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峰:镇北台——军事文化经济汇聚平台


来源:凤凰陕西综合

镇北台 凤凰陕西: 镇北台被称为万里长城的第一台,它不仅是防敌入侵的屏障,也是贸易入市的场所,同时也是民族交融的见证,那么,明朝的统治者当时修建镇北台是出于什么考虑? 陈峰: 镇北台被称为万里长城

镇北台

凤凰陕西:

镇北台被称为万里长城的第一台,它不仅是防敌入侵的屏障,也是贸易入市的场所,同时也是民族交融的见证,那么,明朝的统治者当时修建镇北台是出于什么考虑?

陈峰:

镇北台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台有这个道理,但也不一定完全如此。因为长城很长,东边从山海关一直到西边的嘉峪关,镇北台实际上是陕西北部榆林地区一个重要的军事瞭望台,它的确是这个时期军事防御的重要设施,也是民族融合、边界贸易、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因为明朝开国之初,元朝的势力向北退了,退回到了漠北,但始终对明朝构成了军事上的威胁,在明朝,蒙古势力先后有两支,一支是瓦拉不,也就是蒙古西部,正对着南部的是山西和陕西,到了明朝后期,它的鞑靼部崛起了,鞑靼部控制了整个蒙古地区,不管怎么说,蒙古族一直对明王朝在北部构成了巨大威胁。

按照中国古代传统,内地的农耕民族要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势力,单纯靠战场厮杀,内地的以步兵为主体的部队它有一定的缺陷,在野战中往往不如游牧民族的骑兵的攻势那么伶俐,所以不得不修筑万里长城。也就是从战国以来就修筑,历史上有两次大规模修筑长城,一次是秦朝,他把战国末年的连在一起,修了一个长城,之后就是明朝,都有他的用意,当时秦朝修筑是为了抵御北方的匈奴族,到了明朝建国的时候,北方的蒙古族势力很大,所以他再一次修了一次长城,其中在咱们陕西榆林这段它是西从那个今天宁夏的盐池县,当年叫荒马池开始,向东一直到黄河边上一直到清水营,那么这一段是防御蒙古的重要防线,到明代中页以后呢,它出现了所谓的九边重镇,也就是北方有九大防御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有点类似于九大军区的样子,是当时屯兵最多的地区,沿长城沿线,九大重镇其中在咱们陕西榆林这代叫延绥镇,就我刚才说的这样一段,延绥镇最初他这个镇是设在绥德的,后来迁到了现在的榆林市,当年叫榆林卫,那么建立起来以后这里就屯兵成为抵御蒙古的一个重要防区,其中镇北台就是站长城线上一个重要的瞭望台,所以从军事防御上来说延绥镇是大明帝国抵御北方的一个重要防区,九大重镇之一,那么这里于是驻军很多,它既有作为武官的军事统帅,叫总兵,延绥总兵,另外后来还设立的延绥巡抚,他主要是文官,一般由中央派遣的高官大臣来出任,他是统筹这个地方的防御,所以在陕北榆林这一代驻军也很多,最少的时候大概有两万多人,最多的时候超过五万,那么这些军队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从内地包括南方地区调过来的军队,按照明朝的规矩,这些军队中一部分是属于募兵,也就是吃兵饷的职业兵,这些募兵他会带家属,另外在这里设置了很多官员,有榆林地方官,更重要的是由中央派下来的重要官职,所以他们也会有家属来,所以一时间以来这个地方成为陕西官员最集中的地区,而且级别很高。

凤凰陕西:镇北台修建后让大批官员在这里驻扎,包括亲属,实际上是对生活的整体迁移,这对当地的经济、文化往来带来怎样的影响?

陈峰:榆林在历史上有几个时期比较特殊,它在秦汉时期它叫上郡,上郡是秦汉时期抵御匈奴的前线地区,是一个郡县的郡,之后在十六国时期,匈奴的铁博卜赫连勃勃在这里建立了都城,在今天榆林的靖边,曾经统治过周边的广大地区,辉煌了一时但是时间很短暂,这个王朝主要靠军事征伐军事武力所以维持不到二十年就亡国了,亡国以后这里被北魏就征服了,一直到隋唐时期这里都作为一个重要的地区,但是它已经失去了昔日作为都城的辉煌,那么这里主要设立了一个周叫厦周,也就是在今天的榆林的靖边,夏周就是在原来的通安城上建立的,但是它的重要性已经下降了,而且这里当时不仅有汉族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少数民族,包括突厥的,包括从中亚地区西尔和阿蒙河流域东迁来的一些粟特人,在这里边生活,而且这里当时是唐朝一个重要的放牧的地区,养牧马的地区,到唐末时期这里再度崛起,这里崛起以后是党项族崛起,涂八卜崛起,以后到宋代时期这里成为西夏的统治区,西夏,那么宋夏在这里交战,北宋灭亡之后南宋时期这里被西夏控制,但是西夏和金朝也时常发生战争,所以这一代地区从经济文化上来说相对落后一些,在元朝建朝以后,这一代也属于西北的一个前线,西北的一个重镇,但是它的经济文化相对落后,明朝初年包括陕西地区包括关中,除了汉族之外还有很多少数民族,包括蒙古族还有一些中亚西亚的少数民族,外国人,那么整体来说陕西的经济文化以至于汉唐时期已经相当衰弱了,不是在全国站于领先地位,但是到明代以后因为要抵御蒙古的这样一个军事的需要,这里地位一下子凸显出来了,所以驻军人数也多了,而且来自全国的一些高层的大臣家属文臣特别是南方的一些文官来,来了以后他自然就把一些相对来说丰富多样的文化,先进的一些文化会带来,像修榆林城一个主要的人,就是明朝淳化年间一个叫余子俊,他当时是副都御使兼延绥巡抚,他就是四川人,他在这里任职前后将近二十年,那么这样就是来了很多外地的,南方的,不同地区的,一些文臣武将士兵,那么一下就改变了地方当时相对封闭的这样一个环境,外来的先进文化先进知识都对当地文化有很大的渗透,比如今天说的榆林城有小北京四合院,小北京四合院,人称小北京,就是在榆林地区包括延安像陕北这一代地区,它传统民居基本是半地穴的,半地穴式的就是我们说的窑洞,那么榆林城里能出现这种有规模的上档次的四合院,这点还是由于外来的高层次的对当地的影响,对生活的影响,你想一些大臣到了这里做官,还有很多文臣武将,他来了以后他不习惯住窑洞,他要用他们传统的来解决他们的衣食住行,所以他就会在各方面都有影响,另外在明朝的后期就是在明末中明清以后,明朝和蒙古进行了缓和关系,并列和议,安达汗就是向明朝归属了,归顺之后就在今天的镇北台北边一点,就是在镇北台附件双方就开通了一个互市贸易的一个场所,明朝也有他自己的一些产品,丝织品也好,相关的一些生活用品,向对方换取一些土特产,包括马,特别是战马,是明朝最需要的,所以当年有一个重要的说法叫茶马贸易,因为内地的贸易中茶叶占很大的比例,而明朝最需要对方的是战马,当然交易的产品不仅限于这些还包括生活的其他方面,但是还有些产品双方为了防止对方强大,他对有些产品是进行限制的,比如对战马,蒙古就经常进行限制向明朝输出,明朝一般就是禁止粮食、金属铁器向对方输入,但是这个贸易以后对双方还是有很大的好处,加强了密切的联系,对双方都有好处。

款贡城

凤凰陕西:在镇北台周边有一个款贡城,是官方贸易互市的地方,蒙汉两族人在哪里进行交易,同时也带来文化的交融,这种文化交融对当地人的生活有哪些影响?

陈峰:就像我们今天的大都市,发达地区的东西,包括国外先进的东西进入到相对落后的地区,它一定会对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包括观念习俗它都会有影响,比如刚才说的住宅,住宅刚才说是窑洞的,现在他可能会盖一些院落,很讲究的四合院,在饮食上,比如当地人主要是本地的一些所产的小米呀一些杂粮,那么来了很多南方人,他们生活习惯的问题,就会从内地运很多大米过去,在饮食习惯上它会对当地有影响,另外在一些对知识的追求上,因为这里来了很多进士,很多大文人,他来了以后,对当地的教育,对当地的民风,对当地的知识的渴求教育都有很大的刺激,所以在明代中后期,榆林地区的的文化教育在陕西是属于相当突出的,一直延伸到近代,近代榆林都有这样一个很好的传统,榆林的教育和文化在整个陕西是相对发达的,比西安它不一定先进,但是它比其他的一些地区都要先进,都有很多突出的地方。

凤凰陕西:镇北台修建成对当地的文化发展和交流是产生了很重要的作用,除了文化的交流之外,对汉族和少数民族的交往和交流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陈峰:应该说不能说是镇北台,镇北台只是这段长城中比较突出的一个烽火台、瞭望台,应该说这一段长城特别是在明代,这里设立九边重镇之一,设立九边重镇的延绥镇,它对当地各方面,刚才也说了对文化、生活、习俗、民风它都有的很多影响,其实在历史上少数民族,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和内地的汉族向北迁徙,民族之间经常存在迁徙互动,很正常,其实在赫连勃勃时期它就很典型,要说明代的话我们还得往前再追,赫连勃勃时期它本来是一个游牧民族的,匈奴族,他来这里以后他就改变了他原来的很多习惯,比如游牧民族本来是逐水草而迁徙,他没有定居的习惯,到这里他就修城,定居下来,这就是一个例证,受内地的影响,另外呢他还建国号,本来游牧民族没有国号,他现在要向内地一样这样传统,国号为大象,另外他还把他的列祖列宗追封为追为庙号,高祖到他的父亲太祖,因为在语言上在生活上包括我们墓葬里出土的一些东西发现,他都在影响,到了明代时期可以说这种渗透就更加密切了,我们现在还知道一个叫走西口,走西口这个西口即在陕西也有又在山西北部也有,另外在河北的西部也有,都在这一代,当地的老百姓因为没有土地生活不下去,就向北迁徙,就出了一些关隘,到了口外去,也就是到了内蒙地区甚至再往北迁徙,在那里去生活,去了以后他就把很多农业的耕种的方式习惯带过去,另外把一些文化知识也带过去, 汉族的文化带过去,当然出了一半农民的迁徙走西口之外还有商人,那么明清时期陕西的山西的叫晋商官陕商,商人他也走西口,实际上就是把内地的一些商品向北到内蒙到蒙古,清朝时期他到俄罗斯地区进行贸易,另外把外的的许多东西带回来,包括他的一些文化技术知识带进来,实际上这个时期整个榆林地区它是扮演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它在北部的游牧和南方的农耕的交会区里发挥这样一个重要的桥梁沟通作用。

凤凰陕西:镇北台地理文职特殊,所以在历代都是一个军事重镇是一个多方文化汇集的地方,因此也形成了文化多样性的特点。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如何更好的促进各方文化交流?

陈峰:应该说这个借鉴意义还是很大的,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国家他会有不同的背景和他的一些习惯,和他的追求的一些特点,这个如果说彼此之间没有一个交往,都坚守自己的,说的难听一点叫故步自封,同时也容易产生隔阂,也会容易加深这个隔阂,人们只有开展这种交流交往,取长补短,才能走向共同繁荣,取长补短,比如我们说我们中国古代传统上都是席地而坐,没有坐桌椅板凳,没有这样的椅子,其实我们知道这样席地而坐很累,很辛苦,那么后来就是从那个中古时期大概就是从北朝到隋唐时期,他从来自西部的,来自中亚的,西亚的那一带传过来的,但是成为胡床,就是现在像我们椅子一样的,它进来以后人们很快接受了,觉得这样很方便,另外包括喝的酒,来自西域的葡萄酒,传过来之后也广受欢迎,当然中国的一些包括丝绸还有制成品,也向西部向各地输出,也满足的其他地区的需求,也刺激当地的发展,所以这种交流是非常重要的,民间的交流尤其重要,这种交流出了是经济交流以外,还有很重要的是文化交流,如果仅仅是产品间交流的话只满足于使用,那么交流是低层次的,不可能提高的更高层次,也不可能形成人们人心相通,能够互相理解能够互相的共识,甚至互相的欣赏,从历史上看呢,比如明代的前期,中前期,和蒙古的易世岱双方经常发生战争,这种战争即给双方的老百姓带来很大的伤害,给国家带来很大的影响,同时也阻碍了双方的交流,也形成了隔阂,后来互市贸易以后,取长补短,这是很好,所以我想我们今天也看到了,这种文化交流,民族间的交流和融合是有利于社会的稳定,有利于地区的稳定,有利于共同的繁荣,可以取长补短,我想这是历史的经验,对今天也很有启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杨志馨]

标签:镇北台 文化 军事

人参与 评论

今日热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