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美术考古学的风格谱系 以汉唐之间平面图像为中心


来源:凤凰网陕西

中国美术考古学的风格谱系—以汉唐之间平面图像为中心李杰⒈ 弓淼⒉(《美术观察》2016年第4期)摘要:美术考古学成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前提不但需要借鉴各学科的研究成果,亦要形成一套区别于其他学

中国美术考古学的风格谱系—以汉唐之间平面图像为中心

李杰⒈ 弓淼⒉(《美术观察》2016年第4期)

摘要:美术考古学成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前提不但需要借鉴各学科的研究成果,亦要形成一套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独立研究体系,找到一条相对独立而又密切相连的技术手段和研究方法,来系统、准确地诠释考古标本的艺术价值和文化特性。从艺术发展的角度出发,将持续绘画视像结构的形态进行历史纵向与同期横向的直观分析,以“技艺”本身发生、发展的逻辑性本体因素,对应整体风格转变的综合性因素,来定义考古美术作品的“风格结构”意义,总结出各时期风格演变的整体趋势,从而对各时期典型持续性风格明确定位。

关键词:风格谱系;形式程式;普适造型;线型规则;构图方式

基金项目:教育部重点课题:“中国美术考古学的风格谱系研究”的阶段成果之一,项目编号:DLA150264。

一中国美术考古学的学科构架

20世纪初,随着莫高窟藏经洞大量美术作品的发现,拉开了世界关注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序幕。20世纪20年代,由国外专家带领的田野考古伊始,改变了中国传统金石学(博古学)的散乱体制,逐步形成了相对成熟的考古学体系,[1]即便如此,其中“尚缺少着中国人的努力”。[2]20世纪60年代已降,随着出土艺术品的数量和断代相对丰富起来,[3]为美术考古学的建立提供了一个相对系统的资料基础。[4]20世纪80年代伊始,随着跨学科研究的兴起,促进了中国美术考古学的确立。[5]

中国美术考古学至今尚处在概念界定的阶段,上世纪80年代艺术学逐渐脱离于文学、哲学学科,逐步形成相对独立的学科体系,由此而触发了关于美术考古学学科定位的讨论。主要分为两种观点:倾向于艺术学科(范梦.美术学——有待深入探讨的学科.美术研究,2001,2;陈池瑜.中国现代美术学史.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0:304.;阮荣春.中国美术考古学史纲.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孙长初.中国艺术考古学初探.文物出版社,2004.)和倾向于考古学方向(夏鼐、王仲殊.考古学.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17;杨泓.美术考古半世纪—中国美术考古发现史.文物出版社,1997:5;严文明.大力提倡美术考古学研究.走向21世纪的考古学.三秦出版社,1997:138;刘凤君.美术考古学导论.山东大学出版社,1995:124.)。

中国美术考古学能否独立,不仅要有特定的研究对象和研究目的,更重要的一点是要有自己独立的方法论体系,国内外相关学者已经进行了一些研究方法的探讨。以情念形式为主线的图像学研究方法(Panofsky E., Perspective as Symbolic Form Panofsky. New York: Zone Books, 1991.);以“中层理论”为主体的社会学研究方法( Binford L. R., Middle- range Research and the Role of Actualistic Studies.; Working at Archaeology, New York: Academic, 1983;Binford L. R., Archaeology as Anthropology. American Antiquity, 1962,28.);以“层位学”、“类型学”作为基础的考古学研究方法(杨泓.美术考古半世纪——中国美术考古发现史.文物出版社,1997.);以“中间层次”(形式要素与母题之间的关联)为主的风格学方法(Wen Fong, et al., Images of the Mind. Princeton University, 1984;Wen C. Fong, Why Chinese Painting is History. Art Bulletin 2003.2.)。此外还有国内诸多学者多是基于以上理论而做的具体研究,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为中国美术考古学的确立,基本奠定了界限范围和研究方向的基础,为中国美术考古学风格谱系的深入研究开展打下了良好的理论基础。

美术考古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有关研究方法及理论确立尚多争议,其作为考古学的分支学科,大多延续了田野考古学的基本研究方法,[6]主要借鉴于考古地层学、类型学、文化人类学、图像学等研究成果。[7]但往往流于形式,把考古标本与古代美术史简单串联起来,将其作为传统考古学中标型学的补充,缺乏独立的品格价值。

考古学与艺术学有着各自关注的重点,考古学的理性规范与作为从审美意识形态出发的艺术学有着原则性的差别。[8]而在全球化文化极度交融的今天,新的研究结构促使艺术考古学必须结合各学科的研究成果使之形成相对独立的研究形态和目标。“全球化”之下的本土文化并不是以单一文化、单一观念、单一环境的形式存在,而是不同文化相互碰撞交融而形成的地域性文化和民族特征。相对于考古学理性注重出土实物而言,艺术学更加关注于作品本身所反映的艺术观念、技法体系和文化特征,这种看似两极的研究观念如何相契,显然是艺术考古学必须解决的课题。广义而言,考古学与艺术学有着诸多相通性,例如物质对象的相同、研究资料的同步性、时代风格与断代的契合性等等,狭义而言,我们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些相对独立而又密切相连的技术手段(研究方法),来系统、准确地诠释考古标本的艺术价值和文化特性。

美术考古成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前提不但需要借鉴各学科的研究成果,亦要形成一套区别于研究方向的独立研究体系与方法,能够解决其他学科所不能深化研究的问题。

美术考古学的确立,首先应该打破传统考古学与美术学的专业界限,以“开放”的态度面对考古资料,在遵循两者的基本理念的基础上,寻求一条相对包容且互补的“解释构架”。这种相互补充的构架形成一种常规程序,也就为美术考古的研究打下了一个基础系统,在此语境下不同学科的研究者即可能充分发挥各自的原创性和能动性。

[责任编辑:索朗拉措]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