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融反哺农业:一次改变“中国乡村”的尝试


来源:证券时报网

原标题:金融反哺农业:一次改变“中国乡村”的尝试——专访长安银行行长刘红旗证券时报 记者 曹桢近日,长安银行在由新华社《半月谈》杂志社主办的&ldquo

原标题:金融反哺农业:一次改变“中国乡村”的尝试

——专访长安银行行长刘红旗

证券时报 记者 曹桢

近日,长安银行在由新华社《半月谈》杂志社主办的“2016年度中国区域投资营商环境榜”中,被评为“中国服务区域发展最佳金融机构”。在获奖现场长安银行总行行长刘红旗首次提出“金融反哺农业”的创新观点,一时引发业界关注。随后,刘红旗行长接受了本报独家采访。

“精准扶贫”引发的金融思考

“三农”问题是中国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一个重大问题,中央政府也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最新要求。长安银行作为一家立足陕西的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在经济下行的周期中也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长安银行近年来涉入农村金融市场,又有什么样的打算?

面对记者的提问,长安银行行长刘红旗称,“乡村金融”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否则孟加拉国的尤努斯也不会因为创办“格莱珉银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可见在发展中国家,乡村金融是一个显见的困难。放置在中国近代背景下,城市公众则对农村则更有一份“愧疚感”,例如“60后”都知道“剪刀差”,知道“一头沉”,为了快速发展工业与城市,我们刻意压低了农产品价格,降低了农村的福利水准,导致形成了今天人所共知的“三农问题”。即使免除了农业税,中央每年两会期间的《一号文件》依然是“三农主题”,这证明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推进,乡村面貌已经有了许多改观,但“城乡差别”仍然严重,个别地方甚至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而随着习总书记“精准扶贫”理念的提出,对如何解决“三农问题”提出了一条新路,也引发了全社会的思考,已经有各种力量动员起来,一起去面对我们的“乡村记忆”。

如果说“乡愁”与社会责任是一代银行人的集体记忆,那么目前农村金融面临困境可谓困难重重。刘红旗说,作为一个从事金融工作35年的“老银行”,他的感受是,目前,涉农金融有两大特点,其一是“基础金融服务的城乡差别持续扩大”,农村居民所享受到的金融服务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倒退,这是因为大量金融机构进入农村的成本日益高企; 其二是农村资金向城市“倒流”,农民存的钱都流向了城市,为什么呢?因为城市的资金回报率更高。然而,今天,城市已经很发达了,许多城市在全球有了品牌形象,工业也很发达了,我们成了世界工厂,金融产业也有一定的实力,许多银行进入了世界500强,他个人认为是该到了“反哺农业”的时候了。

对于“乡村金融”战略,刘红旗称,要解决“精准扶贫”,金融机构就面临着“运营成本”与“社会责任”之间的矛盾统一,也是制约多数金融机构不敢涉足农村的关键因素。作为长安银行,首要的问题是“放软身段,重心下移”。2016年,经过长期的思考,我们提出了“金融反哺农业”,核心就是想在“三农问题”与“现代银行”中,找到一个符合商业规律与社会发展的“长效机制”,让它成为一个可以长期运行的“闭环”,才有可能破解这个困扰我们多年的世界难题。

惠农支付点与乡村立体金融

近年来,长安银行关于乡村金融方面,做了诸多有益的探索。刘红旗称,长安银行的第一种模式,叫做“惠农支付点”,可以简单地称为“浸泡式”。2016年5月,长安银行集思广益,通过“商业银行+电商平台+服务点合作人”三方合作模式的模式,在陕西十几个县投入了超过300多个“惠农业务支付点”的建设,这一模式有几个突出的特点:第一,银行把网点就开在村民家里,让老百姓“足不出村”就能享受到最基本的金融服务。具体的做法是,由分支行在村里找到“口碑好、能力强”的人,帮助他在家里或者小商店里把一间屋子改装成“支付点”,把远程终端设备带进去,把人培训到好,由他在村里给大家提供服务,这些服务包括存钱、取钱、汇款等,这是最基本的金融服务,而且为了给大家让利,长安银行开发的“惠农卡”,多项手续费都是免除的,这样大家再也不行骑上自行车跑几里路到镇上存钱取钱了。第二,长安银行引入电商平台,帮助农民实现“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帮助农民赚得更多,让他们更好的应用现代工具。如何实现这一功能的落地呢?长安银行优先金融“0覆盖”的村子里布设“惠农支付点”,并挖掘“新农人”的金融服务需求。他们对电商的认同与应用是比较强的,这样一来,长安银行在提供基础金融服务的同时,能够帮助农村、农业和农民,做大整体的盘子。第三,城市商业银行能够通过“新增存款”获得回报。刘红旗说,他一直强调商业逻辑与社会责任的矛盾统一,长安银行是一个地方型银行,一直在“城市”里打转转,没有进入过乡村,许多同事一提乡村金融就头痛,认为风险大、收益低。他的看法则不同,长安银行铺设惠农业务支付点的成本比在城市里开一家支行的成本小多了,而银行通过在村里找到“能人”的办法,可以收获了大量存款。一个不错的专业村就“贡献”了近2000万存款,而截止目前,来自惠农业务支付点的存款数已经接近2亿元了。

围绕惠农支付点,让“谷雨贷”解决“新农人”的融资难、融资贵,保证“闭环运行”。刘红旗说,长安银行的规划是通过上面三个创新,最终如何实现让商业逻辑与社会责任的统一,就是说既让村民能够借到足够便宜的钱去做农业生产、提升生活质量,又同时还要保证银行能活下去?那就要必须做到“低成本、小额度、大批量”放款,才能实现这一目标。于是2016年12月,长安银行总行审核通过了《长安银行惠农支付服务点信贷业务管理办法》,并推出长安银行历史上第一个专注于涉农贷款服务的新产品:“谷雨贷”,其核心就是依托惠农支付点,利用电商线上数据分析、线下团队服务、服务点合作人的人脉、地缘优势,通过信贷产品的组合向农村客户提供小额短期信用贷款服务,特点是“一次核定、随用随贷、总额控制、循环使用”。至此一种“多元合作”的创新模式渐次成型:引导电商建立保证金制度,然后让符合条件的惠农支付点经营者参与担保,最终实现满足风控条件下,以明显低于金融同业的资金价格支持农村、农业和农民,保证农户朋友可以批量获取最低5000元、最高5万元的贷款。具体贷款对象包括家庭传统耕作种植农户和养殖户、农村多种经营户、小型加工户、运输户、农产品流通户等。对已列入政府扶持对象的贫困户参照“一般级”资信评级授信条件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刘红旗坚持认为惠农业务需要一个数量基础,他的规划是三年内,惠农业务支付点要达到1000家,基本覆盖陕西100多个县,让全社会知道长安银行有这个惠农业务,才能发挥真正的资金优势,既惠及更多的乡亲,也让银行资金更加安全。

长安银行服务乡村金融的第二个模式是围绕大型涉农企业推动“乡村立体金融”。刘红旗说,关于乡村立体金融业内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叫“点穴式”。长安银行介入了在陕西宝鸡地区的一个山区旅游景区——大水川,这个地方放在贫困年代是“穷山恶水”,放到今天看则是一个“风水宝地”,随着“体验经济”、“生态旅游”的兴起,一位民营企业家先后投入了6个亿,在这几十平方公里的山里建起景区、酒店等,但他面临的问题也很明显,一是后续投入还非常大,需要银行支持;另一方面,山里有10几万老百姓等待移民搬迁,地方政府也希望他们帮助安置得多一些,再多一些。

刘红旗接触到这个项目之后,先后跑了好几趟,逐渐有一个想法变得成熟,这不就是“金融反哺农业”的又一个试验田吗?长安银行总行和宝鸡分行经过讨论,跟这个民营企业家进入了深入交流,做了如下方案:第一,在就业优先方面,说服开发商用“精准扶贫”思路面对就业优先这一问题,告诉他村民不迁出,他的景区就不符合现代旅游标准,但如果全迁出,不但就业压力大,也丧失了不少“原生态”的人文风。最终双方将就业方向明确为四个小点,分别是开发商自身用工,将景区摊位低价出租给山民,鼓励他们自营门店,将山区梯田保留下来,鼓励村民通过“生态农业”既保持景区特色,又通过高质高价的农产品获利,第四点就是将不少符合条件的老屋舍改建成“现代民宿”,由村民自行经营。第二,在金融支持方面,这个观点与开发商一拍即合之后,乡村立体金融就呼之欲出了。长安银行的做法包括给开发商以开发贷款的资金支付,以“小额贷款”的方式给那些自营门店的村民做启动资金,与当地政府会商,准备以“政府出小头、企业出夹层、银行做优先”的结构设立“精准扶贫专用基金”,鼓励村民经营“生态农业”与“现代民宿”,最终要实现资金投放,又保护银行资金安全。这样一说,我想金融同业与社会公众都应该比较明白,这是极力让“社会责任”与“商业运营”相统一,既保证实现“金融对农业反哺”,又不能银行陷入“危险境地”,否则的话,这个逻辑就断裂了,是不能持续的。

863计划惠及陕西10地市

关于“金融反哺农业”,长安银行有着较深的考量。刘红旗说,长安银行大踏步进入乡村的举动在城市商业银行的发展史上是不多见的,尽管如此,银行还是确定了一个鼓励自身不断前行的目标,就是863计划。863计划的意思是,形成盛市、县(区)三级产业龙头企业扶贫重点客户梯次,重点推进“863”产业龙头带动战略,即在目标期内(2016~2018年),重点扶持8个省级农业产业龙头企业,每个设区市(含杨凌示范区)6个市级重点农业产业化企业,每个设立经营机构的县级市3个县级农业产业规模化企业,总数量有可能接近400家涉农企业。这是一个很令人激动的计划,因为银行支持的不是“抽象的企业”,而是“真正的乡里乡亲”。在具体投放计划上,三年内长安银行累计的涉农贷款可能会达到150亿。围绕这一目标,长安银行的做法非常清晰,用“浸泡式”的惠农业务支付点建成农村金融服务的“基础网络”,将“点穴式”的立体乡村金融视为“骨干节点”,有网络有节点,应该能够做到有张有弛、有宏观有细节、有创新有稳剑

那么对于“金融反哺农业”,刘红旗有哪些建议呢?他说,希望能够团结更多的金融机构、有识之士,共同推进这一次可能有风险、有挫折,更可能更有希望、更有价值的“反哺之举”,如果说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份“乡愁记忆”,那么银行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金融力量,将社会责任与商业逻辑相结合,去做更多的尝试。

[责任编辑:刘珊珊]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陕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sn@ifeng.com。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