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艺术并无过时说 谁能说八大山人过时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艺术并无过时说,谁能说八大山人过时了张培成【编者按】知名画家张培成在水墨领域成就颇丰,前不久,他的“视觉的音乐——张培成小品展”在海上艺术馆举行

齐白石画作

关良创作于1983的《达摩渡江》

关良创作于1979年《武剧图》

原标题:艺术并无过时说,谁能说八大山人过时了

张培成

【编者按】知名画家张培成在水墨领域成就颇丰,前不久,他的“视觉的音乐——张培成小品展”在海上艺术馆举行,主要展出他近年来创作的随心小品,在他看来,画画就如音乐,可以没旋律但不可失却节奏。绘画之余,张培成也写有不少随性的艺术随笔,以下为其随笔三则。

齐白石与林风眠

在美术史上作为里程碑而留下的作品是否就一定让人无可挑剔,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前几年在中国美术馆的藏品展里看到一幅在60年代名噪一时的大师的作品,此件作品当时也曾震撼一阵,然50年一过现在能这样画的已属并不鲜见。当然历史地看这类开新风气的作品具有特殊的意义,它对历史的贡献是显见的。可是就作品本身来说未必那样地让你信服。然而像八大山人、齐白石的作品魅力醇厚隽永,常看常新。我曾听林曦明先生说过一件往事,他年轻时同时去林风眠及贺天健处学艺,有一次林知其去贺天健处学画,林说跟他学能学到什么?然而林风眠对齐白石却是推崇有加,在北平艺专任校长时将其请去当教授。林风眠在林曦明前也大为赞扬齐白石的艺术。齐在北平艺专授课时有个法籍教师克利多对齐的评价也是极高,他说到东方后,在中国、印度、日本、南洋接触过的画家不计其数,画得使他满意的齐白石是第一个。同样徐悲鸿对齐白石亦是极其佩服,陈师曾与齐白石的情义对齐的推崇更是无以言表。由此可见在齐白石的艺术中一定有着一种横贯中西,融通今古的东西存在着,正是这种灵魂让作品超越了民族,文化的差异,呈现出朴拙大气之美质。因为在齐白石的基因里隐埋着对于一切优秀中西艺术顿悟的素养。

在“关良回忆录”中曾有过这样一段趣事,李可染将一本关良的戏曲人物小册页给白石老人看,白石老人兴致勃发,要可染约关良见面,并自告奋勇打开此册页题写“关良墨趣”四个大字。关良本是由西画转入中国水墨的艺术家,在日本时学的是西方的野兽主义,齐白石就能与此类思想相通,不可不说齐白石艺术的一种普世价值,它具备了好作品的一切品质,不管东西、古今,他的艺术追求能扣动人类的心弦。他的艺术距我们今天有百十来年,脱胎于古代,但却又一点不古代,它可以与世界上任何最杰出的作品并列毫不逊色。这或许就是真正艺术的力量,因为好的艺术是没有过时这一说的,你能说八大山人或是伦勃朗过时了吗?这或许对今天处于浮躁中的我们会有点启示。

一条蓝围巾

而今这个年代,快速已成了普遍的需要,坐火车要高铁,发信要用快递,吃饭有了快餐,学外语有速成,连结婚都有闪婚。人们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浮躁焦虑刻不急待,恨不能明天就成为大师,已经成为今天的许多艺术学徒们的白日梦。君不见在追求个性的旗帜下,刻意的描摹已经难掩原形毕露的拙劣。就如电视广告甚至电视剧中,那些港台明星们“走调”的普通话发音,居然成了一种言说风格。让本土的大陆演员拿捏着做作地使西施学起了东施。现今的有些刊物上那些幼稚、恶俗的画作,实在是缺乏修炼的结果。拙劣不是风格!

[责任编辑:王琳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