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寂寥耀州瓷 魅力药王山


来源:凤凰陕西综合

曾经的耀州,是北宋时北方民间最大的瓷窑场。沿漆河两岸瓷窑密布“南北沿河十里,皆其陶冶之地,所谓十里窑场是也。”随着众多“巧如范金,精比琢玉”的盘、碗、瓶、罐、壶、盆、灯、炉、枕等等日用青瓷的出炉,耀州

曾经的耀州,是北宋时北方民间最大的瓷窑场。沿漆河两岸瓷窑密布“南北沿河十里,皆其陶冶之地,所谓十里窑场是也。”随着众多“巧如范金,精比琢玉”的盘、碗、瓶、罐、壶、盆、灯、炉、枕等等日用青瓷的出炉,耀州也蜚声天下名载青史。如今的耀州,十里窑场早已经灰飞烟灭,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踪影难觅,烧瓷的青烟依旧袅袅,耀州青瓷依旧传承着传统的通体青绿、浅浮雕纹饰的风格。依旧在简单着色中凝聚着纷繁复杂;在普通造型中孕含着卓尔不群。依旧“击其声,铿铿如也;视其色,温温如也”,却盛极而衰、繁荣不再,远没了昔日的辉煌。曾经是耀州瓷中的极品、将实用与艺术共冶一壶;把精巧与平凡同铸一体;让奇思与普通兼处一身的“倒流壶”大大小小地遍布在瓷器专营店和街边地摊上,身价也从海鲜到土豆白菜一应俱全。

随着耀州瓷的衰落,耀州人失去的不仅是曾经的北方瓷器霸主,还有政治上的州治地位,州治大权则旁落到了原为“同官县”的铜川市,耀州沦落为县治成了耀县,直到在近年兴起的更名运动中才恢复了“耀州”之名但州治之梦却早已难圆。

耀州声名不再,耀州城也蜕回农耕时代,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秦川风情和落后破败的城市面貌土得掉了渣。距西安仅一个半小时车程也没有让它因地利之便而赚到人气,到如今依然是游人罕至、处在边缘化的境地。但是无论耀州瓷如何的风光不再,耀州都不是一个应该让你忽略的地方,这里有像它的黄土一样深厚的文化底蕴,这里有充满生机的绿色山川,还有至今盛名不衰的历史巨人以及其他的历史遗存可供探赜索隐。

老旧的耀州城躺在八百里秦川的边缘,远远地就可以看到耸立在县城北端步寿原边缘黄土坡上的一个青砖塔。这是建于北宋的神德寺塔。“密檐结构,八面九级,高十丈许,魏立龙华寺,隋仁寿间建大像阁,唐改神德寺,金称明德寺,北宋范仲淹曾知耀州,明嘉靖初改建文正书院,清乾隆间书院迁城内,院寺日衰”。如今不大的小院内除了砖塔剩下的就是看塔人的住房了。塔北面门洞封着铁栅栏,南面门洞可以看到里面的垃圾。东南二层檐下风洞顶上嵌着块石碑,从下面看去,那石碑上刻着不少小字。塔檐角上挑着的铁风铃在初春微风不断吹拂下不时发出悦耳的叮咚声,站在小院南部边缘,脚下是个医院,远处可以看到耀州城的大部分新旧杂处高低错落的建筑和东面傍着城边穿过的高架快速通道以及更远的青翠群山、山中隐约闪现的梵宫道舍和山南侧林立的灰白色水泥厂建筑。

耀州最值得去的地方是城东三里许绿树蓊郁山形娟秀的药王山。药王山的旅游价值在于它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完美结合;在于它历史积淀与艺术发展的综合体现;在于它宗教崇拜与凡人信仰的共生同长;在于它学究探索与百姓祈祷的并蓄兼收。药王山最热闹的游历季节是从农历二月初三开始一连几天的庙会。从路口到山门将近一里的水泥路两旁比肩继踵地摆着小地摊、桌摊、床摊卖着耀州瓷器、玉器饰品、日用百货、上香祭品;还有斑马布围盖而成的临时大排档支起锅灶做上了歧山哨子面、耀县酱汤面、[饣合][ 饣罗]面、陕西擀面皮等等地方小吃。山门前的开阔处。从各地赶来的各色草台班子各自围起或圆或方、或高或低、五花八门的场子,表演着从高空摩托、时装艳舞到奇人怪胎之类惊险、煽情和恐怖的节目。高音喇叭声、小贩吆喝声再夹杂着游人的谈笑声让游人未进山门已觉火热如夏。

药王山原名为五台山,又有北五台的称谓。由于药圣孙思邈隐居之故而成了药王山。孙思邈生活于隋唐时代。在正史中,他是隋唐时期最伟大的医药学家。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两部在我国医药学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医学巨著而奠定了其上承汉魏下接宋元的历史地位。在百姓眼里,他是不问长幼、亲疏、贫富、贵贱均“深心凄怆,勿避险恶、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具有慈悲怀、父母心、悬壶济世、救民于水火的神仙圣医。是澹泊虚名、粪土浮利、终身不仕,以一介布衣修成圣贤之道德;恩至五邻、泽被四乡、惠及天下,秉大医精诚普救含灵于倒悬的世外真人。

药王山下,离山门不远的低处有一个“石大医”。这个八棱石柱高逾五六米,上面环刻着养生诀及各类方剂。相传孙思邈医名重于当时,求医者日众,孙思邈遂将养生要诀及常用方剂刻于石上竖于山下,供百姓对症抄方以疗疾,因而被百姓称为“石大医”。后有一庸医尽录其方毁石柱而去,竟被雷击而死。算是遭了天谴。这一传说颇能体现孙思邈为常人所不能的品德,折射出他在百姓心目中超凡脱俗、已然神仙圣人境界的地位,也是他能在千年间盛名不衰为百姓所推崇的原因。正是这种百姓的爱戴成就了药王山百代雄峙的孙思邈祠堂;正是这种百姓的口碑绵延着祠堂内鼎盛千年不绝的香火,让药王山充盈着浓浓的民间风格,悠悠的百姓情怀。

药王山多石牌坊, 从山门前的广场开始到五台山脚,大大小小逾七八个之多。大不甚巨、小如户扉,它们的主要特点是通体用整块石板石条构造而成,造型简单朴素,除祠堂门前坡道上稍大的双檐石牌坊在一层石板上环刻或舞或立的人物浮雕外,多数风格粗犷没有精工细做的花饰镂刻和必不可少的楹联,少数刻有楹联的也存在前后用一副的现象,这些牌坊称不上精品,显然很少出自官绅权贵之手,多半是财力有限的普通百姓所为,虽然没有多少美学价值却包涵着庶民百姓的拳拳之心。

孙思邈祠堂往东,是药王山的摩崖造像。贴着山坡的一排房内,山壁上大大小小几尊石刻菩萨造像,离门不到两米一道木栅栏挡住游人,两头的进出口上有人看管。里面几个游人,一个年约六十岁的妇人先在一尊大佛前拜了拜然后爬上大佛右侧石壁的小台,开始用右手仔细地在自己身上摸一把,然后在大佛身上相应的部位摸一下,从头顶开始,将面、肩、膝都摸遍了,还撩起衣襟把肚腹也摸到了,如果大佛不是半浮雕的,怕后腰也不会被放过。再看屋内的菩萨们,凡是能够被人摸到的地方,头、面颊、肩、肚腹、膝盖都已经漆黑油亮宛若墨玉,摸不到或是不需要摸的地方则呈灰色。显然这种做派不是她的独门功夫,而是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它的喻意显然在于祛病,只不过是将自己身上的病患传给菩萨还是将菩萨的健康吸收过来就说不清了。莫非药王山因了孙思邈之故连石菩萨也耳濡目染有了医病之神力?

孙思邈祠堂旁的碑厅内有两块魏碑,知情人指点其中罩在玻璃罩内公元四六二年的“姚克多碑”最为珍贵。这块碑正面和左侧上部各刻有五个白描男女人物,刻字比蚕豆小些,字体正方,刻线纤细,看不到笔锋,字也并不工整。内容似为姚克多家族又与宗教有关。它的价值在哪里?是当时世俗民风的真实记录还是别的?中国的汉字在秦代以瘦高的篆体为主,汉代以扁长的隶体为主,到了隋唐时期方形的楷书发展成熟,从此之后中国汉字便以方形为特征。这块魏碑晚于西汉又早于隋唐,它的字体已经脱去隶书以扁为主的窠臼进入方形行列,但却还没有形成楷书的风格,应该算是尚未成熟的楷体。莫非这块碑的价值就在于它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书法的这一衍进过程?

在孙思邈隐居处还有一碑,碑文是宋徽宗漂亮的瘦金体字。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宋徽宗治国无方却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一笔字写得如此神丰气足、飘逸潇洒、臻于完美。真可谓天成之作而为人力所不逮,让看客一睹便环顾再三、不忍离去。

药王山楹联众多。楹联为华夏文化所独有,有景而无联,会让人在游历之中生出意犹未竟之感;有联而无景,则让人很难体会出佳联奇妙悠远的内涵。上乘的楹联是山水游历中人文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为山川增色,为景物添彩,具有画龙点睛的妙用。药王山楹联较为出彩的如:“读老庄书、明澹泊志、终隐名山勤著述;精岐黄术、怀饥溺心、宏扬医学救人民。”、“道通天地术通圣,儒中隐逸医中真。”、“贝阙插青霄、看丹山竞秀、碧水争流、那更觅天台彭蠡;朱宫标紫极、见苍龙偃卧、白鹤拚飞、端堪夸阆苑蓬莱。”、“云端双阙迥、千载风标、八方香火、想当年丹就九还白雪黄芽凝大药,天际五峰雄、十洲名胜、三岛清幽、看今日春回一七苍岩翠柏隐高踪。”、“医隐山林托迹远;仁昭今古惠民深。”等等都堪称佳作。相较而言,较为简陋的石牌坊楹联则稍嫌功力不足。如“劲节千年依古洞;高风四海重名士。”,不论用秦音还是北方音读都不扣音律。

二月初三的耀州,城内寂寥,城外热闹。药王山下广场戏台开唱秦腔,药王山上祠堂香火鼎沸。耀州仕女于骀荡春意中优游山林,寻访古迹;赏着茵茵嫩绿,听着悠悠古韵,拜着药王,求着菩萨。让你投身其中便能体会浓烈的秦风,打开心扉便能感知盎然的秦趣,聚思凝神便能理解药王的养身之道,以吐故纳新之法祛浊取清,以澹名泊利之志修身养性,以安贫乐道之心怡养天年。入此境界,夫复何求?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时甜娜]

标签:耀州 药王 百姓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