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生态学“独立门户”之后


来源:中国科学报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为落实好两办《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两个文件精神,为我国新世纪发展和建设培养更多、更优秀的人才,6月12至

原标题:生态学“独立门户”之后

■本报记者 丁佳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西方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不但困扰着古希腊的先贤,也长期困扰着中国的生态学家。

“去国外与同行交流,别人问我们做什么的,都得解释半天。比如都是研究生态系统生态学的,研究对象是动物、植物,还是微生物,这差别很大。不管是科学家还是学生,都需要一个更加明确的‘标签’。”

中国科学院院士、生态学家方精云所感受到的“别扭”,本质上与我国生态学科的不合理结构有关。

6月5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生态学科评议组在北京宣布,对生态学科的二级学科方向重新作出划分,由7个二级学科方向构成的学科体系,或将深刻影响未来中国生态学的科研与教育。

变化

在传统的定义中,生态学是研究有机体与其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的科学。经过150多年的发展,生态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