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城市会客厅 | 内画鼻烟壶艺术 缘何走的“步步惊心”?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漂洋过海的鼻烟,成为流传在清末贵族中的“洋东西”,而口小肚大的鼻烟壶却成为中国内画艺术的承载品,经能工巧匠的勾勒、铺陈,展现出大千世界成为地地道道的“中国味道&rd

漂洋过海的鼻烟,成为流传在清末贵族中的“洋东西”,而口小肚大的鼻烟壶却成为中国内画艺术的承载品,经能工巧匠的勾勒、铺陈,展现出大千世界成为地地道道的“中国味道”,其独特的制作过程,让无数中外人士为之着迷惊叹!内画鼻烟壶,如今已成为收藏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项目。

本期《城市会客厅》对话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秦派内画艺术创始人张铁山,讲述鼻烟壶内画艺术的前世今生。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秦派内画艺术创始人张铁山

内画界的“非主流”:张铁山与他的“成名作”

内画的创作寿命其实并不长。十年出师,到了晚年便有可能因手眼等功能的退化终止。张铁山大师正处于创作盛年,他说:“现在正是创作的最佳时期,技艺和修为上跟之前相比更加成熟。我现在创作的主要是博古系列:青花瓷和青铜器。我认为,这两种元素是最典型的中国风,可以代表国格。”

张铁山内画鼻烟壶代表作:博古青铜器系列

张铁山内画鼻烟壶代表作:博古青花瓷系列

但是,2005年,让张铁山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并不是传统文化题材系列,特别是其中一组为《历任香港总督肖像》。

凤凰网陕西:当年在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中,为什么没有选择类似《百鸟朝凤》这样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选题,而是选择《历任香港总督肖像》这样一组看起来并不主流的作品呢?

张铁山:历史是一面镜子,内画鼻烟壶不仅仅是文化的缩影,更是记忆历史的载体。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占领香港150年中,共派出总督28位,我采取素描与线描相结合的手法,使28位总督的音容笑貌跃然壁上,把他们迥然不同的性格、心态通过面部表情,特别是眼睛的神采表现出来。我希望能尽我一己之力,将这段历史记录下来,提醒每一个看到的国人,要谨记历史,不断奋进。

《历任香港总督肖像》

凤凰网陕西:据说您当初选择走内画鼻烟壶之路并不是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当时是怎么与内画艺术结缘的?

张铁山:“说起缘分,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结果。我父亲爱好绘画,这也影响到了我。当时我正就读高中,成绩非常好,是学校学生会主席、团支部书记、班长,有保送大学的机会。我父亲当时负责地区医院的药品,常特批给内画大师王习三患病的母亲一些管制药品,因此结识了王习三。跟他有了交往以后,发现鼻烟壶是一个非常好的艺术形式,父亲决定让我跟随王习三大师学艺,放弃上大学的机会。”

拜内画泰斗王习三为师

张铁山说,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决定,因为大学毕业以后,马上就是国家干部。而他的哥哥、姐姐和弟弟都是在国营单位或者研究所,而王习三的单位属于轻工局的大集体行业,无论如何都不能跟国营企业和干部相比,但父亲是铁了心要让他跟王大师学艺术。“我想父亲也许想把自己对于艺术热爱的夙愿在我身上实现吧。所以我16岁就跟随王习三大师学习内画了。现在看来,父亲也确实独具慧眼,替我做的选择也是正确的。”

内画属于“贵族艺术”:一线一圈都画的步步惊心

手在瓶外,画在瓶中,作画时,画师需要反向思维,要求精神极其高度集中,每一笔都得丝毫不差,可谓“步步惊心”!画师手握十几种不同大小的带钩细毛笔,如少女穿针,透过细小瓶口,伸进在磨过砂的玻璃瓶壁上轻轻勾画,市井生活、花鸟虫鱼、国家宝藏等元素便逐渐出现。

内画作品:百蝶图

凤凰网陕西:有人说内画艺术是一门“尖端技术”,也是一种“贵族艺术”,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理解?

张铁山:内画创作,有一句行话,叫“雾里探花”,最难画的有3步:盲画、反画、打腹稿。内画鼻烟壶的原料多为琉璃、水晶等较为通透的材质,为便于着色,在作画之前,壶的内壁会用金刚砂和小钢铁打磨成磨砂状,内画笔探进去,在落笔之前,只能看见一个朦胧的影子,甚至看不清笔尖,笔尖触及及内壁的力度和时间在毫厘之间,绘制过程全凭指尖的感觉,一旦落笔,便无从更改,无“打草稿”一说,犹如“雾里探花”。

作画中

而如果是通透性更差的玛瑙壶,就变成了“捕风捉影”,每一笔的不可控因素也随之增加。另外,狭小的空间难以施展也就罢了,更难为人的是,由于画面是要透过壶壁呈现出来,就像在纸上画上一幅画,然后从纸的背面去欣赏它,如果按正常的方法画,画面必然是反的,——因此,鼻烟壶内画是逆向作画。

清朝鼻烟壶

说起“贵族艺术”,这样从鼻烟壶的历史讲起。明末清初,西方的鼻烟传入中国宫廷,迅速为皇帝及达官贵人们所接受。中国的贵族接纳了西方精工细作的鼻烟,却对装载它的盛器非常“嫌弃”,它们是粗笨简陋的大玻璃瓶和金属盒,无法满足皇室和士大夫阶层精细的审美需求。在上层的推动下,中国鼻烟壶应运而生了,它小巧,精美,集合了中国最优秀手工艺人的才智和世界上最珍贵的材质,象牙雕刻、玉器雕刻、花丝镶嵌、料胎画珐琅……一个不盈一握的鼻烟壶往往是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宝,也因它长期居于庙堂之上,流行于皇室、士大夫阶层,所以称其为“贵族艺术”。

凤凰网陕西:随着内画鼻烟壶技艺的发展,诞生了冀、京、鲁、粤等内画流派。当初是怎么想到要独辟蹊径创立“秦派”?秦派内画有什么特征和魅力?

张铁山:相比于冀、京、鲁、粤等内画流派,诞生于1988年的“秦派”内画艺术很年轻。但每一个派别都有它突出的一面,比如说京派多采用人文老京味的题材,冀派细腻,鲁派以线条见长,秦派则是融汇各家技法之长的基础上,第一次提出将画法与材质、地域和当地历史文化对接,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艺术理论体系,具有很强的学术性,可以说秦派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秦派内画讲究润、透、精、雅。润是指笔法,要求圆润、回转绵长;透是要求色彩呈现出的效果要达到墨色晶透;精是要求题材讲究,能够做到题贵专精,积微仁厚;雅是指意境情趣,意趣高雅,恬静祥和。

鼻烟壶内画工具:自制金属勾毛笔

凤凰网陕西:“修炼”这门艺术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张铁山:年轻时候,还没有领悟到作画的内涵,仅仅是坐下来就很难,如坐针毡。慢慢的在作画的过程中,找到精神寄托,排除干扰心静下来了。我觉得干这一行,尤其是艺术创作,要能耐得清贫和寂寞。说老实话,倘若当个做内画的流水线工人,一个月也能挣到五六千元,但你要在技艺上不断提升,挣钱就很难了,十天半个月才能出一件作品,是个细工出慢活的事情,非常考验人的耐心和信心。

内画艺术的焦虑:技艺传承仍面临困境

秦派内画厚积薄发,连续数年捧回“百花杯”与“百花奖”,这两项奖在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内的地位不亚于电影行业的金鸡奖。如今,秦派除张铁山本人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外,还培养出了3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秦派内画作品先后在20多个国家展出,有的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在外人看来,由张铁山所带领的秦派内画艺术已取得斐然成绩,但张铁山的心绪依然很焦虑。

工艺传承,来自全省各地学员作画中

凤凰网陕西:您创立秦派内画艺术近三十年,打造了一个免费教、发补助、作品全收,可谓前程无忧的成熟传承平台,您目前最焦虑的点是什么?

张铁山:鼻烟壶内画艺术属于工艺美术中的“特种部队”,技术难度高,学术周期长,面临着很大的传承问题,我对行业前路非常焦虑,曾经也有不想再坚持下去的年头。但鼻烟壶内画艺术,作为最早走出国门的工艺美术形式,在曾经不论天灾还是战乱时期都传递下来了,不仅仅靠的是技艺,更是一代代人的“匠人精神”, 而我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信念责任感。

我们内画艺术研究院接纳了几名西安美院特殊教育艺术学院毕业学生,他们虽有听觉障碍,但有着扎实的美术功底,视野开阔,创作能力强,但他们遇到困难心理上还不够成熟,还需我们加以正确引导,所以在培养上要更费心,帮助他们掌握手艺立足社会放飞梦想。我最大的愿望是想将秦派内画艺术做成陕西乃至中国的一张文化名片,但仅凭我一己之力确实有难度,希望政府还有社会组织能给予我们更多关注和支持!

秦派内画精品

凤凰网陕西:内画鼻烟壶作为历史的物质遗存,属于民族工艺,如何利用这种民族艺术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

张铁山:艺术始终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不能离市场经济太近,创做鼻烟壶艺术品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社会是具有一定的互补性的,必须舍得,有舍才有得。随着时代的前进,鼻烟壶已经从实用功能转化成收藏功能,现在我们正在探索技艺的适度产业化,拓宽其延展性,让这门曾经“束之高阁”的宫廷艺术更接地气,被更多的人所接受。

一个小小的鼻烟壶,口小肚大,题材丰富的内画艺术,将中国的山水人文、人情世故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时又含蓄内敛,体现了中国人的内秀,最大化的体现了中国文化自信。(作者:杨志馨)
 

《城市会客厅》是凤凰网陕西频道打造的一档高端人物访谈栏目。邀请陕西省内外城市运营者及城市、旅游、文化、规划等领域知名专家,通过与业界权威嘉宾的对话,解读城市文旅发展优势及特色,把脉城市文旅走向,聆听城市发展智慧发声,提升陕西城市文旅品牌知名度及影响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杨志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