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陕西】张宝通:布局国家中心城市 须组建“大西安”

【对话陕西】张宝通:布局国家中心城市 须组建“大西安”

2020年06月09日 14:24:24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凤凰陕西专访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

凤凰陕西专访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

西北地区是西部大开发的主战场和国家向西开放的前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从优化区域发展格局看,西北地区迫切需要布局一个国家中心城市。作为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和关中城市群核心城市,西安当担当起引领区域发展、服务全国大局的重任。如今的西安能否肩挑此重任,“大西安”的规划对于“一带一路”核心区的建设有何意义,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区域向成渝地区转移之后,西安还将面临什么新的机遇?针对这一系列问题,凤凰陕西对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进行了专访。

凤凰陕西:全国“两会”已经落幕,但“大西安”三个字频现网络,成为热词,“大西安”建设也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那么,什么是“大西安”?

张宝通: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中讲,要推进西咸一体化。规划这个总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要推动西咸一体化,把西安建设成为国际化大都市,主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人,规划面积达到800平方公里,也就是在目前西安的基础上翻一番。所以这个概念很准确,西咸一体化的西安就是“大西安”。

凤凰陕西:您是第一个提出“西咸一体化”和建设“大西安”理论的学者,如何看待陕西省委、省政府决定将西咸新区交于西安市管理?

张宝通:现在陕西省委、省政府决定将西咸新区交于西安市管理,是在向建设“大西安”的方向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当初我们成立西咸新区的时候,初衷很清楚,就是要促进西咸一体化,把西安咸阳合成一体。但是这几年执行的情况和当初的初衷不太吻合,西安市、咸阳市以及西咸新区出现了相互掣肘的情况。陕西省委、省政府发现这个问题之后,今年决定把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这消除了西咸新区和西安市之间的矛盾,而且这次很彻底:户口可以转为西安市,车牌号换为陕A,而且各种统计数字也统计到西安市。但有一点,虽然将西咸新区交于西安市管理解决了西咸新区和西安市的矛盾,但又产生了咸阳市和西安市新的矛盾,肥肉全给西安市,咸阳没法发展,这样西安和咸阳的差距就会拉的更大。

我觉得我们在实现了西咸新区和西安市的一体化之后,不能止步于此,下一步应继续前进。我们要按照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的要求,进一步实现西咸一体化,这才叫真正的“大西安”。原来的西安是“小西安”,现在把西咸新区让西安市代管是“中西安”,只有实现西咸一体化,那才叫“大西安”。现在我们要将西安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西咸一体化之后,这个目标就能实现。

凤凰陕西:国家在关中周边布局了跨省域的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等,大西安如何能与之抗衡?

张宝通:组建了大西安,实现了西咸一体化还不够,因为大西安还只能和重庆、成都、武汉、郑州抗衡而已,要和这些城市群抗衡,还必须整合大关中,构建以“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国家在关中周边布局了跨省域的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和呼包鄂榆城市群,都比关中城市群大。目前陕西联合甘肃构建的关中—天水城市群虽然是跨省域的,但远不如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担负不起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一带一路”核心区的重任。

目前大关中有两个国家级经济区,一个是关中—天水经济区,一个是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它们在关中的渭南叠加,如果整合起来,就是当年的大关中;除此之外,现在甘肃省把天水、平凉、庆阳等划到了大关中经济区,延安与庆阳和黄河金三角的临汾处在同一纬度,也应当纳入大关中;陕南的商洛已经纳入大关中,西安到成都、重庆高铁修通后,汉中、安康到西安就更便捷了,也应当纳入大关中;另外西安至十堰高铁、汉中至陇南铁路开建,十堰、陇南也可以纳入大关中城市群。这样除了榆林已被纳入呼包鄂榆城市群外,全省绝大部分都进入了大关中,陕西才可以称得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和“一带一路”的核心区。

凤凰陕西:我们经常拿西安对标成都,但西安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桥头堡,现在看来成渝地区却成了“西部大开发”的热点地区,为什么?西安如今面临什么机遇?

张宝通:在构建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增强对外商和投资者的宏观区域吸引力方面,陕西有着深刻的教训。西部大开发,中央领导是在陕西省西安市发布的动员令,陕西是西部大开发的第一阶梯,西安是西部大开发的桥头堡,本来经济发展的热点应当由深圳为窗口的珠三角、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向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地区转移,但是由于我们没有组建“大西安”,整合大关中,结果重庆、成都为中心的成渝地区成了西部大开发的热点,陕西与重庆、四川的差距不断拉大。

现在国家在陕西、河南、湖北、重庆、四川等内陆五省市设立自贸试验区,让陕西探索内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新模式。新常态要靠“一带一路”支撑,总书记要陕西引领新常态,实际上就是靠“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来引领。任务很光荣,但是很艰巨。新常态要实现两个百年目标,陕西要和全国同步进入小康和现代化,就必须放胆追赶超越。这也是西安和陕西所面临的机遇。

凤凰陕西:您曾提过,组建“大西安”并不是为了设直辖市,为什么这么说?

张宝通:我提出组建“大西安”,初衷是为了发挥西安中心城市的作用,带动陕西发展,带动西部大开发,带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促进“一带一路”实现,不是为了设直辖市。

现在很多人主张恢复西安直辖市,我认为西安设直辖市已没有可能。陕西只有一个蛋黄,全省的科技、高校、文化、金融、商贸、物流、制造业、交通枢纽等资源主要都集中在西安,再没有哪个城市有能力担负起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功能。如果西安直辖了,陕西就成空壳了,今后怎么发展?怎么迈向中高端?怎么追赶超越实现两个百年目标?陕西和当年的四川不一样,四川是双黄蛋,重庆直辖了还有成都,当年的四川是中国人口第一大省,由于建设三峡的需要设了重庆直辖市,但重庆直辖并未给四川的发展造成大的影响,当初的决策是正确的。

我提出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就是为了把西安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带动陕西发展,带动西部大开发,带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对接总书记的“一带一路”战略,实现追赶超越发展。企图恢复西安直辖市,去追求一个不可能的目标,只会导致省上对西安的防范和遏制,不利于西安的发展。当初西安计划单列就是一个教训,后来改成副省级城市,就加强了西安的中心城市地位。现在西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也是为了带动陕西和大西北的发展,而不是要直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