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千年瓷镇陈炉


来源:铜川日报

原标题:千年瓷镇陈炉 一来到“千年瓷镇”陕西铜川的陈炉,就置身于“瓷”的世界。举目四望,陈炉三面环山,依坡就硷,高高低低,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罐罐墙,有的齐整整,有的自上而下次第排开,有的则像随意堆

原标题:千年瓷镇陈炉

一来到“千年瓷镇”陕西铜川的陈炉,就置身于“瓷”的世界。举目四望,陈炉三面环山,依坡就硷,高高低低,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罐罐墙,有的齐整整,有的自上而下次第排开,有的则像随意堆砌,简约自然。这些罐垒的墙,如山峁峁前站立的汉子,有着淳朴粗犷的性情,敦实宽厚的肩膀,浑身上下都是劲儿。

古镇人用瓷装点着门面,屋檐上点缀着小巧的瓷瓶,站立着玲珑的瓷鸽。墙头上摆着一溜儿滚圆肚皮的青色瓷壶,另一个墙头则摆着一溜细颈兰花的瓶,精巧灵秀,卓而不俗。这儿到处都是瓷的影子,照壁、花盆、厕所、烟囱……在古镇游走,发现弯弯曲曲的小路,也是用瓷片铺成的,逶迤于罐罐墙之间,五彩斑斓,素雅别致。我似看到一个秀眉皓齿的女子,挽着如云的发髻,穿过罐墙,踩着瓷片小径,轻盈走来。单看那怀中抱着的装满食物的瓷罐,便知她是何等勤俭聪慧,柔情似水。

古镇有泉,日夜流淌。匠人们就地取土,以泉水来和,用灵巧的手做成坯,晾坯,刻花,施釉,烧造,出窑后便翠色欲滴,温润皎洁。现在方泉旧址修复的方泉桥,其栏杆都是用圆柱状的瓷做的。桥虽不大,拱着腰身,如弯月半轮。更有以瓷做的亭子,瓷的柱子,瓷的飞檐,瓷亭下有瓷桌瓷凳,棋者对坐,从容对弈,怡然自乐。其个中滋味,况宋太祖与陈抟未能可比。

瓷养育了陈炉,建设了陈炉,又美化了陈炉。陈炉的历史是用瓷写的,为之,陈炉和瓷有着割舍不了的千年情缘。站立古镇,脚下的土地深重厚朴,这片被瓷匠们用宽大的脚板踩踏了1400年厚实的土地,从地下窜出的浓郁的文化底气,自脚而上,通络我的全身。站立古镇,伸手触摸这些或淳朴或秀雅的瓷器,定能触摸到古镇的历史——1400年前的唐代,从长安出发,行至耀州。举首北望,窑炉星罗棋布,映红半边天空,史称“十里窑场”。后耀州窑绵延至立地坡、上店、陈炉等地。到了宋代,更是达到鼎盛。陈炉窑虽略晚于耀州窑,但是耀州窑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成为北方青瓷的代表。其造瓷气势更大,生命力更强,创造了“炉火不夜”的壮观景象。在繁星与炉火相辉映的夜晚,狗儿乖巧地摇着尾巴,一个儿童吹着窑里烧制的鸡娃瓷哨,五六个孩童在哨声中追逐游戏。不远处的酒店中,长条凳上坐着两三个谈生意的人,手捧着青瓷酒碗,一饮而尽。酒店外的大树下停着一辆驴车,车上装满了瓷器。商人用毛驴将瓷器拉出陈炉去卖。有的瓷器由驴车倒上骆驼背,经过茫茫大漠,成为继“丝绸之路”之后,中国运往西域的又一“珍品”;有的瓷器由驴车倒上马车再倒上轮船,乘风破浪,漂洋过海。洋人们见到精美的瓷器,欣喜地用英文直喊“china!china!”,瓷器即中国的代名词,中国即瓷器,于是“中国”一词在英文中和“瓷器”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china”。在欧洲、东南亚甚或非洲,从远古至今,瓷器不光是礼品,收藏品,日用品,更是政治与物质交流的载体和见证。

陈炉因瓷闻名,瓷离不开炉,炉离不开火。炉火中途熄灭,就会烧制出次品。陈炉人将“巧如范金,精比琢玉”的瓷器奉献客人,将次品留下来。为图方便,为腾地儿,匠人们往往就地取材,用有瑕疵的罐垒墙,用破碎的瓷片铺路。成年累月,创造了古镇独有的建筑风格。千年古镇,是用瑕疵砌出的美丽,是从失败中垒起的陈炉精神的佐证。

遥远的古代,烧制瓷器,在匠人们看来是一件神圣的事情。“炉火纯青”是匠人们追求的“瓷品”。他们每年都要举行规模宏大的祭窑神活动,他们把窑神绑起来供在窑中,以猪头全羊、点心水果或者松软鲜艳的大花馍做祭礼,上香,敬酒,叩头,十分虔诚。窑外锣鼓喧天,男女老少载歌载舞。古镇人为什么将窑神缚而供之?其用意在于留住窑神,庇护古镇炉火不息,恩泽乡里。古镇人将神灵捆绑起来,真是有胆有识。这种胆识,使得炉火生于唐宋,经元明清,历兵荒马乱,不惧贪官劫匪,燃到今天;这胆识,护送着青瓷走得更加遥远。

在耀州陈炉窑厂,我们看见工作人员在轻快的音乐中描绘、勾线和刻花,神情专注,动作娴熟。一位30岁左右的女匠人,说她是在这儿干得时间最短的,也有十五六年了,觉得很有乐趣。这种以瓷为乐、以瓷为豪的精神就是今天的陈炉精神。

我来到李家瓷坊,75岁的老匠人李升科领着我和其他人参观了他的作坊,在这里我见到了现代的烧窑技术,已经不用煤烧窑了,改用液化气烧炉。当我赞美李家瓷坊的瓷器成色好时,李师傅说:“玩弄了一辈子了,从做娃娃起就和土制坯……”李师傅的女儿女婿继承了他的事业,他的第三代(外孙)从美院毕业以后回到陈炉,专搞瓷器工艺研究,在铜川新区开了连锁店。在展览室,我看到陈炉窑仿制的有代表的几件青瓷器皿:刻花倒流壶、凤鸣壶、公道杯、良心壶等。在元明清时期,那些外形古朴,釉色温润晶莹的艺术品,曾做为“贡瓷”被皇室使用。李师傅端起公道杯说:“这个杯,水装得太满就会从底下流出。收藏或当礼送,有意义,教育人要谦虚不自满”。我想陈炉窑烧制的瓷器,其承载的文化意义,南窑北窑难能可比。

从李家瓷坊出来,我参观了“耀州瓷器技术培训基地”,在那儿了解到市上与省上已经为继承和发展耀州瓷制定了可行的发展规划。在清代窑炉旁,我看到了建设中的窑神庙,这里将恢复传统的祭祀窑神活动。今天我又巧遇省环境、旅游等方面的专业院士来此现场办公。陈炉这一“东方古瓷镇”,这一“中国文化历史名镇”,不但会重新焕发往日的风采,更能借力旅游、文化产业而发扬光大!此乃陈炉之幸事,国人之幸事,更是瓷器界的幸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时甜娜]

标签:陈炉 瓷器 古镇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