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鲍勇剑:每个企业都需要理解机会怎样变成成熟产品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每个企业都需要理解机会是怎样成为成熟产品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就是一个好案例。多元化的新能源车无疑会影响新秀特斯拉。

原标题:机会怎样变成成熟产品?

就像一亿个精子中只有一个有机会与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孕育新生命一样,并不是每个机会都能创业成功的。医药公司要有上万次试验,才能发现一种新药。好莱坞得有数百个剧本,才能选出一部电影脚本。

因此,每个企业都需要理解机会是怎样成为成熟产品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就是一个好案例。

新能源车的三重竞争

技术市场好比能打庄稼的田,谁控制标准,谁就成为收地租的东家。因此,每项新技术问世,各个方面都会激烈地竞争新技术的标准。新能源电动车也不例外。

首先是在关于电动车和充电设备标准之争背后是经济地租的归属问题。

标准之争的第一话题是关于纯电动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目前低排放和零排放电动车市场里,插电混合动力车(PHEV)成为更多环保消费者的选择,原因很简单,因为相比于纯电池电车(BEV),PHEV在纯电池驱动下可跑35~60公里,一般短程出行都可以应付,如果需要跑长途,电池用完可以转换成油驱动模式,没有立即停下充电的压力,适应面更广,既可以尽量环保,又不必有里程焦虑和充电不便的担心。

同时,PHEV车辆启动、停止时,只靠电机带动,不达到一定速度,发动机就不工作,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使发动机一直保持在最佳工作状态,实现节能减排。

而且,PHEV品牌、车型选择更多,车企配套服务完善,价格、使用成本、维护成本都较电车更有吸引力。对于续航里程的焦虑,特斯拉推广全美的超级充电桩系统,让车主能免费充电,零成本旅行。

再次是关于动力的来源之竞争。燃料电池车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特斯拉受到严重威胁。

即使在插电式电动车范畴,动力的来源之争也很激烈。长远而言,除了PHEV,在零排放汽车技术中,氢燃料电池汽车也有可能是电车的新竞争者,不少专家甚至认为电车的电池瓶颈难以圆满解决,氢气电池电车将比纯电池汽车有潜力。

日本企业在发展多元动力来源方面比特斯拉更积极,因为他们还有一个策略的考量,那就是避免对单一能量来源的依赖。2002年,丰田和本田推出了制造成本高达1亿日元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但无法实现氢气电池车的量产。2009年7月日本8家能源公司成立了氢燃料汽车联盟,统一标准联合开发氢燃料电池汽车加氢站等设施,从源头解决氢燃料来源和燃料加注网络两大瓶颈,力争到2015年使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氢气供给进入商业化阶段。2012年6月日本联合汽车制造业巨头在美国华盛顿举行讨论氢燃料电池汽车取代传统能源汽车长远方案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峰会,力争大幅降低燃料电池汽车的技术成本。同年10月,丰田、本田、日产以及现代四家日韩厂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与北欧组织签署了氢燃料电池电动汽车谅解备忘录,2014年~2017年期间向挪威、瑞典、冰岛及丹麦等北欧国家引入燃料电池电动车,并建立加氢站等基础设施,携手合作推广氢燃料电池汽车。2014年4月,丰田宣布将在2015年推出它的第一辆量产燃料电池车,车将有4人座,续航里程300英里左右(480公里),售价5万美元以下。燃料电池车的制度准备接近完成。

它最新的竞争点还在于能源使用一体化。电动车未来可以是生活用电系统的一个环节。

能源使用一体化是另一个策略竞争点。2016年版的丰田Mirai氢气电池车就带有电源输出的功能。以日本家庭的用电量计算,在紧急状况下,丰田Mirai可以维持1~3天的家庭用电。新的日产和三菱混合动力车也包含同样的设计。

日本车厂的这些设计与日本社会遭受2011年的地震和海啸影响有关。在那次自然灾害引发的一系列次生能源危机之后,日本企业开始从危机生存的角度设计新能源技术。丰田等车厂的电动车紧急用电输出功能就是一例。未来,电动车可以成为整个能源供应和使用大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为移动的生活服务。

不要为特斯拉哭泣

多元化的新能源车无疑会影响新秀特斯拉。有人开始担心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2017年上马、投资50亿美元的超级电池厂。

其实,老谋深算的马斯克不会不懂这些考量。我们深入调查后的分析是,马斯克的大电池厂计划除了为电动车生产电池、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他瞄准了下一个政府扶持资金的来源:电厂能源储存市场。开发能源储存能力近年来逐渐成为公共电力政策的一大潮流,也成为硅谷的最新热潮。这一方面是因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和能源安全、舒缓用电高低峰期间落差,另一重要方面是因为新能源的兴起。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等清洁能源的主要缺陷就是其间断性、不能全天候按需发电。有了足量的便宜能量储存技术,清洁能源的局限性就可以迎刃而解。

根据美国能源部数据,到2013年底,美国电网大约有24.6吉瓦的电力储存量,大约是全国总发电量的2.3%,大部分储存能力是通过水电站在用电低峰把水抽到高位储存,在用电高峰放水加大发电量实现。2010年10月加州立法要求“加州公共事务委员会”(CPUC)订立对电厂到2015和2020年在能量储存能力方面需要达到的购置目标。CPUC在2013年10月17日公布决定,要求南加州爱迪生供电公司、太平洋汽电公司和圣地亚哥汽电公司在2020年之前要实现采购1.325吉瓦的电能储备能力,并在2024年底前全部完成安装。其他州像得克萨斯、纽约、夏威夷和华盛顿州也紧盯着加州的例子准备自己的对策。

能说出来的都不是全真的,看到后,一切已经发生。当我们开始为特斯拉的命运担忧时,马斯克已经在琢磨下一个政府采购的大机会了。(作者为加拿大莱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时甜娜]

标签:产品 机遇 想法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