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走红网络的93岁高数教授的诗词人生


来源:陕西传媒网-三秦都市报

灰蓝色中山装,略带吴方言口音的普通话……这位老人就是西安建大的退休教授潘鼎坤。

93岁高数教授潘鼎坤的诗词人生

原标题:93岁高数教授潘鼎坤的诗词人生

一袭灰蓝色中山装,略带吴方言口音的普通话……眼前这位老人,正是最近在微博、朋友圈不胫走红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退休教授潘鼎坤。因为一堂诗词课,讲述了60多年高数课的潘鼎坤一夜成名。 

希望和大家分享诗词常识

说起这次讲课的初衷,潘鼎坤说,多年看书读报,包括接触一些教授学者,他发现:很多人对七律,对诗词格律一窍不通,“有人以为一句话七个字就是七律诗了。现在很多人会背诗、念诗,不会做诗,不懂诗的格律,不做诗,就很难明白传统诗歌最美的地方。”他觉得,有必要就这方面做个小范围的讨论。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宣传部王老师回忆说,“当时打算做个小范围的讲课,找一些对文学诗词感兴趣的老师和学生来听。然后在我们的微建大账号上,发了讲座预约。” 

结果发布之后,反响出人意料的热烈。很多当年潘老的学生,得知消息后,都有意愿回校来听。 

200人的教室,最后人全坐满了。在王老师看来,一方面是老人在数学教学方面很有名望,很多人都听过他的课;还有一方面,是一些同学很惊讶,一位数学教授,会把诗词讲成什么样? 

参加当天听讲的该校文学院研二学生魏丹丹便是后者。听过课后,魏丹丹直呼意外,“以前听很多专家讲来比较生涩的知识点,通过潘爷爷讲述立刻变得生动鲜活,没想到作为一位数学教授,竟对古诗词的研究如此精深。” 

一道大学语文题启发他一生

一堂让中文系研究生点赞的专业课,肯定不是临时磨刀能赶出来的。没有年复一年的深厚积累,便没有今天的一鸣惊人。 

潘鼎坤1925年出生于浙江丽水缙云县双溪口乡潘家村。外祖父是一名秀才,早晚就在潘鼎坤旁边念书,耳濡目染加上严格管教,让潘鼎坤打下了扎实的语文“童子功”。 

深厚的语文基础,让潘鼎坤后来一生受益匪浅。他说,那时大学生也存在毕业不好找工作的现象,自己家贫,必须找到一份“铁饭碗”,而当时语文老师很多,数学老师稀缺,于是他便动了进修数学的念头。 

谈到他大学语文的授业恩师,有复旦奇人之称的赵宋庆,潘鼎坤今天仍感慨连连,“真是天才,精通英文、德文、法文、西班牙等多国语言,看数学书像看小说,比我们数学系学生都快。”一年语文期末考试,赵宋庆出了一道题,题目让所有考生都几乎大跌眼镜,“试论数学与诗的关系。” 

潘鼎坤硬着头皮答了,“两者都非常简洁,数学是用最简单的语言描述自然规律,诗是用最简洁的语言描写内心世界……”后来,赵宋庆给潘鼎坤打的分数不低,但这道“怪题”却成了潘鼎坤的一个心结,他开始了一生的思考,数学与诗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 

通过诗歌体悟人生

2015年,妻子去世对潘鼎坤触动很大。“我们一起生活七十年,没有吵过架。”潘鼎坤回忆说。当年两家家境差距巨大,而潘鼎坤本人不高不帅也没钱,个人条件不突出,对方亲戚都说闲话,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和丈母娘相中了他。 

“复旦四年,我在读书,她在家里种地,上山砍柴,为我筹学费。潘鼎坤说,“过去我读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总不能理解,不去想,怎么就不忘呢,这不是矛盾吗?现在我每读到这里,眼泪就下来了。不是不去想,是不敢思量。”

潘鼎坤感慨,“对于这些优秀文化,今天不管是学文的,还是学理的,都有必要把它们好好传承下去。” 

潘鼎坤说,自己还会继续为唐诗宋词的发展努力,“咱们陕西有个人叫张载,他说了四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里面有三句我做不到,但为往圣继绝学,我想,我这个小蚂蚁是不是可以自不量力地出来呼喊一下?” 

文/本报记者 王继成

图/本报记者 丁聘

[责任编辑:杨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