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洞前做饭成网红 “陕北霞姐”不忘初心
陕西

窑洞前做饭成网红 “陕北霞姐”不忘初心

▲陕北霞姐(王敏)(左)和丈夫陈浪(右)在地里干农活。(受访者供图)

▲陕北霞姐(王敏)(左)和丈夫陈浪(右)在地里干农活。(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窑洞前做饭成网红,“陕北霞姐”不忘初心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张健、梁爱平、祖诗琪

“嗨,大家好,我是霞姐!”面对镜头,霞姐的开场自然轻松。

没有精致的妆发,没有光鲜的衣着,更没有高端的灶台、昂贵的食材,窑洞前正做柴火大锅饭的陕北霞姐脸庞圆圆的,笑容亲切。

淳朴而动人的画面里,排骨刀削面、猪肉炒蒜苗、红烧肘子、水晶皮冻、烩粉汤、烤羊排……一道道陕北农家菜让屏幕前的人们不由得心生暖意,跟随霞姐的家人们一起说出“猛香哩”。

窑洞前,半亩地里种着一些自家吃的西红柿、小葱和辣椒,院子用自制的木篱笆围着,几个红柳枝编好的筛子和筐篮整齐地摆在墙角,一只温顺的大黄狗趴在院子中央的桌子下面,悠闲地晒着太阳。

从一位普通农家妇女到拥有600万粉丝的美食网红,“面朝黄土”“背靠大山”,质朴中宛如一股清流,这就是陕北霞姐自己的幸福哲学。

看家人爱吃我做的饭就很幸福

霞姐本名王敏,小名霞霞,是一名地地道道的陕北人。1987年出生在陕西延安市志丹县的她,会做饭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第一次做饭才12岁,当时妈妈在外面干活,很晚都没回家,弟弟妹妹实在饿得不行,我就蒸了一锅米饭,几个人就着泡菜吃得可香了。妈妈回来夸我长大了,会照顾人,当时我开心极了。”那是霞姐第一次对于幸福的理解。

作为家里的老二,哥哥常年在外,霞姐很早便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

当时为了上学方便,他们一家住在镇上,父母白天在40里外的村里干农活,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年幼的霞姐肩头。

每天中午放学,她总是第一个冲出教室,下午上课前最后一个回来,后来老师们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赶着回家给弟弟妹妹们做饭。

她告诉记者,那时候家里穷,只有洋芋和酸菜,挂面是家常便饭。弟弟总喊:“姐,挂面吃够了,今天能不能换个味儿!”

为了照顾弟弟的情绪,她就每天想着法地把面条变着花样做,有时放点腌肉,有时放点猪油,今天加点辣子,明天搁点酱油。她说,如今,她研制酱料、创新菜式的功夫,都是当年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从那时起,做饭对于霞姐而言已不再是一份活计,更是对家人沉甸甸的爱与责任。

“我并不觉得累,看着弟弟妹妹吃我做的饭香得不行,心里特别满足。”她笑呵呵地说。

“拍真实的生活 大家喜欢看”

2019年5月,喜欢上网的丈夫陈浪在刷手机短视频时,突然想到擅长做饭的妻子,以及自己家里总被邻里夸赞的饭菜,便注册了抖音账号。

“为啥不试试把霞霞做饭的过程拍下来呢?大家肯定喜欢看!”陈浪说干就干。

于是,他喊上霞姐的弟弟妹妹,几个人,一台DV,一台电脑,“陕北霞姐”的小“工作室”就这样成立了。霞姐负责出镜,丈夫和弟弟负责拍摄剪辑,妹妹帮忙做些农活。“做饭、种地、喂猪,干什么拍什么,就拍我们每天真实的生活。”陈浪说。

一开始,大家都没有经验,一个视频要拍七八个小时。“一次没拍好就再做一回,有时候一顿饭拍完天都黑了。”霞姐说。

拍摄完成了,剪辑也是个难题。初中毕业的陈浪,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看网上有剪辑软件,就下载了,照着说明书一个功能一个功能地试,慢慢才有了感觉。”陈浪红着脸说。

镜头里,霞姐也由一开始的局促紧张变得自然起来。

洗菜、备料、焯水、炒香、上色……在霞姐亲切的讲解声中,一道道工序快速、整洁地在院子里的操作台上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现在我们基本就是一条过,拍完大家吃饭,晚上把片子一剪,有时当天就能把视频发出来。”陈浪说。

“亮亮(弟弟)、李宁(表弟)、蓉蓉(妹妹),吃饭啦!”随着霞姐明亮的叫喊声,一大家子人围上了桌,看着一大锅冒着热气的卤肉菜,李宁忍不住夹了第一筷子,“哎呀,闻着猛香哩!”

“幸福的烦恼”

如今,“陕北霞姐”的抖音账号已经发布了700多条视频,得到600多万粉丝关注。

“有一天,弟弟说,‘姐,你火了’。”回忆当时的情形,霞姐说,“我也不懂甚是网红,但是从那段时间开始,走出门周围的人都问我是不是霞姐。”

成名之后,霞姐依然住在志丹老家的窑洞里,每天跟家人一起幸福地记录生活。

经常有外地的粉丝专程赶到志丹,只为亲口尝一尝霞姐做的饭。这时“宠粉”的霞姐总是不厌其烦地热情招待每一个上门的粉丝,“你说人家那么远来了,不做顿饭招待一下多不好意思。”霞姐诉说着“幸福的烦恼”。

今年五一因疫情原因游客不多,据陈浪说,往年的假期几乎每天都有人从外地赶来,南京的、上海的、广州的……最多一次,霞姐一天做了7顿饭,这边刚洗完锅碗,那边又来一波粉丝。

霞姐坦言,自己在一次次与粉丝的交往中,感动和被感动着。

今年1月3日,霞姐拍摄了一条看望邻居家患病孩子的视频,3岁的刘雪儿不幸患上白血病,家里的老人每天以泪洗面,医生说她可能熬不到过年。

视频一经发布,便得到了20多万点赞和2.9万条留言,有粉丝甚至呼吁霞姐开通捐款渠道,称“霞姐粉丝600万,哪怕我们一人一块钱也够孩子治病了”。

霞姐看着一条条留言,感动得两天两夜没睡好。

“我把孩子妈妈的抖音号放在留言里,于是,大家就主动联系她捐款,有的人2000,有的人500,几天下来就筹齐了80多万手术费,剩余的钱他们都如数退回了。”霞姐打开那条视频给记者展示。

霞姐说:“现在雪儿情况稳定了,过段时间骨髓移植,我们再去看她,也算是给好心的粉丝们一个交代。”

陕北是我的根 我不会变

霞姐夫妇一直都没有忘记本心。

“曾经有不少大公司找到我,想让我帮忙推销产品,但是我一看,那些都跟我没啥关系。”如今,霞姐直播网店里陈列的为数不多的商品,都是陕北土特产:黄米糕、土豆粉、小米、荞麦,还有她自制的辣椒酱。

霞姐告诉记者,自己就是想把陕北的特产推广出去,让外面的人都能看到陕北老区如今的生活,尝到陕北美食。

不久前,霞姐当选延安市人大代表,获得延安市“五一劳动奖章”。

“有这个能力,就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的这些名气都是粉丝和社会给的,我也得多做一些善事,回馈他们。”近两年来,武汉疫情、河南暴雨,霞姐一直坚持捐款捐物。

今年年初陕西疫情期间,她还专门跟家人杀了一头猪,做了杀猪菜给志丹县各个岗位上的防疫人员送去。

经营自己账号的同时,霞姐夫妇还积极帮助陕北的其他网红。

“陕北做短视频的人少,本地网红更少,我们会毫无保留地分享经验。我们不怕别人火,最好大家都火起来,形成合力,咱们陕北人就算走出去了!”霞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