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安实体书店调查:寒冬里的实体书店需要创新与蝶变


来源:陕西传媒网-三秦都市报

连续几日来,记者走访了西安市内多家传统和已经转型的实体书店,得出的答案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的确不断有新的书店开张,但这种暖意有多大程度能被感受到,能否成为常态,考验的不单是实体书店的盈利模式是否可行,还有经营者的转型决心。

蝶变的实体书店:图书只占了整体店面的三分之一

解放路的图书批发市场全部都是教辅类的书籍

原标题:西安实体书店调查:寒冬里的实体书店需要创新与蝶变

2015年12月23日,有60年历史的小寨新华书店包装后重新开业,新开业的书店在原有图书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自然时尚的元素,而且还取了一个洋气的名字“新华里coffeebooks”。不仅如此,新华书店还宣布将入驻大唐芙蓉园南门对面的芙蓉新天地,今年5月份开业,营业模式也与过去的新华书店不同。

尽管在网络阅读的冲击、人们阅读方式逐渐发生改变的情况下,过去一年当中,除了新华书店,西安还有不少的独立书店、书吧诞生。连年遇冷的实体书店也看似到了“回暖”的阶段,然而真的回暖了吗?

连续几日来,记者走访了西安市内多家传统和已经转型的实体书店,得出的答案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的确不断有新的书店开张,但这种暖意有多大程度能被感受到,能否成为常态,考验的不单是实体书店的盈利模式是否可行,还有经营者的转型决心。

面对巨额租金压力万邦停业搬迁

现如今,手机通讯发展迅速,坚持阅读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困难,逛书店这种事就更显得奢侈了,然而在爱书人的眼中,书店就好像一座乌托邦,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象征。

作为全国民营书店的典范,万邦图书城曾被书友评选为“一生必去的书店”,它曾无数次的出现在爱书人的笔下,它的人文气息、文艺范儿让爱书的人奔走相告,与其说是书店,倒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图书馆。

在这里,举办过读书会签售会,开过书法教室,顺应潮流地卖起了咖啡,也做过一些小型的民谣演出等等,然而2015年12月1日,万邦图书城举办了在小寨的最后一场活动,同时正式宣布了书店将停业的消息。因为租金的压力,万邦的新店将迁往长安区。

在西安,小寨是一个公认的黄金商圈,也是南郊大学林立的教育区。2004年,为了寻求一个独立、安静的氛围,万邦图书城从钟楼方汇搬到了小寨东路,其门口挂着的老马车轱辘寓意学富五车颇具特色。

然而12年之后,万邦却面临搬迁,最不舍的还是万邦品牌创始人魏红建,“这是万邦的第一家店,但面对巨额的房租压力,不得不搬迁。”

2015年12月3日,刚刚宣布停业的万邦书城的牌子已经被拿了下来,但关中大书房的牌子还在。走进这千余平米的关中大书房,放眼望去,这里没有教辅书, 文史哲书籍被归类划分后,有“茅盾文学奖”类、“女性读物”类、“台湾书系”类、“中华出版局”类等,甚至可以找到考古集成、洛阳陶俑、中医古籍等冷门书籍。

这里随处可以席地而坐,这也是钟爱读书的书友们最割舍不了的地方。一楼通向二楼的宽敞木制台阶上,随便拉来一个坐垫便可以读书,二楼主要是折扣区、咖啡茶点区,还有书法区。

其实早在几年前,房租的压力就已经开始显露,魏红建说,“最早到这里每月的房租是40元一平方米,后来涨到了60元,去年涨到了90元。”以1000平方米面积大概估算,12年间,每年房租从48万元涨到72万元,2014年又涨到了108万元。

“2014年就已经非常艰难,因为人文定位书店给读者留出了很多空间,这些空间带不来效益。”魏红建惋惜,而且实体书店受到网络冲击很大,书的利润越来越薄,一年的时间,万邦亏损了至少五六十万元。他认为,运营成本过高、网上书城分流比例大、图书定价机制未建立是亏损的主要原因。

西安书店经营状况调查:几乎都在亏损

万邦的停业、搬迁让不少人扼腕叹息,其实早在几年前,万邦就一直处于亏损的情况,在困境之下,有人退出,也有人选择坚守。

位于西安解放路的书林,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这里的书商大多经营书店已数年,历经搬迁定于此处。

1月17日一大早记者来到解放路的图书批发市场,临街的三家店面不断地把整齐的教辅书堆在板车上,一摞一摞核对要配送的书店或者学校地址,“这些都是教材,批发价统一都是五折。”店员边放下一摞书边说。

走进市场,这里一共有4层楼,但几乎一大半书店都已经关门停业了,还在营业的店面,几乎全部都卖的是中小学教辅、公务员复习资料以及一些地图、字帖等等。 走进三楼的一家书店,像一个小型的图书馆,尽管有部分的小说、文学读物,但大部分陈列的都是小孩读物,“这些年图书行业不景气,如果不是靠着教辅赚点钱, 早就经营不下去了。”正在提货的工人说,“主要靠的还是批发,量大。”

从解放路书林离开之后,记者来到位于端履门的钟楼书店,这里曾是西安地区唯一的书店和西北最大的书店,创建于1953年,于2008年3月搬迁至端履门十字西南角。

钟楼书店也有5层,每一层销售的图书种类不一样,包括有哲学、社会科学、政治、法律、经济管理、文学艺术、文化教育、摄影、音像制品等,当天是周末,然而书店却远不如旁边的商业区热闹。

这里的书全部是正价销售,但购买的人并不多。“买的最多的还是字典、字帖等工具书,还有教辅类的都卖得很好。”一位店员说,“来书店的都是看书的多,买书的少,一些文件类的东西反而卖得很快,都是单位来几百几百地买。”

从一楼到五楼,聚集人气的,全部是中小学儿童读物,还有教辅区。在2楼记者看到,文学区最显眼的地方,写有畅销图书、销量冠军等字样的书架,尽管是周末,不少学生已经放假,但光顾这里的半小时内也不足5人。

该店员透露,2015年全年钟楼书店的营业额是600多万,相比2014年下滑了50多万。

蝶变的书店经营模式各有千秋

其实传统的实体书店面临困境,过去几年当中,早已算不上什么新闻。“人们阅读习惯和方式的改变、数字出版和网络书店的迅速发展、经营成本的逐年增加,使实体书店的生存和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亏损也在较长时间以来成为常态。”魏红建说。

尽管2013年以来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实体书店的政策,如免去增值税、拨款资助,最大的敌人——图书电商并未老去,其低价牌、促销热养成的网购习惯不可能轻易撼动。

根据相关的数据显示,西安市实体书店主要由国有新华书店、国有邮政书店和民营书店三大板块构成。截至2013年底,西安市共有实体书店1214家,其中民营书店约占全市总数的80%。

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有将近5成的民营书店都关门倒闭,一时间,实体书店的淡出似乎成了时代的趋势。看的人多,买的人少,让实体书店变成网络电商的免费体验店。线下体验,线上购买已形成了一种独特而又残酷的风景线。

尽管如此,2015年12月23日,有60年历史的小寨新华书店包装后重新开业,新开业的书店在原有图书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自然时尚的元素,而且还取了一个洋气的名字“新华里coffeebooks”,无论是新增添的无线网络覆盖,还是公共阅读区域,都使得这间传统的书店更加时尚和人性化。

与此同时,新华书店还宣布将入驻大唐芙蓉园南门对面的芙蓉新天地,今年5月份开业,营业模式也与过去的新华书店不同。“新包装的新华书店,都不仅仅只售卖图书,还会不定期的举办一些以书会友的活动,举办读者见面会、文化沙龙,吸引更多的读者重新回归实体店。”

同样在转型,却又模式不同的,在西安还有“今日阅读”,空间不大,三家店全开在商场里,然而书籍却只占了店面的三分之一。在南二环凯德广场的今日阅读店里,门口畅销书推荐处摆放了许多书籍,进入书店,几乎卖的全是文具、书签、书包等书衍生出来的附加产品,另外一边,全部是咖啡店,喝咖啡的顾客可以免费阅读店里的任意书籍。

“这也是一种经营模式,传统的实体书店再想立足,已是不可能,所有的书店都在寻找转型。”魏红建说,“西安近几年来,书店并没有少,还不断的有书店开业,但大都处在和市场博弈的阶段,都在寻找一些新的出路。”

传统书店向公共服务空间的转变

互联网来势汹汹,所有传统行业被倒逼着向它靠拢。实体书店更是在电商的打压之下喘不过气来。数据显示,2014年网上书店出版物销售额达到279.5亿元,仅当当、京东、亚马逊就销售了124亿元,比全国127家大型书城的销售总额还多。

濒死之际,一些实体书店找到了“复合经营”的盈利模式,书不再是书店的主角。“而与其他行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转型升级不同的是,实体书店恰恰是利用了互联网电商缺乏书店购物体验、用户粘性的短板,将其他传统行业打包进入文化空间,将人流变现,实现回暖、盈利。”魏红建认为,如要打通重生的最后一里路,还需要经营者自身理念与才能的升级。这似乎又是互联网时代所有传统行业转型的共通点。

“用最早的靠图书销售的售卖来维持经营已经不再现实。”魏红建说,必须是靠提供阅读来吸引人气,以及与书相关的创意产品的销售,来维持书店的经营,像咖啡、茶品以及相关的东西,都会是一种利润。

谈到未来实体书店的发展,魏红建说道,“未来将是纯粹售卖图书的空间,转变为以图书为基础的一个新的销售平台和公共服务空间。”(记者 李梦倩)

[责任编辑:陈晨]

标签:实体书店 西安 蝶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