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银行90后柜员:当“磨难”来敲门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早十晚五”其实是掐头去尾清晨6:10,闹钟准时响起,我极不情愿的掀开被子准备起床,因为今天要去接库车,比平时上班早起半个小时。出门时天还未亮,趁着此时路上来往的车辆不算多,我

“早十晚五”其实是掐头去尾

清晨6:10,闹钟准时响起,我极不情愿的掀开被子准备起床,因为今天要去接库车,比平时上班早起半个小时。出门时天还未亮,趁着此时路上来往的车辆不算多,我迅速横穿过马路,快步小跑赶往对面的公交站。最近这座城市降温的幅度比较大,等公交的时候真冷,我在站牌下蜷缩着脖子,张望了能有七八分钟,才看到熟悉的公交车缓缓驶进车站。

不过,常让我感到庆幸的是,在早起接库车的日子里,总是能提前到达行里,因为公交不会堵在路上,完美地避开了“早高峰”,冬天挤在堵车的公交里很“受罪”。

押库车还没来,也许是绕路先去了其他网点,经理早我几分钟到达行里,见到我来了之后,径直过来说:“时间不等人,快先做其他事情,别耽搁!”按照彼此以往的默契,我们开始打扫厅堂、整理柜台、检查机器运营设备......重复且繁琐,但任务傍身,这都在我“每日必备”的工作范畴之内。

从事柜员即将一年,期间,我体会到这岗位对个人“综合能力”的考验。每次一旦坐上柜台,既要“眼疾手快”处理各种柜台业务,又要用“三寸不烂之舌”应对形形色色的客户;工作之余,还需兼顾银行大厅的日常清洁维护,身怀多技。这与我当初对柜员岗位的理解有很大出入,后来发现,最大的出入不止于此。

在我正整理柜台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滴滴”声,押库车来了!大厅内所有员工都迎了出去,经理填写了交接簿、然后进行了仔细地核对,随后,我和同事分别把钱箱提回了柜台,与系统的款项核对,再三确认无误后,经过一番整理,接库工作才算完成。我也接着去忙刚才的“每日必备”工作,按规定,晨会前我要把这些事情做完。

相较于第一次接库时的提心吊胆,这次有了经理的带领,紧张的情绪稍微减轻了一点,但内心却未敢有一丝懈怠,我不停告诫自己:每个步骤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如果出现任何一丝纰漏,酿成损失,会导致降薪与处分的“双重惩罚”,而以我现在的薪资水平,远远无法承担这个后果。

银行一角

我相信在绝大部分人眼中,柜员的工作既轻松又有“面子”,每天“早十晚五”,羡煞旁人。殊不知,如果以这样的计算方式,柜员的真实工作时长被“掐头去尾”,而“头尾”时段,是在“幕后”大家看不到的空间开展,比起“幕前”的辛苦,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接库后的晨会、下班后的凭证整理、现金清点、结账以及培训、夕会,晚上回到家九、十点成了家常便饭。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刚入职整一个月的时候,因为培训较久,到家已经凌晨1点,人困马乏,同住的舍友早已下班,且迟迟等不到我的人影,早就进入了梦乡。

玻璃幕墙挡不住的是精神伤害

我时常望着柜台前和我一“墙”之隔的大额存单客户,有时也会思绪万千。

并非羡慕他们的财富,而是以我现在的年龄段,试图借助他们的生活细节,想象自己人生未来的千百种可能。我也会从心底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的到来,我距离业绩指标才会更近一点。

当然,每个柜员须背负销售业绩,这一点和我对柜员岗位的理解出入最大。每次与同事聚在一起谈及这个话题,到最后大家都面露难色,不欢而散。

理财产品、大额存单、贵金属、保险甚至信用卡,都是要营销的内容。我曾经算过一笔账,把每季度营销任务额加起来用人民币衡量一番,结果近百万元,什么概念?大约抵得上我200个月的薪资,结果出来时唏嘘不已。

自从正式转岗背负了销售业绩,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每天醒来一睁眼、睡前一闭眼,脑海都是如何完成业绩指标,平日里从不愿打扰朋友的我,自此成了微信消息“群发狂魔”。第一个月,我在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向亲戚朋友们求助,才算勉强完成任务。

向微信好友推荐产品基本没有回复

柜员工作迫使我与理想中的自己无条件妥协,直至“缴械投降”。

刚入职时,我请经理吃过一次饭,饭桌上她问我听说过“一人在银行,全家跟着忙”这句话没,我立马摇头,没曾想这句话成了我如今的真实写照。

我所在的银行,因为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经常会来一些无故“惹事”的客户。

上周四的一个下午,厅堂内客户较多,每个人都在有序的排队等待“叫号”,为避免大家等待过久,我稍稍加快了办理的速度。那位客户在等待的过程中,不断重复着起身、坐下这个动作,行为异常扎眼,后又在大厅来回踱步,看起来焦躁不安。

我刚按下呼叫键:请XX号顾客前往X号柜台......声音还未散去,他手拿小票就站在了我面前。“买理财产品,大额的”,他大声说道。“您好,请出示您的有效证件,谢谢!”我回应道。“啥?还需要证件,以前都不需要,这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把政策文件给我拿出来”,这次他的嗓门提高一倍,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见此情况,我详尽地解释了一番政策规定,他压根没在听,突然,就开始猛烈地拍击玻璃幕墙,口中夹杂着骂人的方言,情绪起伏非常大。见此状况,我立即起身离开,迅速喊来了值班经理,好在保安也及时赶到,稳住了局面。

过一会儿,保安走过来告诉我:这是行里的“常客”,经常过来折腾,闹得“鸡犬不宁”,不过你别害怕。我朝他点了点头,话虽如此,但还是心有余悸。

至今,我对上述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也逐渐习惯了被谩骂,成为“痛苦”的“第一承受者”,虽然心有不甘,也只有在下班后学着消解。前半个月,与我交接工作的同事被一位客户骂哭,尽管错不在她。

因为所学专业,身边也有几个从事柜员的朋友,从偶尔的聊天中得知,他们或多或少都遭遇过类似的场景,被客户无缘由的谩骂、诅咒,甚至威胁。作为90后,从小到大,我们在家里也从未被如此对待,心理上那份巨大的落差,可想而知。

很多时候,玻璃幕墙隔得住“闹事”客户的人身攻击,却抵挡不住给柜员内心带来的精神伤害。

客户投诉,是悬在我和同事们头上一道无形的“紧箍咒”。随着客户投诉意识的提高,看似一个“好事”,背后却“变了味”,经常有客户以“投诉”作为威胁的筹码,提出各种无礼要求。最终,如果形成“有效投诉”,我和同事都避免不了“背锅”。

“双面裹挟” 基层柜员路在何方

如果有可能,当初择业时我会选择其他工作。

近期,身边离职的同事多了起来,我也慢慢察觉到,这种现象短期内无法改观。调休期间,我常为自己的出路发愁,愁归愁,心里其实也没底。

每当看到关于银行业“黄金期”已经不再、中国首家无人银行诞生等相关消息和新闻,我都会产生一种深深的不安感。在宏观经济形势和互联网冲击的“双面裹挟”下,银行对柜员岗位需求不断下降,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我们这些经验和资历欠缺的90后柜员,生存的空间不断被挤压。

无人银行开业仪式

经理在这家银行工作了近六年时间,资历颇深。最近一次发完薪资,她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然后让我过去和她聊了许久。那次我问她:“你当初也是这样过来的吗?”她回答说:“不是,现在和我们那会儿的境况不一样了。”她还提到,自己很多同事的职位流动也仅限于银行业这个圈层,想要彻底摆脱银行,很难达成,颇有一入侯门深似海的感觉。

我还记得自己一年前满怀热忱进入银行,历经6个月实习期后正式上岗,尝遍了柜员工作的“千滋百味”。期间,我也遇到过一些暖心的时刻,譬如收到客户精心制作的小礼物;也有过成长,“剔除”掉了身上毛毛躁躁的缺点,但纵然暖心,有过成长,也无法抚平内心那股深深的不安感。

接完库那天下班后,我参加了当天的夕会,接着是新产品的培训会,乘坐公交回到家大概晚11点左右,身心俱疲。不过,从夕会上得知上次月考成绩位居前列的消息,禁不住暗自喜悦一番。

话说回来,行里的月考、季考、年考等考核机制,像一只只“拦路虎”横在我工作生涯的面前,每每提到都令我烦恼不已,但谨记着“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句土到掉渣的人生哲理,每场考试我都会全力以赴。

(西安金融棒棒糖供稿)

[责任编辑:马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 除凤凰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凤凰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 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 任何透过凤凰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 凤凰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凤凰网之意见及观点。
  • 凤凰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凤凰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 敬请谅解。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