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联独白:三一重工让我“很受伤”


来源:水母网

原标题:中联重科:三一重工让公司“很受伤” 当去年年底的《三一恨别长沙》被大量每天转载,让中联重科收到了先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时,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10年的恩怨暗流一时间浮出了水面,各种报道更是愈发

原标题:中联重科:三一重工让公司“很受伤”

当去年年底的《三一恨别长沙》被大量每天转载,让中联重科收到了先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时,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10年的恩怨暗流一时间浮出了水面,各种报道更是愈发妖魔化,“间谍门”“绑架事件”让我们看起来比一部好莱坞电影更加的刺激,悬念跌出的时间发展,让我们越发的想要等到结果到来之时。不久前中联重科终于发表了声明,让这场持续了数月之久的闹剧可以收场了。尽管如此,中联重科方面还是表示,此次事件,让更个企业“很受伤”。

说起7个多月前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的口水大战,中联重科副总裁孙昌军仍是情绪激动,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说怎么会有这样颠倒黑白的事情发生,怎么可以利用媒体做这种妖魔化的事情……“当初这篇独白(即《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下文统称“独白”)出来,我们正好在上海的宝马展。这篇文章说实话把我们一下打懵了,文章所描述的这些事件,所有的事件跟实际发生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我们中联整个管理层看了这篇文章之后一个是感到很震惊,第二个是感到很愤怒,想不到三一可以这样利用媒体把一些事情妖魔化,严重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首度回应“独白”

如今的中联重科,已经将自己的产品卖到了8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业务开展顺利。在充足自己的保证下,可以再国内与海外市场大展拳脚。

2012年11月,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一篇像极了美国谍战大片剧本的名作“恨别长沙”的独白,彻底将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之间的矛盾激化到极点,在这篇文章中,曾经的中国首富声泪俱下,控诉连催泪瓦斯和辣椒水都用到恶性竞争中的同城对手中联重科,在梁稳根眼里,中联重科的“法力”决不在斯诺登之下,至于商业底限——“除了卖淫和贩毒,什么脏水都能泼到三一的头上。”

自事件开始7个多月之后,被梁稳根描述为无恶不作的中联重科集团终于有人肯站在媒体面前公开回应此事,此前他们仅靠一篇篇义正言辞的公告来作为回击。

在梁稳根的独白之后,中联重科曾发布声明称“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间的三起‘间谍门’、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之子梁某被绑架事件、遭海关稽查事件,均与中联重科或其员工无关。”就在不久前,中联重科独董发布独立调查声明,声明指出《独白》这篇文章的"间谍门绑架门"等媒体报道不实。

中联重科方面,副总裁孙昌军说到“我们不善于跟媒体打交道,在这方面,还不如一个小学生。”“中联很多管理层都是搞工程机械的,他们很少有机会跟媒体打交道,所以在社会舆论这些方面,中联做的不好, 当时《独白》这篇文章出来,说实话,我们都懵了,除了愤怒、震惊以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通过司法机关来介入,我们当时发了一份很严肃的声明,而不是简单的来回应,或者就事论事去跟三一打口水仗,这没有意义,而且对于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来说,也毫无帮助。”

中联的委屈

中联重科的生产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13大类别、86个产品系列,近800多个品种的主导产品,为全球产品链最齐备的工程机械企业。公司的两大业务板块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均位居全球前两位。公司注册资本77.06亿元,员工3万余人。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又不能乱说,只能等司法机关和独立董事们对事情的调查结果出来,但是包括我个人的亲朋好友,集团几万名员工,还有我们的投资方,我们的客户,都很不理解,尤其是社会公众,在媒体曝出来之后都用异样的眼光来看,觉得中联原来是这样一个涉黑的企业,到处被人误解。”说起这些,孙昌军显得极为委屈,但面对疯狂扑来的舆论压力,又有些手足无措,他说中联人坚信清者自清,坚信邪不压正,所以他们一直在忍着,等待事情的调查结果出来,盼望能盖着“好人”的大红戳宣泄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压抑和委屈。

中联重科独立董事孙昌军说已经把调查详实的报告提交给了三个国家相关部门,但对于监管机构的回应,他表示“监管部门的回应会发到独立董事那里,现在还不会告知到我们管理层。”

“我们很希望能让社会公众,让投资者和客户们知道,中联重科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但是我们不想卷入口水仗,我们希望用事实来说话,希望这份调查报告能还我们一个清白。”孙昌军反复的强调,中联重科在这件事情上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你知道,我们那么多员工,他们看到这样一篇颠倒是非的文章,心里有多难受,他们所了解的企业,与外界描述的有那么大的冲突,因为我们也并没有站出来回应,很多员工觉得特别不能理解。还有投资者,很多新的投资人一定会对中联有了一定的质疑,相信股价上的反应也一定跟这些有关系,还有企业的品牌,我们的美誉度,中联重科从7个人、50万块钱起步,做到今天,被这样一篇文章抹黑。”

中联重科的沉默并没有让这场风波淡去,相反,随着三一重工真的远走长沙,搬进位于北京昌平区的新基地,关于中联重科的传言丝毫没有消减。

“难产”的清白

中联重科是中国工程机械首家A+H股上市公司。未来,公司将以资本为纽带,强化海外资源整合和市场投入,在欧洲、南亚、西亚建立更为完善的备件中心,在欧洲、西亚、南亚、东南亚及北美洲建立更为先进的制造中心,在欧洲、南美洲、南亚、东亚建设更加贴近客户的研发中心。

中联重科的独立董事以及第三方法律团队历时7 个月对此事做了详尽的调查,并且把相关调查呈送至三个国家监管部门,但直到今天,相关部门仍然没有回应,间谍、窃听、绑架这一系列的帽子还不能得到澄清。 另外,这样一份调查报告,到底具有多大的法律效力、到底能不能挽回中联重科的声誉呢?

中联重科独立董事孙昌军说:“独立董事的制度就是为了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而且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独立董事不是花瓶,不是摆设,他们是真真切切的为中小股东的利益服务的,是维护事实,维护公正的, 至于对中联重科的声誉能挽回多少,我们始终觉得清者自清,我们坚信这一点,中联重科是一个依法守规、尊重市场的企业,我们知道踏踏实实做事情,比什么都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这些事情的原因。”

尽管事实已经大白于天下,三一重工仍然表示, 中联重科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甚至联合湖南长沙地方官员一起陷害三一,地方政府在这场恩怨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又对此作出了哪些回应呢?孙昌军表示,政府对任何一个企业都是公平公正的,不会偏袒一方,更不会联合一家去陷害另一家,“各级地方政府在发展工程机械产业的这个问题上,无论对哪个企业都是一视同仁的。企业发展好,财税收益、就业的情况各个方面就越好,这一点政府绝对不会糊涂。”孙昌军说。

不自律,难言和

“一忍再忍”、“以德报怨”这样的词语在梁稳根的独白中不止一次的出现,而记者面前的中联重科副总裁孙昌军先生,同样多次重复着“忍让,清者自清”这样的话语,对于两个都自称一味的“忍让对方”,逼不得已了才决定撕破脸皮的企业,为什么不能拿出姿态,握手言和呢?

孙昌军告诉记着,“忍让首先就体现了我们的善意,我们的包容,但企业自律才是能让这个行业健康和谐发展的重要环节,如果企业不能自律,不尊重市场,不尊重法律,毫无底线,那这个行业就不可能和谐发展,更不要说企业跟企业之间能相互激励成长,中联重科有自己的一本《中联宪章》,就是告诉员工要自我规范,自我约束,中联重科也正式从这些条规的约束下一直走下来的,所以我们认为企业自律是最重要的。”

“行业不断发展,竞争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恶性竞争绝对不符合行业发展的规律,每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战略目标,以及对目标的把控,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行业就会越来越好。”孙昌军说道。“恶性竞争,甚至是利用媒体进行打击诽谤,我们觉得不自信的企业才会靠这些。在这方面,中联有足够的自信,我们不屑于口水仗。”

战略转移?

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的龙争虎斗只能让双方两败俱伤,尽管三一重工资金方面出现了问题,中联重科依然希望两家可以共同努力,共同打造一个良性的竞争环境,一个共赢的竞争环境。

中联重科从去年到现在,从战略上采取了紧缩的战略,包括我们信用条件的收紧,应收帐款的收紧各个方面,所以这是一个战略自我调节、自我控制的一个结果。而且从整体经济运行情况来看,我们的战略也是正确的。”2013年的第一季度,中联重科的销售情况不是很好,孙昌军觉得,“独白”事件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消息对销售多少是有影响的,而且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孙昌军说,从中联现在的经营战略上来说,主要是发展四大板块。工程机械是中联重科最主要的板块,其次是环境产业,因为投资人对工程机械和环境产业投资价值的判断是不完全一致的。第三个板块是农业机械,农业机械与工程机械在生产的技术要素这些方面都有相似性,最后一个就是重型卡车,中联重科会从高位嫁接,引进国外的投资人,引进高端的合作伙伴,在中国生产中高端以上的重型卡车产品。

孙昌军说:“未来中联不搞简单的多元化,但是我们在工程机械产业主业的周边有自己的一个相关多元化,未来中联重科把自己的这几项工作做好,发展一定比现在更好。”

无可否认,如果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可以良性的市场竞争,可以让双方互补所短,发货所长。而像这种不实报道,与恶意重伤对方企业的行为。不仅仅让对手“很受伤”,更是让自己的名声扫地。如今的三一重工,不但因为近几年激进的发展,让资金方面出现了严重问题,更是要面对恶意中伤中联重科的恶果,发展前景让人堪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之维]

标签:独白 三一 受伤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