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探秘白城子:大夏国蒸土筑城之谜(一)


来源:凤凰陕西综合

从西安向北长途跋涉500公里到毛乌素沙漠边缘上,我们来到了在中国历史上仅仅存在了24年大夏国都城统万城遗址。四周空旷荒凉,沙土里生长着稀疏的旱柳和沙蒿,没有人烟。高大的墩台、依稀可辨的白色的墙体一段一段似隐似现。

统万城怀古

古代最先进的筑城技术

古代最严酷的检验标准

马背民族的筑城之梦

草原君主的野心

中原王朝的梦魇

匈奴人的弓弩催生了胡服骑射、秦直道、万里长城、丝绸之路、开发西南夷.....

最后的匈奴单于一统万邦的理想

淹没在草原大漠的尽头

从西安向北长途跋涉500公里到毛乌素沙漠边缘上,我们来到了在中国历史上仅仅存在了24年大夏国都城统万城遗址。四周空旷荒凉,沙土里生长着稀疏的旱柳和沙蒿,没有人烟。高大的墩台、依稀可辨的白色的墙体一段一段似隐似现。

中国历史上的夏朝、夏国有三个,上古时代的夏、五胡十六国的匈奴人建立的大夏、宋代党项人建立的西夏,甚至还有明末农民起义军明玉珍的建立的大夏国。头一个在上古先秦,虽史载不绝,却隐没在团团历史迷雾中,后几个一个比一个短暂。

导游邵鹏说, 我们小时候把巨大的马面和角楼、墩台的遗址都叫“龙墩”,马面高高伸出去如龙的头一样,似隐似现的城墙就是龙的身子,大的叫大龙墩,小的叫小龙墩,因为这里住过皇帝,所以百姓们把城里遗留下的高大建筑物遗址都叫龙墩。

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下,历经千年风化,巨大的墩台有的像骷髅头,有的像龙头,有的像古埃及人面狮身像,斑驳陆离, 狰狞诡异,十分神秘,建筑倒塌后遗留的瓦砾随处可见,被当地人称为“白城子”的城池一半隐没在沙海中。

诺大的遗址看不到如织的游人和林立的商铺饭店,停车处只有一排简易廊亭,遗址石碑前只见到一位衣衫褴褛的摆地摊的当地妇女,地摊上摆着些古玩工艺品和一本介绍统万城的小册子。这是这里唯一的商业了,我毫不犹豫先买下小册子。我的经验的是这种小册子到了其他地方见不到。

导游邵鹏说,离此最近的县城有70公里,最近的居民点和乡镇也有十几公里,我庆幸,这里还保留着原生态的古城废墟遗迹,这在陕西所有被商业化的古迹中实在是太难得了。

邵鹏开玩笑说,你们从西安来,1600年前这里可是匈奴人的北京,而长安城就是匈奴人的南京,叫“南台”。把长安称为“南京”,对我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没想到我所知道的这座废城竟然还与西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西安人都知道2000年前霍去病墓前“马踏匈奴”的石马还在,寓示来犯者的覆灭,而出土于西安北郊查家寨的刻有大夏国年号的石马是至今唯一有文字能够证明大夏王朝的实物,因为大夏王国实在是太短暂了,遗存太少。如今伫立在碑林博物馆里的1600年前大夏国石马相比马踏匈奴石刻还要高大、还要敦实厚重。

小时候上历史课,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名词叫“北方边患”,中国辽阔的北部地区有一条草原沙漠与农耕文化的分界线,这条线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反复进行拉锯战的地方,对于中原王朝来时,几千年来最大的威胁来自北方草原的深处。

即使是双方再和睦相处,游牧民族依然会不断袭扰,甚至是大规模、周期性南下,不仅仅是窥觑中原王朝的繁华,而是他们自身生存的需要,农耕民族靠天吃饭,游牧民族的生存条件更是恶劣。依靠水草牛羊生活的民族假如遇到大面积灾难性气候,就必然四处迁徙,要为生存而南下。

而游牧民族敢不敢南下,要取决于中原王朝的周期性的分合离乱。每当中原战乱的时候,游牧民族就不仅仅要分庭抗礼,而且要逐鹿中原。

从五胡乱华上溯1000年,北方草原的主人叫匈奴,在古代典籍里,匈奴是黄帝子孙夏禹的后裔,其最早的发源可追溯到夏末的民族迁徙和商朝时期的鬼方。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和申候的引狼入室直接导致了西周灭亡。

匈奴人也宣称他们是中国夏王朝的后裔,自从匈奴汗国崛起。中原王朝以后两千年间的外患,就差不多固定的来自北方。游牧民族虽然建立了辽阔的“汗国”,但中央政府迁移不定,没有固定首都,中国史书上,称为“行国”,中央政府临时的所在地,称为“王庭”。

[责任编辑:杨志馨]

标签:大夏 白城 夏国蒸土筑城之谜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