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资本市场规则重塑 创投价值投资该向何方


来源:证券时报网

原标题:资本市场规则重塑 创投价值投资该向何方?在规则重塑、市场风格转换之下,创投机构是否调整投资策略,适应未来发展大势?多位业内人士在讨论中形成一致共识,无论政策环境怎么变,坚守价值投资是王道。证券

原标题:资本市场规则重塑 创投价值投资该向何方?

在规则重塑、市场风格转换之下,创投机构是否调整投资策略,适应未来发展大势?多位业内人士在讨论中形成一致共识,无论政策环境怎么变,坚守价值投资是王道。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最近半年,监管层对新经济企业,特别是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生物科技等战略新兴产业的支持力度有目共睹,一方面支持国内这类“独角兽”企业快速登陆资本市场,另一方面也支持已在境外上市的中资企业回到国内资本市场。

政策和资本市场的这一态度和方向的转变,让最近半年的创投圈犹如刮起了一股“科技风”。许多创投界人士都坦言“忙着看芯片、看生物制药等硬科技项目”。这一次资本市场的变化是再造了一个新的投资风口,还是重塑未来创业投资的新价值?在这样的政策和市场环境下,创业投资未来又有怎样新的投资导向?

近日,在证券时报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创业投资高峰论坛上,多位创投界人士对政策和资本市场的新方向进行了把脉,共议在此背景下的投资新策略。参与讨论的业界人士一致认为,坚持价值投资才是未来的王道。

无需过分关注政策变化

上半年的资本市场,在投资界人士看来,最直观的感受是:其一,“独角兽”这一概念被资本市场浓墨重彩地推出,进而受到盲目追捧;其二,上市门槛提高、过会率低,项目退出存忧。

事实上,除了市场环境外,政策的风向一直深深影响着创业投资。在“募投管退”四个环节中,投资和退出两个“主动脉”受政策导向的影响最为直接。但是,在一些坚持价值投资的投资人士来看,不管政策如何扶持“独角兽”上市,“独角兽”这一概念并没有动摇他们的投资理念。

“我们一直比较关注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以及先进制造这些高科技高壁垒的产业领域,所以我们投资的方向本来就和国家政策方向是一致的,而且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不会盲目追随所谓的独角兽企业。”新恒利达资本董事长贾君新在面对新政和市场的情绪下表现得非常淡定,在他看来,市场规则的改变并不影响他一贯的投资风格,“独角兽企业很多是一些互联网及商业模式创新的企业,这并不是我们投资的方向。”

贾新君认为,真正能帮助中国技术创新取得长足发展的不仅仅是政策,还需要耐心的资本。虽然政策支持技术创新项目和企业,但资本的浮躁与投资者的不成熟或将成为这方面投资的阻碍。“美元基金一般都是10+2的投资周期,但人民币基金5+2的投资周期都有投资者嫌长了,资金的短视会阻碍技术创新的沉淀和发展。”

在退出方面,上半年上市门槛提高让业界感受深刻。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的过会率高达七成以上,而今年以来的过会率只有约40%,还有许多准上市企业临时撤材料,不得不引起业界的隐忧。但隐忧的同时,也有一些机构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现在A股和港股都在鼓励创新企业IPO,并购机会就多了,意味着项目退出不一定要通过上市,如果投得早,等估值涨起来了再卖掉,也是很好的机会,不一定非要等到IPO退出。”东方富海合伙人周绍军认为,作为一线投资人,与其关注政策的不断变化,不如多关注自己能够发觉怎样的企业,怎样的优秀企业能够跑出来,当政策发生变化时,也许所投资的优秀企业会有很好的退出机会。“过于关注资本市场的政策变化,会丧失作为投资人最应该做的事情——挖掘优秀的企业。”在周绍军看来,心平气和挖掘和培养好企业才是最应该关注的事情。

道格资本合伙人罗凯滨则认为,制度的变化是随着社会进步的发展而产生变化的,“以往对传统企业的上市模式已经不适应于现在新经济的发展了,导致BATJ这些优秀的企业都到国外上市,所以才需要变”。在他看来,相应的政策调整也是对行业发展的推动,此外,投资本身也要对这些变化做出一些调整,“我们的投资遍布早期、中期和后期,正在打造一个闭环,有些企业不能马上上市,被并购也是不错的方式,可以对抗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

价值投资成为当前共识

在规则重塑、市场风格转换之下,创投机构是否调整投资策略,适应未来发展大势?多位业内人士在讨论中形成一致共识,无论政策环境怎么变,坚守价值投资是王道。

“我们公司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一些规则修改而改变我们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投资方向仍然关注在人工智能、生物医疗和先进制造这些高技术高壁垒的领域。”贾君新认为,其实国家在监管和修改资本市场规则时也关注到这些,比如在生物医疗领域,香港资本市场已经放宽了上市门槛与条件,同样A股也对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等领域的企业上市给以支持,“所以我们一直都走在符合时代发展的道路上,我们的投资方向也不会改变。”但是,贾君新表示,会做一些风险组合的配置来应对规则变化可能出现的风险,即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配置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不同阶段的项目,而从容降低基金的流动性风险。

深圳高新投创投副总经理金鑫认为,在二级市场流动性溢价减弱的情况下,要追逐的是企业的正常业绩增长。“我们今年结合资本市场的判断,和很多上市公司成立了一些产业基金,也是基于投资的专业化,同时未来的退出渠道可能以并购为主,这是我们面对政策变化所作出的调整。”金鑫还形象地比喻,“不要以为自己是个狙击手,我们只是机枪手。”在他看来,投资还是要有一个理性的心态,跟产业结合起来,基于企业自身的价值判断做自己的投资组合,提高组合的效率。

一直与上市公司做并购业务的九派资本合伙人刘强对价值投资的体会也非常深刻,“无论是IPO还是并购,都要靠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来支撑,两三年前,只要上市公司并购了某个公司,股价就上涨了,但我们跟踪了所合作的并购成功的20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走势发现,只有真正并购有价值的企业,做有价值的事情才能可持续。”刘强认为,这传导至一级市场的启发是,一级市场做并购的时候,也需要思维转变,去判断上市公司、判断这项并购的价值,是否能产生协同效应和价值增长。

而对于规则的修改,刘强还看到了机会所在,他认为,港股一二级市场的中资化越来越明显,这对创投来说可能是有利的,像美图这样的新经济企业也可以在香港上市了,因此政策无论怎么变化,坚持投有价值的企业总会取得成功。这点也得到盛世投资合伙人花伟的认同:“价值投资是投资的本质,母基金也好,GP也好,都有把这些资源投入到真正能创造价值的方向去,这是行业能够获得长期和高额回报的基础。”

资本市场规则的修改重塑了投资的价值体系,同样也不可避免地衍生出一些问题。周绍军认为,保持市场的流动性是根本,如果没有流动性,所投资项目的退出将会很难很受伤,“我觉得该呼吁的还是要呼吁,希望未来资本市场能越来越成熟,当然,我们也会争取找到更优秀的企业匹配成熟的资本市场”。

对于罗凯滨来说,还是把焦点放在关注业务本身,关注团队的核心能力,“我们也愿意接地气地陪伴被投企业一起成长,给他们更多的赋能和帮助”。花伟则提出了投资的“良知”和“市场化”,所谓良知,即用心发现真正有价值的企业,而市场化则是让这些企业跟市场结合,让他们更加符合市场的发展规律,“往往能够结合市场和发展规律的企业,价值是比较大的”。

对于该如何应对资本市场重塑投资的价值导向,刘强提出了三点:第一,要聚焦;第二,要坚持,做自己适合做的事情;第三,想清楚机构的优势在哪里。“过去一级市场一直在做价格投资,像PE更像是交易性的投资,没有价值投资的概念,虽然价值投资现在做起来会比较困难,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刘珊珊]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陕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sn@ifeng.com。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