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城市会客厅 | 制造“中国笔头”有多难?笔王邱智铭的责任与期盼


来源:凤凰网陕西

“中国为什么造不出一支好用的圆珠笔?”李克强总理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这样的疑问。3000多家制笔企业、20余万从业人口、年产圆珠笔400多亿支……中国已

“中国为什么造不出一支好用的圆珠笔?”李克强总理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这样的疑问。3000多家制笔企业、20余万从业人口、年产圆珠笔400多亿支……中国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制笔大国,但一连串值得骄傲的数字背后,却是没有中国自己拿得出手的文具品牌,以及高端圆珠笔笔头线材还需要进口的尴尬。

如何打造中国好笔,中国好笔是怎么造出来的……日前,凤凰网陕西频道品牌栏目《城市会客厅》,对话“中国笔王”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共同探讨中国传统企业家的责任与期盼。

“中国笔王”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接受凤凰网陕西频道专访

凤凰网陕西:中国还没有一支世界闻名的好笔,对制笔行业来说,这是痛点也是动力,是什么引发了您制造“中国好笔”的念头?

邱智铭:为什么会去做“中国好笔”?这源自于我们文具人的企业情怀。文具产量上,我们已经是世界大国,占有比例、出口份额都很高,有些地方甚至达到80%,但实际上我们还处于低端市场。

笔的零件比瑞士钟表零件还要精致,比如笔头,其实,中国的笔头制造很早就有了。低端笔头的材料是铜,铜的加工工艺中国已经很稳定了,但是高端产品的材料是不锈钢,叫特种不锈钢,其材料和加工技术在2014年以前,在中国是空白的。高端产品具有三大特点,第一耐磨,第二耐腐蚀,第三要有书写长度。不是说笔头做不出来,笔头低端产品一年要做数十亿的,甚至还出口。但是要说高端,几年前,相对于日本顶尖和德国顶尖笔,那我们还是有一定距离。

生产圆珠笔笔头,需要先将优质不锈钢加工拉丝成直径2.3毫米的不锈钢丝,然后通过精密切削将其制作成笔尖,误差不能超过2微米,其中包含12道工序,甚至比制作钟表零件还要精准。

中国还没有一个世界闻名的好笔,中国的笔在技术含量、品牌影响、认知度上还比较低,这是长期以来我们企业和行业人的痛点,虽然我们能做产品,能做大量的产品,能将产品卖到全世界,但是中国人还没有做出让世界翘起大拇指的好产品。40岁以后的人还知道中国有个品牌叫英雄,但是现在40岁以前的人都不知道了,使用率也不高,时代在变化,企业也在起起落落。但作为中国文具产业领头人,我觉得有义务有责任作出一款让社会认可的好笔。

邱智铭:2011年,时任政协主席贾庆林,在科技部、工信部包括全国政协考察完之后,在行业中立项制笔的科技与支撑计划,主要包括三个内容:第一,研发原始材料,比如笔头;第二,制笔高端装备;第三,制笔的高端油墨。当时,贝发作为牵头单位,组织了行业中10多家企业,分工协作、创新公关,一直坚持到2014年,完成了预定的目标,科技部也组织了验收,我们终于做成了100%中国造的高端笔。

近几年,李克强总理多次询问中国什么时候才能造出来像国外一样好写的笔,制笔行业得到了国家、地方政府、媒体的的关注和重视,一支小小的笔,引发了中国制造业的“振动”。

邱智铭:2016年G20杭州峰会,是中国在世界地位的一个转折点,同时也是贝发的机会。

会议期间,贝发为每位参会代表赠与了一支名为“中国好笔”的绿色礼品笔,笔身模仿南宋瓷器,刻有三潭印月浮雕,诠释着杭州历史文化。作为中国政府的国礼送给全世界的元首的笔,就是我们的“元首笔”,我们为其定位为:为世界经济书写解决方案,我们很自豪。

元首笔

凤凰网陕西:G20杭州峰会,是否可以看作是对“总理之问”的答复?给我们讲讲制笔背后的故事。

邱智铭:对,就是对“总理之问”做了一个回答,用一个实实在在的产品。当然,它不仅仅是支笔,事实上它集成了五大元素,或者叫五大情怀。

第一是文化情怀。一支好笔,一支品牌产品,它一定有一个故事。我们的“元首笔”,承载着杭州元素,杭州作为历史古都(南宋),见证了南宋时期的强盛,笔身模仿南宋瓷器,刻有三潭印月浮雕,诠释着杭州历史文化。

第二是科技情怀。笔是最难体现科技的,比如你在写,只要把墨水写完一般也很难关注这个笔好与不好,作为普通消费者,对笔的需求就是“能写”。但真正作为好笔,它包含很多元素,比如“元首笔”,我们突破了世界制笔行业的三大瓶颈:高温、高海拔、高湿度。因为高温毁了墨,高原由于压强关系,会漏水或者写不出来,高海拔高湿度就会发酵,发酵以后写出来会有气泡,所以我们在笔尖上成功的应用了自动锁墨系统。一个小小的笔头里面,要安装一个自动锁墨系统,写的时候能出墨,不写的时候能锁墨。这样就解决了全世界制笔业的三大核心问题,所以这就是科技。

第三是健康情怀。大家可能会问,笔和健康有什么关系?我们把生命科技技术,类似于PAC的生命科技技术引用到这个笔上,使笔杆具有抗菌、杀菌的功效,不得不说这是支健康笔。

第四是工匠情怀。好笔将智能化制造和工匠精神结合起来,有些地方需要20年以上工龄的技师来处理,使笔更加有质感。

第五是产业情怀。房产、造船、修高速公路消耗大量钢材,人人都用笔,希望大家都能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去产能、去库存?如何供给侧改革?如何把每个产品做到工业4.0?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觉得克强总理对这件事的关心,是具有引导和宣传意义的。

凤凰网陕西:互联网的出现,会给笔的使用率带来什么影响?您预测一下,一支笔未来还可以改变什么?

邱智铭:让我预测,笔会陪伴着人类走向最后,只要有人就有笔。很多人说有了互联网后没有笔了,这是错误观念。

比如,我们在广泛使用计算机,但从数据证明,我们的打印纸每年的常用量在增加,按理来说有电脑了用纸干嘛?但事实上纸越用越多。笔也一样,传统的书写功能可能需求会下降,但笔可以跟玩具结合、跟礼品结合、跟人们的生活方式结合。这种结合意味着笔的需求是长期的、乐观的。书写功能可能在局部领域是有所下降,但它的外延和内涵延伸了。玩具化、礼品化、时尚化、互联网化等,是永远不会消失的,除非没有人。

近几年,邱智铭实现了从“创业者”到“导师”的身份转变,开始投身企业战略落地训练咨询工作,以“精准创业训练营”的项目,帮助创业企业少走弯路,帮助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突破瓶颈,解决实际问题。

同时,于几年前开始“大健康”产业,在全世界范围找到PAC健康因子技术,设计研发养生的模式——大健康模式,成立神域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定位于有氧懒人养生,提出“好水、好空气、好睡眠”新的生活方式。

凤凰网陕西:您从传统创业者到导师,您觉得从实践到指导这样一个身份的转变,对您来说在心态上有什么变化?

邱智铭:我觉得人有几个阶段,先学专业,刚刚分配的时候在领导的要求指导下做表单,做文章,统计数据,这些都是专业。再做管理,部门管理、公司管理,最终都是做事业。我们是比较早的创业者,比较早尝试做事业,而且恰逢中国改革开放好时机,我们是万分之一的成功者。留在企业界二三十年的很少,我们也是万分之一留下来的这一批人。所以这些年我们把企业做到了西方市场的第一,也在这个行业培养了人才,前后我们培养了三百多位企业家,这些企业加起来都是上千亿的产业规模,数千亿的市场布局。从这里面我得到一个体会:人终有一老,我们现在就要把机会让出来给年轻人、给我们的团队。

我2014年开始就聘请了CEO,让职业经理人团队来操作,实践证明效果还是不错的。我们可以去研究产业发展趋势,研究如何帮助年轻人去创业。第一,我们有经验;第二,我们也在研究和学习,也有一些积累;第三把这些经验、积累分享。所以我想到了通过精准训练营的方式,帮助创业者,让他们少走弯路。帮助遇到瓶颈的民营企业突破瓶颈企业不光要挣钱,更重要的是还要有经营和价值,这个理念现在被国家定义为产融结合。

首先就是把业务做好、挣钱,再通过资本市场融到更多的支持形成正向循环,精准创业训练营是这样的演变过程。这种演变过程由于我的倡导,聚合了很多有经验、带过兵、打过仗、有战功的人,大家一起来干精准创业训练营。

人总是先帮别人解决问题,然后别人才有可能帮你解决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人的成长就是帮别人解决问题的过程,从解决小问题再到解决大问题。

采访的最后,邱智铭对年轻的创业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创业过程中,能不能把自己打造成成功的创业者,能不能担负起更多社会责任,能不能影响更多人创业,这才是自身价值的正向循环。(作者:杨志馨)

《城市会客厅》是凤凰网陕西频道打造的一档高端人物访谈栏目。邀请陕西省内外城市运营者及城市、旅游、文化、规划等领域知名专家,通过与业界权威嘉宾的对话,解读城市文旅发展优势及特色,把脉城市文旅走向,聆听城市发展智慧发声,提升陕西城市文旅品牌知名度及影响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杨志馨]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