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创二代群体:子承父业很舒适 我们偏不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浙江萧山“创二代”群体:子承父业很舒适,我们偏不硕士毕业于剑桥大学经济学专业的施恒之,本可以走一条比较舒适的职场进阶或者子承父业的道路,但他偏不。回国后,2017年1月

原标题:浙江萧山“创二代”群体:子承父业很舒适,我们偏不

硕士毕业于剑桥大学经济学专业的施恒之,本可以走一条比较舒适的职场进阶或者子承父业的道路,但他偏不。回国后,2017年1月他创办了智能洗车“驿公里”,目前已在杭州布点30多处。

1988年出生的项琬淇硕士毕业回国后,也没有选择去父亲的公司。她笑称自己是个“爱艺术、爱生活、爱折腾的文艺女青年”,在2014年年底开创了自己喜欢的母婴事业。

父亲和叔叔从家庭作坊起家,创办了如今年销售收入超亿元的杭州汇林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出生于1983年的李峰,在2009年创立了浙江汇林科技孵化园有限公司,让家族企业从农业领域走向了创业孵化。

截至2017年年底,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规模以上企业单位2185家,其中工业企业1628家,以纺织业、化学纤维制造业、金属制造业等为主导——这大部分是“创一代”留下的财富。

随着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科技成为新的增长点。目前,萧山区拥有24个科创园区,拥有各类注册企业1800余家——这是“创二代”新的起跑线。在萧山区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中,1978年后出生的青年企业家有150余人,他们以全新的面貌集体亮相。

“家里从来没做过服务业,我想突破一下”

父母对1987年出生的施恒之的人生规划是做学术。他也不负厚望,被剑桥大学录取硕博连读。可刚念完硕士,他就跑回来了,理由是“要创业”。

“我喜欢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施恒之是一个汽车发烧友,他瞄准了“车后市场”——这个行业品类多,车辆的维修技术、配件信息被主机厂刻意保留,市场上到处是品质参差不齐的配件,服务质量不可控,规模化困难,大型连锁很难渗入……

施恒之觉得,这些痛点给了创业公司机会。2014年回国后,他经历过多次创业方向的转变,曾想做汽车行业的“大众点评”,也开过维修店。

“最难熬的是A轮融资前,技术部就剩两个人了,其中一个还跟我提出了离职。”几次挫折后,施恒之和团队发现,“在竞争激烈的车后市场,一定找到一个相对成熟的大众需求,客户不需要‘被教育’,通过技术创新或者模式创新,为消费者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或服务”。

2017年1月,施恒之把目光投向了智能洗车,这一次,对了!他创办的“驿公里”有自己的研发团队。施恒之从美国硅谷挖来了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师,开发了智能洗车的硬件和软件系统。

施恒之介绍,智能洗车的优势显而易见:洗车快,人工洗车半个小时,它只需3~5分钟;消费者自己操作全过程,不需要工人,可以365天24小时营业;质量标准,“不像一些洗车店,充完卡之后明显没有充卡之前洗得干净”;便宜,一次只要10元。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年轻人的,“驿公里”被认为是一匹行业“黑马”。2017年8月第一台机器落地,现在已经在杭州布点30多处,另有40多个点在建。2018年,施恒之计划在浙江、安徽、四川等省加速布点,“希望有一天,能在半径为一公里的范围内都能看到‘驿公里’,这也是我们取名‘驿公里’的原因”。

和父辈相比,萧山“创二代”往往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这让他们拥有了开阔的视野和面向未来的眼光。

项琬淇从英国硕士毕业后,先在一家银行做公司业务,后来不安于朝九晚五的工作,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为什么选择母婴行业?项琬淇说:“一方面,身边不少朋友在产褥期遇到各种问题,需要专业人士去帮助她们,而市面上月嫂的素质参差不齐,如果我能够提供专业优质的服务,就能让年轻的妈妈和家人轻松起来;另一方面,我家里从事传统行业,从来没做过服务业,我想突破一下,毕竟第三产业是发展趋势。”

“只有在中国,资源才能被最大整合和释放”

身在浙江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创一代”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契机,白手起家,筚路蓝缕,创业成功。如今的很多“创二代”,选择回国创业。用施恒之的话说,“我不想错过这一次创业的大机遇”。

施恒之回忆,在英国念书期间,学校的创业氛围很好,“剑桥的中国留学生都在讨论创业和互联网”。他也尝试过两次创业。

为什么不在国外发展而选择回国?施恒之说:“全世界的移动互联网正处于高速发展期,而中国抓住了这次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人只有在中国,资源才能被最大整合和释放,成功的几率更高。”

团萧山区委书记杨芳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支持青年人才创新创业方面,近年来萧山区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一是政策。2018年,萧山区出台《关于实施新一轮高层次人才创业创新“5213”计划的办法》,重点项目最快一个月内可得到1500万元扶持;出台《萧山区“金梧桐”人才安居计划实施办法》,以货币补贴和现房租赁的模式,多渠道精准解决来萧创业创新人才生活安居问题。

二是平台。目前全区有各类创业园区30余个,比如萧山科技城、信息港小镇、浙江国家音乐产业基地。萧山还加强高端人才载体建设,共建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30个、包括院士工作站在内的专家工作站15个。

三是服务。仅2018年,萧山区就承办了2018年浙江省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等多项重量级赛事,在大赛中搭建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平台;发行“青年卡”,可发放青年创业贷款和消费贷款,做好青年人才和新兴项目落地的保障。

“目前的挑战一是资金二是人才”

父亲对李峰从小灌输的观念是,“我们是做农业的,事关民生,不是暴利行业”。李峰也明白,仅靠农业,想做更大恐怕难。

2009年,互联网开始兴起,那时的汇林仍然是一家农业龙头企业。在转型升级的浪潮中,李峰开始思考新的道路:“是不是可以做科技孵化园,培育更多的出色的企业,从某种角度上赶超其他巨型企业?”

当时,科技孵化园是个新鲜事物,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并不多,李峰只能一步一步摸索。园区最初只是“房东”,把原有的厂房、办公楼租给企业,渐渐地,李峰不满足于只当“房东”,更希望成为那些拥有核心技术的创业企业的“股东”。

李峰坦言,他更偏向那些掌握核心技术的创业企业。成立于2004年的“先临三维”,是汇林孵化的第一个园区中、第一家从事3D打印技术研究的公司。但在入园之初,公司缺钱缺技术,步履维艰。

李峰认定,3D打印这项新技术刚刚兴起,存在巨大潜力,于是多方牵线搭桥,帮助公司拿到了200万元的政府扶持资金,同时联系科研院所争取技术支持。如今,“先临三维”已经成为国内3D打印上市第一股。

现在,汇林科技孵化园拥有5个园区,总建筑面积超20万平方米,共入驻企业359家,高新技术企业108家,上市及准上市企业15家。2017年,园区企业实现产值近40亿元。

李峰说:“现在整个创业环境和父亲当年有很大的不同,商业模式越来越开放,更需要优势互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公司成长或者衰退过程也更快,需要快速作出反应。”

谈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李锋表示一是资金,二是人才。“在资金方面,有人愿意上市,有人觉得每年挣几百万元就够了。在我们园区,思维会更加前卫,用股权融资等方式吸引青年一起创业比较常见。在人才上,萧山近年来城市化推进非常快,父辈创业用的一般是本地人,现在要考虑吸引和留住更多外来人才。”

施恒之说,尽管父母没有直接支持自己创业,但他们给了自己最重要的财富——坚持,“遇到任何问题,都想办法去解决。”

在李峰看来,萧山发展靠实体经济,不管是“创一代”还是“创二代”,都非常珍惜目前所拥有的资源和平台,往后也离不开从父辈传承下来的“勇立潮头、奔竞不息”的精神。

[责任编辑:杨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