出来“艺术要走出象牙塔,走向十字街头”。

在过去画派当中,我们知道金陵画派、岭南画派、海派等,这些画派都是前后走了中国画的两条路线,即“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但是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赵望云已经提出来“走向民间”的绘画,这无疑为后来长安画派开辟中国画的第三条道路做了铺垫。我觉得以世界美术史论观去看长安画派,它不是孤立的。因为赵望云三、四十年代,画的很多作品就是反战题材,关注民生。这些绘画的思想和古代文人画占据主要地位的思潮是相互冲突的,不再是小文人情怀、不是文人小调,而是家国情怀。那么这一时期,包括后来他到祁连山的写生都是画劳动者,关注现实。赵望云是现实主义大师。

在中国美术馆刚刚建成时,1961年6月,就展出了以赵望云、石鲁等为首的六人作品。这六位的作品被称为《西安国画习作展》。对他们的争议是在作品展出的两年中。首先有批评的声音说,以赵望云、石鲁为首的6位作家的作品,整体呈现的是野、怪、乱、黑。但是赞美和肯定的声音也是有,说是真正开辟了展现西北人文自然风貌,具有时代性和改造性的国画,是一次伟大的艺术革新。

如果把从赵望云领导下的三、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称为长安画派的崛起,那么长安画派的壮大者就是石鲁。他创作的《转战陕北》《南泥湾途中》都表现他把革命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高度结合,突破了在大时代动荡下,记录革命诗史性的一位画家。我想这两个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当石鲁像飞蛾一样扑向光明和火,同时也烧毁了自己;但是赵望云先生一生坚持“不画不劳动者”的思想,他紧贴生活,紧贴劳动的思想,以此来展现时代的伟大转折。在这一点,他们两个都是和古典艺术拉开了距离,并且赵望云很早就在时间和空间上就这样做了。

1942年之后,赵望云把大部分精力投在西北这块土地上。我们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前段时间谈到赵望云的艺术贡献的价值时,有些青年代表认为赵望云所画是民俗画。可是我给大家要讲的是,赵望云真正用自己的笔墨语言,完成了对大西北人文风情的绘画的全面表现。而这种绘画理念属于他个人缔造的,是别开生面的一种画法,在古代是没有的。古人当中也没有像赵望云这样形成一整套笔墨语言、艺术符号,所以赵望云完成了他那个时代的当代绘画贡献。这是长安画派最厉害的一个时代贡献,也是这个画派的时代尊严。

至于后来的何海霞等人都是在赵望云和石鲁先生的带领下形成的一个长安画派的团队,但是真正具有灵魂和核心思想的就是赵望云和石鲁先生。为什么谈这点,是因为这两个人,把国画的发展和中国古代画拉开了一个距离,并且是颠覆性地解决了在中国古代画史上没有人去表现大西北的问题。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赵望云先生赭墨画法,表现大西北那种荒寒地貌黄土层的画法,是独创的。石鲁先生把艺术手法从赵望云那里吸收过来,画《转战陕北》,画陕北的黄土高原。这在中国古代画中就没有这种表现的艺术语言。作为那个时代的艺术家,来表达当代情感和笔墨语言符号。那么长安画派就完成了中国画由古典向现代的转换。中国画就是有了赵望云、石鲁和长安画派这个团队,才开辟出了第三条道路。

但是,截止到今天为止,陕西诸多画家都在中国古典画派的水墨层面打转,没有走向现代,就是我们现在的创作还没有赵望云和石鲁那样的先锋性、当代性。现在有80%甚至85%的画家在干什么,他们要回到古典,要回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道路上。但是没有回到第三条道路就意味着艺术创造在退缩、退步。

我看到陕西一些绘画的展览,还是古典的语境里、在古人的袖筒里钻着,我觉得这是长安画派给当代的画家(不能称为艺术家),提供的营养价值,被我们忽视了。但我们还不能回到赵望云和石鲁的那个时代,因为他们在他们的时代完成了艺术尊严,他们的艺术使命给长安画派画上句号。我认为我们的使命应思考,由古典完成的古为今用的第一条道路,洋为中用的第二条道路,长安画派开创的第三条道路——直面生活之后,当下的我们该怎么办,这最值得思考。

凤凰网陕西:艺术创新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诠释方式。很多艺术家都在提创新,但是这种创新都没有给普通受众一个非常直观的感受,这是为什么?

南阳子:我们现在很多画家,文化水平不高,其实这是很糟糕的。一个画家应该代表着先进的文化思想。可是我们有很多画家是不读书的,很多画家落款也是错字丛生。对美术常识,我认为应该细心去读。就像我们提出的彩墨,我们知道中国画有两大分支,第一是丹青,第二才是水墨,那么它的风格是两种,就是工笔和写意。这是中国画的四个关键词:丹青、水墨、工笔、写意。可是很多人不懂,很多人就认为从古到今中国画就是水墨。其实我们看到的黑白水墨,是中唐王维创造的,他是文人画的鼻祖。但是我要说的是,文人画并不是中国画的代表,文人画只是代表了它的一部分。可为什么我们读到的画史中,文人画成了中国画的主流。因为在古代,在信息不发达的情况下,文人掌握了话语权,并且把文人画推到了中国画坛的主导地位。但是中唐王维把文人画推向画坛称为南宗,北宗就是李思训、李昭道父子的青绿山水,就是我们说的彩墨。但是彩墨艺术在七、八千年前甚至一万年前就已经形成,在仰韶文化。

我们往后推,齐白石作为“文人画”的终结者。因为齐白石作画还不是中国画的本体创作。因为文人画的创作使中国画的技巧一路衰减,因为文人不屑于技巧,使中国画在历史的长河中受到衰减,这是中国画从明清之后一路走向衰败的历史原因。我们今天必须要客观的认识,站在世界美术史的立场,去重新认识中国画,以及未来中国画该如何走。

不要说创新,如果你对古典都不懂的话,你的创新是无效的。怎么创新,就是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家如果表达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当代精神和时代特征,这就叫创新。但是创新往往会成为一个伪命题,因为在不了解古典的情况下,无法找到符合当下时代的精神符号和艺术语言的话,那么创新是无法构建和完成的。

嘉宾介绍

南阳子:美术批评家、策展人,现供职于西安美术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志成]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