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安金融棒棒糖】“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校尉君一直认为,永康书记给西安带来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几个招商项目,不是打通几条断头路,而是一切愿意为之行动的力量之源——希望。就在此时,校尉君突然想到90年代的“陕军

校尉君一直认为,永康书记给西安带来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几个招商项目,不是打通几条断头路,而是一切愿意为之行动的力量之源——希望。

就在此时,校尉君突然想到90年代的“陕军东征”,陈忠实、贾平凹、高建群、京夫、程海分别携《白鹿原》、《废都》、《最后一个匈奴》、《八里情仇》、《热爱命运》,以“五马当先”的气势,一举震动全国,并令陕西文学一夜之间“有了希望”。但有意思的是,在此之前,陕西文坛先后失去了路遥、杜鹏程等,完全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在此之后,陕西作家又大面积失语,短暂的火爆再次归于寂寥,希望也不见了。

这与陕西诸多产业的昙花一现何其相似?与校尉君对“硬科技大会”的担忧何其相似?这究竟是不是陕西的宿命?

今日,校尉君写下此文,就是想提出一组问题,让我们看看“硬科技”到底有哪些现实的门槛,是否需要在盛会之后认真谋划,不要让其再成为“陕西憾事”。

第一关:明年后年谁来办会?

显然,永康书记要求“举全市之力”,办好首届“硬科技大会”。那么,第二届呢?第三届呢?还需要永康书记再次强调“举全市之力”吗?

之所以有此疑问,是校尉君感受到许多人并没有明白“为什么要举全市之力”,按照校尉君前文《王永康:6个月做的6件事》所述逻辑,永康书记的施政理念可以归于一条路线图:

用治吏作为改革先导(行政效能)——用媒体释放全新风范(公众号火了)——用梦想调动全民认同(大西安)——用户籍证明开放心态(西吸力)——用招商解决实际问题(经济与就业)——用发展改善公众服务(解决“9难”)。

这个路线图的核心是“追赶思维”,实际上是“补课”,做到人家早都做好的。缺失的一环恰恰是“拿什么超越”?2017年的“硬科技”,刚好弥补了这一缺口。(不再解释了,各路大侠在这一个月中,已经充分展示了西安“硬科技”的实力与可惜)

从这个角度出发,“举全市之力”就有了最好的注脚,就是全城公众对西安以“科技之城”重新崛起的期待,这个期待早已超越了任何一个主政者的时间维度。但校尉君所担心的是,各路力量仅仅将其视为一次“政治任务”,如果这样就太令人失望了。

倘若允许校尉君多举一例,个人认为“硬科技”于西安,特别像天下第一大会“广交会”对广州、广东的意义,那是切中了整个中国的时局并结合了广东天然的优势,谁记得“广交会”办了多少年,60年!!!而广东省GDP连续成为中国第1的历史也长达28年,其间,自然是有一些关系的。

因此,校尉君最想表达的是:“硬科技大会”不但应“举全市之力”,更应“举十年之力”,只有坚持这件事,西安的超越才变得真实可靠。

第二关:到底该怎么办会?

大会前校尉君亦写下《办好硬科技大学:第一力邀任正非,第二别再牵骆驼》,核心建议是:在全国纷纷抢夺科技之城的背景下,西安应该把硬科技大会办成“科技明星的秀场”与“招商引资的战场”,既要追求全国一线“硬科技”产品排他性的展示地,一举奠定全国影响力,同时,应该借助机会重新塑造西安的“现代城市形象”,吸引资本、人才与资金。

但也许是时间仓促,校尉君没有看到以下内容:

1:没有几个特别引人的“硬科技产品明星”上台展示,并引发媒体自发报道;(如果能有马斯克将电动大巴开上舞台多棒!)

“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2:没有看到一线“硬科技产业明星”的出彩言论,并成为一时的娱乐现象;(如果“董小姐”怼“贾布斯”的段子,能在现场开讲多棒!)

3:没有看到陕西“本土硬科技年轻人”的英雄有梦,并成为一个励志故事;(如果有双创小朋友讲一讲“小扎没什么了不起”该多棒!)

一次大会不会解决现实问题,例如校尉君从来不会盼望PE、VC等“凶猛动物”当场开单,不会盼望一夜出现“并购明星”,或者搞出一个京东方一样的OLED吓人一跳。但无论如何,2018年度的硬科技大会,一定要成为“现象级”的。

第三关:何时出现本土代言者?

这不是抢荣誉,看看马云对杭州的意义,一个优秀代言者对城市的贡献,是巨大的。

米磊是事实上的概念提出者没错,但在校尉君眼里,他是一个“适时出现的聪明人”,但目前尚没有能力担负“西安硬科技代言人”的角色。(希望不要得罪米博士,哈哈)之所以有此一说,主要是因为这个角色要求很高,起码要在以下四个领域中的任何一个,做到足够NB。

1:拿出过划时代的NB产品。为什么我们都认同求伯君,而不是杨元庆?虽然他当下很少吭声了,虽然他最终也没有干过Windows,但事实上WPS确实是划时代产品,这种产品,足可以载入史册了。

2:做成过划时代的NB公司。为什么我们都尊重任正非,而不是郭广昌?虽然他对技术可能一窍不通,但用30年时代打造出了华为,让全体中国人意识到“谁说我们真干不过老外”,这一点,写进中国财经史也毫不为过。

“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3:集中了划时代的NB投资。为什么说集中投资“硬科技”的投资人才能代言?举个孙正义的例子好不好?先不说他那瞄准未来科技的“愿景基金”(1000亿美元),仅看他在中国大陆投资的UT斯达康、新浪、网易、携程、分众传媒、阿里巴巴、当当、淘宝网、博客中国、千橡集团,就明白被称为“互联网投资的时间旅行者”意味着什么了。

4:提出了划时代的NB理论。校尉君是“科技小白”,但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还是知道的,毕竟,这位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在事实上推动了科技革命。毕竟,代表西安这个城市的科研水平,一般的学者还真不行。

写下这四条,不是为了消解米磊博士的巨大贡献,只是鼓励更多的陕西人(包括米磊),如果谁想成为这个代言人,必须知道困难重重与荣誉巨大是划等号的。当然,上述角色不可能由同一人来扮演,西安需要一个群像(也希望米博士继续努力)。

第四关:如何获得第一个支点?

“硬科技”大会上,西飞总经理何胜强说:“我们在西安做了10年大飞机,居然没有一家当地公司来找我们寻求合作”。

尽管我们都知道航空产业的“硬度”,但这话到底该怎么理解?主讲者的意思肯定是想说西安当地的小伙伴还不够积极主动,但站在一个坚定拥护“做强国有资本”的立场上,是不是大型国企向外界的开放度还不够呢?

“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毕竟,市场不是靠想象完成的,而那个“玻璃门”尚是存在的。

在此,校尉君想提出一个建议:能否在“八路军”中,由省市共同挑选出优势国企,对全市发布“需求清单”,并采用纯市场化的方式完成准入、预研、采购等动作。

之所以有此建议,是因为以下两个原因:

1:以大学生为主的双创群体:基于年龄阅历、科研实力、商业预期都尚不达标,其创新创业方向多是“应用级”的,“硬科技”有,但比例并不高。

2:以科研院所为主的研究员:这些人是有实力的,但往往是“为了课题和评称职”在搞科研,甚至是根本没有想过商业市场,“硬科技”多,但不知道该往哪用。

基于此,组织“八路军”里的优势国企,以“需求清单”的方式将自己搞不了、没时间搞的东西,告知双创群体或科研院所,以市场化行为进行合作,这有可能让“硬科技之都”获得第一支点。

第五关:谁最需要时间?

是院所。尽管校尉君知道“一院一所”模式很好。

简单说,这个模式的核心是:既鼓励的科学家“走向市场”,又给了科学家一定的“保底退路”。客观上说,这一点非常符合陕西人保守的特性,这是时代的产物,不用太多质疑与苛责。

如果从预期角度看,校尉君倒是有一个判断:

1:第一阶段:科学家摸着石头过河。毕竟“硬科技”需要的时间成本和风险成本都比较大,让科学家“安全第一”,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心理压力,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鼓励其接近市场;

2:第二阶段:商业力量开始渗透。校尉君掌握到一个最新消息,东郊某大学几个“服务”科学家的“体制内人员”,居然用自己的工资筹建了一个“小基金”,计划投入本校老师的“硬科技”项目中,虽然只有区区50万,但这种“草根天使”的象征意义是巨大的,我们最早在井冈山上的星星之火,谁又能怀疑他们的生命力呢?

3:第三阶段:商业力量扮演关键先生。一院一所模式的潜台词是,我们在当下接受了体制弊端,作为个人,我们也自然清楚体制对人的束缚。然而一旦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开始显现,这种示范效应可以鼓励更多的勇敢者,脱离体制,柳传志就是例子。

从这个角度上说,校尉君能接受“中国的事要慢慢来”,当然,我也盼望这样的改变能够快那么一点点。

第六关:1000亿基金怎么弄?

市上成立1000亿元的硬科技产业基金,是一个大动作。虽然当下没有详细的说明,但校尉君相信,这只基金一定能成立,我关心的是,这个大东西该怎么弄?

从方向上说,这只基金应该分别投向三个市场:

1:天使端:“硬科技”尚在概念时;

2:VC端:“硬科技”公司化且有一定前期时;

3:PE端:“硬科技”公司预期强烈,需要助推器时;

从募资上说,这只基金应该是一个“混合基金”:

1:政府:只做引导,最多出到5%。(不能拿财政的钱作纯市场的事)

2:企业:出大头,有志于做战略转型、同类并购的产业公司,上市公司为优。

3:个人:高净值客户,需有长期持有意图。

“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从管理上说,这只基金应该是一个“MOM”(管理人基金)。

1:母基金:宏观管理,向全国招标“子基金管理人”,管理这些选中的管理人;

2:子基金:分条线,分方向,分节奏,单独考核;

3:全程风控:分类细化风控标准,但统一监管;

关于退出模式,就不多讲了,糖豆们都这么专业的。但需要强调的是,这支基金是“商业化的味道应该再重一点”,既要追求盈利,也要追求管理人市场化薪酬,这样才能持久地运营下去。

第七关:真正的关口远未到来?

把“硬科技大会”搞起来了,算不算成功?

把“硬科技产业化”搞起来了,又算不算成功?

出现一大批“硬科技”产业明星或产品明星,是不是真地可以改变这座城?

校尉君想说,陕西经济的真实问题还远非一个“硬科技”可以改变的,正如校尉君曾听到过的段子式描述:

“向东一看”毫无信心,我们没希望了,再怎么弄也赶不上北京、上海,和杭州、武汉比也没戏了;“向西一看”信心满满,除了成都和重庆比谁也不差啊,尤其是在西北,咱是老大啊!在这种失落与自满的矛盾情绪中,最后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老婆孩子热炕头,折腾啥啊”,然后就此躺下不动。

“硬科技大会”的“后忧伤” 能否举10年之力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有历史的、有现实的,有行政的,有商业的,但校尉君之所以保留这第七关,就是希望糖豆们知晓陕西的包袱很沉重,冰冻已三尺,永康书记忙活了一年,算是“把西安叫醒了”。而校尉君也认为,“硬科技之都”是一把极好的钥匙,遥想2000年前的秦军东征,气吞六合,再忆20年前的陕军东征,震动一时,今天全城祭出“硬科技”东征,最重要的就是在首届之后,理出一个头绪来,慢慢整理,加以优化,然后坚定地走下去。

毕竟,改变这千年积习,所需时日远非朝夕。

结尾:

写下此文,是真心不希望“硬科技”这么好的一副牌,只匆匆打出几张后,就像文坛的“陕军东征”一样,兴也勃,亡也忽。

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文发布前3个小时,《西安发布》报道了21日的西安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提出要将“硬科技大会”常态化和品牌化,幸事。

(西安金融棒棒糖供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刘珊珊]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